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文化冲突

1121 人参与  2019年02月06日 19:47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除夕,早上。

饿了。

点外卖,发现普遍停业了,能继续营业的多是蛋糕店。

搜了半天。

发现一家继续营业的,牛肉面。

我点了一份面,一份热菜,一份凉菜。

没一会,老板给我打电话:你点的热菜没有了,能否给您换一个?

我说,可以,什么都行,能吃饱就行。

十多分钟后,我看地图外卖小哥离我很近了,我提前下楼等他,大过年的能为他节约一点时间算一点,反正我是个闲人。

下楼,遇到一楼邻居在贴对联。

文化冲突.jpg

他问,出去忙什么?

我说,出去逛逛。

没好意思说是拿外卖,怕让人嘲笑。

拿到外卖,我绕到停车场,从负二楼上的电梯,这样可以避开邻居……

我调侃式的发了个朋友圈,关于点外卖的事。

阳哥接着问我:你是在家还是办公室?我让跑腿给你送点饭过去。

我说,我吃了。

更多的评论是质问,意思是你为什么不跟父母在一起过年?

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呢?我跟父母就住同一个小区,他们能看到我,我能看到他们,就这么近,但是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习惯,不轻易打扰,哪怕过年,他们也会保持自己的节奏,例如起的早,吃饭早,吃完饭要出去,例如去老年大学,倘若我去他们家吃饭呢?

他们要忙活很久。

我觉得不好意思。

所以,就很少去,毕竟我快40的人了,还啃老不合适。

他们需要我的陪伴吗?

不需要。

因为我们太近了,若是团圆就叫过年的话,那么我们天天过年。

另外,我们都没有过节的这个意识。

跟平时有什么区别?

没有!

我吃外卖也很习惯,没啥。

那问题就来了,难道你连下面条、炒鸡蛋都不会?

应该也会,只是没尝试过。

有时跟球友在一起聚餐,一群大老爷们讨论起来怎么做菜,我觉得自己是个残疾人,啥都不会,听得云里雾里,只能说每个人的爱好不同,这一点我真的很笨,从结婚到现在,家里本身很少做饭,即便做,也是媳妇做。

但是,我也会安慰自己。

前几天,还看到了一条微博,觉得很有共鸣,摘抄下来了:什么事都自己亲力亲为不肯放手不信任任何人,这种人在工作中就是公司的毒瘤,能力再强也不例外。一艘游轮的船长,如果机械出问题了必须他亲手去修,抛锚关闸必须他亲手操作,无线电必须他亲自沟通,什么都必须他来的话,那这艘船迟早撞毁沉海底。厉害的人不需要勤劳,只需要找到勤劳的人去分工协作就行了。公司老板太勤劳样样都亲力亲为的,这公司搞不大。家里面男人连每天买菜扫地洗碗都要亲力亲为的,这家人生活经济压力肯定不小。人的精力只有一份,少放点心思在琐事上,你才有可能成就一番大事。

刚进城时,媳妇也嫌我不打扫卫生,不收拾碗筷,我就想了个捷径,咱请个保姆就是了,一个月三千五千于我们又算不上负担。

关键是,我不喜欢干。

但是媳妇觉得连家务都不会干的男人,没有温度,不够温暖。

我就故意调侃式的问她:家里有地暖,室内温度25度,你说,哪里不够温暖?

她想要的是那种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起炒菜,一起洗碗,然后坐在床上玩剪刀石头布。

这种浪漫,我不懂。

媳妇现在被我带坏了,也不做家务了,也不做饭了,有保姆了,我总是给她洗脑,倘若你是刘晓庆,演出很忙,你是不是还要着急回家洗碗做饭?

所有可重复的,可替代的,都可以交给别人去做。

为什么非要用亲历亲为来制造温暖呢?

因为媳妇总是嘟囔我,那我就很好奇,古代那些大户人家的老爷,到底干不干家务?会不会被太太要求去厨房炒俩菜?

古代的事,无从考究。

就说今天,那么有没有家庭跟电视上演的古代大户人家似的,有管家有丫鬟?

例如上海那些有钱人,是不是这个状态?

胡老师家嫂子做了一家家政公司,马利亚家政,一看名字就是一群信上帝的人搞的,口号就叫“有信仰不一样”,胡老师跟我谈过,上海高端家庭流行的是管家团队,例如一个班子十多人,有管家,有司机,有保洁,有厨师……

跟古代的大户人家是如出一辙。

当我们家有了十多人的管家团队时,我再往厨房里钻,媳妇就要揪我耳朵了:说!是不是跟保姆有一腿?!

以后,就不用为这些琐事吵架了。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媳妇问,你怎么证明你爱我?

无法证明了。

洗碗,保姆洗。

逛街,司机陪。

我曾经跟深圳朋友分享过一个观点,你买了豪车可能会有所蜕变,但是你聘个专职司机会蜕变更大,因为你等于复制了一个自己出来,很多琐事都可以派他去干,你才突然间发现,原来自己日常生活中有这么多行为是可替代的,廉价的。

吃过外卖,我听门上有声音,我推测是我爹我娘来帮我贴对联了,我急忙把外卖收拾了,我怕他们说我。

我爹又过来叮嘱了一句:饿了就去家里吃,家里有煎饼有冻肉,卷个煎饼很好吃的。

我说,行。

他说,什么时候去都行。

我说,行。

他说,晚上去吃水饺吧。

我说,行。

他们继续去仓库和办公室贴去了,这次老家不用回去,因为腊月二十八我们就把老家对联贴好了。

我出去溜达了一会。

风有点大。

我在想,今天要不要骑车呢?

若是不骑,可能初一也不想骑了。

骑吧,还能感动自己,看,我为什么能成为懂懂?因为我大年三十还骑了50公里,一边骑一边感动自己。

那就需要自己给自己画饼。

我这不是骑车,而是登台演出,这是一场大型舞台剧,其中我表演的内容就是骑行50公里,用时两小时左右。

去,顶风。

回,顺风。

我换了新车,还不大适应,一会就容易累了,在10公里处,20公里处都想过折返,因为对应的是20公里,40公里。

最终还是忍到了25公里。

往回走。

顺风,但是也没劲了,五公里休息1分钟,拍拍照,发骑行群上,供他们发朋友圈炫耀,假装他们也在骑。

进城才想起,没吃午饭。

一看表,快2点了。

除夕,可能也就是肯德基还开着门,我直接骑车过去了,肯德基人很多,还要排队,我不能在里面待时间太长,因为我车子没有锁,容易丢了。

我戴着头盔就要进去。

正好有肯德基配送小哥出来,他提个大箱子,我急忙帮他开门,他表示感谢,顺便告诉了我一句:直接在小程序上下单,不用排队。

我懂了,表示谢意。

下单后,我直接过去找营业员,营业员先给了我张餐巾纸,让我擦擦汗,骑这么一圈能出多少汗呢?我穿着羽绒马甲,也湿透了。

她先帮我打包。

我表示了感谢,走了。

我去地下室放自行车,顺便去邮箱看了看,有几张贺卡,还有一封信,手写的,这都属于有温度的礼物。

其中有张贺卡是从延安邮出的,盖的还是纪念戳。

发贺卡的是位小哥哥,做的主要业务就是银元,也收,也卖,算是做成了这个领域的自媒体,因为银元也算是硬通货,而且每年都在涨,整个市场还是比较活跃的。

他有两点比较独特的地方。

第一、他懂鉴别,就是能分辨真与假。

第二、一旦通过他手购买的,那么可以随时按照市场价回购,免鉴定,他卖出的每个银元都会拍照存档。

市场本身每年有10%的涨幅。

他曾经送过我两个,想跟我合作,就是让我来推广他,让读者通过他来投资,但是我总觉得有不确定性。

第一、你是否足够权威?

第二、万一从你作为源头造假咋办?

第三、你是否会跑路?

倘若这个游戏是中国银行找我合作,那我肯定敢玩。

个人信誉是很难承担起太大的资金盘。

他每个月给我发一张贺卡,不仅仅给我,凡是他的客户都发,一张贺卡没有多少钱,但是却起到了很好的链接作用。

这是高手,懂得管理客户。

我还没吃饱,JBL发了张照片给我,她在车库拍到了我的车。

我问,来我们小区了?

她说,嗯,我姑姑住这里。

我问,走了吗?

她说,走了。

JBL我们都喊她妖精,为什么?

她不老。

比我还大一岁,一点都不显年龄,她是我见过最舍得在脸上投资的女人,做美容都要跑到青岛去,一年光在脸上的开支要在50万以上,还去德国做过微整。

据江湖传闻,她还做过隐私手术。

这个,我没好意思求证。

她问,下午去健身房不?

我说,关门了。

她说,我问前台借了一把钥匙,可以进,只是不能洗澡。

我说,不去了,刚骑车回来,累成狗了。

她问,下午干什么?

我说,发呆。

她说,到我家喝茶吧。

我说,不去,容易被误会。

她说,误会个头啊,来吧。

我说,行。

她家是一梯两户,东边的户型大,装修成家了,西边的户型小,就做成了私人会所,喝茶吃饭。

我到了。

她先从包里给了我一个红包。

我摸着约5千。

我说,谢谢,但是我不出台。

她说,不用出台。

我说,那我发个朋友圈,装装。

她说,行。

我发了朋友圈后,下面回复普遍是推测1万。

我把钱又还给她了。

她说,就是单纯的感谢。

我说,不用,我又不缺钱,给我红包干嘛。

推让了几个回合,我给放进包里,把包包拉链给拉上,她就没再挣扎。

她过意不去,在微信上给我发了666。

我也没领。

每年我都能收到很多红包,特别是跟着牛哥做珠宝那些,每年逢年过节,包括我过生日,仿佛都商量好的,每人每次给我1万元,这个规矩持续了六七年了,我也不推让,就收下了,我也不帮他们推广,甚至压根不会在文章里提到他们。

他们的理由就是因为遇到了懂哥才会有这一切。

其实,不然。

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

当然,他们也积累了坚强的后盾,就是有一天,他们低谷了或者跌倒了,我具备随时让他们再次腾飞的能力,而且是瞬间。

我把JBL这个红包发了朋友圈后,惹麻烦了。

我们本地有个文学爱好者,把我一顿损,损的还是蛮有艺术的,在回复里问我,你在网络上乞讨了十多年,你有进步吗?几乎读过你所有文章,但是感觉你成不了作家,因为作家要德才兼备,德你有吗?

当然,要急忙补上一句,只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他内心很痛快。

我什么都没做,就把他惹毛了。

若是反过来呢?

他稍微违心一点,例如送箱苹果给我吃,我可能动不动就分享一下他的文章,你看刘胜的文章,我分享了几次,现在篇篇5000+了。

人家刘胜就把我当孩子哄,什么话好听,就说什么,我肯定很卖力,刘胜还问要不要在我这里投放个广告,我肯定拍着胸脯说,咱这关系,投什么广告?!

你为什么非反着干呢?!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在海南骑行时,有天晚上德佳与小牛一个房间,他们聊了很久,小牛跟我是老乡,就是标准的、规规矩矩的山东人,次日德佳评价了小牛与懂懂:跟小牛同睡一个晚上,我看到了文化的缩影,很守规矩,很有道德,不个性,不另类,而懂懂能有这么多读者,很大程度就是因为突破了共性,有了个性。

突破共性是非常难的。

因为你会面临着各类绞杀。

首先是父母的。

父母那一代,根本还是求生存,缺衣少食,他们的生活准则是以生存为出发点,而群体共性是生存法则,也就是你要守规矩才有饭吃,所以那一代人都是有共性没有个性的,谁有个性谁没饭吃。

而我们这一代呢?

不缺吃,不缺喝。

温饱之后了,那么就应该追求个性。

但是,父母传递出的又是共性教育,当我们稍微有点个性时,他们觉得我们走歪了,学坏了,急忙“纠正”。

追求个性的第一关是背叛父母。

第二关是背叛地域文化,这个其实是最难的,因为你会变的很另类,你跟别人想的都不一样。

会被周围人联合绞杀。

在山东,我这种人已经是另类了。

我这种另类会引发恨意。

这个恨的原因就是我没有按照规矩出牌,所以你要听山东人评价懂懂,基本上都是批判,不屑一顾。

大家在我面前,多是低头哈腰模式,但是一旦回到背后呢?

全是批判。

仿佛批判我的时候,大家格外的团结。

为什么我觉得刘胜说的那句话很牛,刘胜说,当面说真话,背后说好话。

这对于看似忠厚老实的山东人而言,最难。

因为山东人正好反了。

当面说好话,背后说坏话。(想体验?参加一次山东酒席就行了,每一句话都是赞歌模式。)

这不是个人问题,是文化缩影,共性,当我看到刘胜能在文章里写出这样的话时,我觉得很了不起,他修行到了一定高度。

我们遇到比我们优秀的人第一反应是什么?

恨。

例如大志跟蝉禅曾经很好,跟着一起去漠河旅行过,我也是在那场旅行中认识大志的,但是大志后来把蝉禅拉黑了,原因是什么?(俩人都是山东人)

你凭什么发展的比我好?

恨!

还有,就是觉得蝉禅的思维模式竟然是商人模式,这不是南方人才有的性格吗?你为什么变得眼里只有钱?没有人情味?

所以,深圳那个圈子里的山东人有个共性,就是都不得志,但是都心比天高,你让他们评价一下德佳,纵然德佳住几千万的别墅,但是在他们眼里,不算啥,就一句话,当年还是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的小弟呢!

德佳怎么评价这群在深圳的山东人?

德佳说:我认识的这些山东朋友(包括大志),来深圳好多年的,他身边那几个朋友还是山东的,文化属性其实一点也没变,他们接纳不了外人,外人也融入不了他们。

这种文化属性,是深入骨髓的,不破不立,我之前也是这个状态,是最近两年才慢慢修正了。

前段时间,德佳跟我解释了一个事,关于一篇算是回应我的文章,他担心我会生气,我表达了我的观点,我不会生气的,我到了今天已经有了这个修行,最简单的,我不会随意恨人,若是前几年,我可能会如此。

现在不会,更多的是爱。

羽毛球群上,大家发红包,抢一次才能抢个几块钱,大家还抢的很有劲,我觉得挺没意思的,我发了几个大红包,就有人赞美我了,说我长的帅,有福气之类的,无意就聊起了当晚抢了多少红包,我算是有些小坏地晒了一下我的红包,我的红包基本都是千元起的,万元也是常态,而且我若收下,对方会很开心地回复一句,感谢董哥。

羽毛球群上有老师略寒酸地说了一句:命好。

我无意地回了他一句:我得到的多,是因为我付出的多。

他不认同。

跟我理论了半天。

没有定论。

我故意的……

逗他玩。

真有同事请教过我如何发红包的问题。

我表达了三点:

第一、大胆地发,哪怕你知道对方不收,你也要发。

第二、朝上发。

第三、额度要大,普通包999,大包9999。

不用担心,亏不了。

例如别人给我发66,我接着给199。

倘若给我6666,我就直接给9999。

若是这么分析,突然觉得咋这么功利?不完全如此,而是什么?用钱来表达一个最简单的逻辑:你在我心目中,很重要!

继续回到JBL的私人空间。

JBL,做音响出身的,现在做保险。

身材非常好。

我问,红包是去银行取的?

她说,是的。

我说,这应该是整包的钱。(10万一包,塑封的)

她说,嗯。

我说,送礼,发红包,还是要用现金,有感觉,我这次没去四川,给媳妇转了1万元,我给岳父岳母的,我特别提醒,一定取成现金再给,否则我岳父岳母没感觉,只是个数字而已。

JBL做保险做了不到两年,已经是佼佼者了,前些日子她还发了一张合影问我认识不?

她参加一个年度颁奖,保险领域的,她合影的男人是曹纪平。

我也认了大半天。

因为曹纪平胖了。

在保险领域,曹纪平就如神话一般存在。

不过,JBL做保险做的越出色,对她的诋毁就越多,你是个单身女人,身材也不错,你靠什么拿到的大单?

这么一分析,也对。

最关键的是,她做过那种手术。

不是为了勾搭男人,你做这手术干嘛?

这个逻辑对不对?

反正,把她也归类为了江湖名媛,用老百姓的话来讲,就是这个人名声不大好,既然如此,为什么咱还跟她一起玩?

我觉得,她不至于这么没品。

山东是一个有文化共性的大省,很少有外来者,更多的是输出,就是传统文化很少受到冲击,所以越来越固化。

凡是你跟大家不一样。

那么,肯定是你有问题。

我跟JBL说,刚才我从地下停车场走,我发现空了,大家都回农村过年去了,不得不说,春节还是个农村节日,原本我发了一条朋友圈,突然觉得不合适,秒删了,因为八成中国人还是农村人,包括我自己也是,我可不能挑战大家敏感的神经。

她问,你不回父母家过年,会不会给人感觉跟父母关系不好?

我说,很多人这么猜测。

我觉得JBL是有情人或男朋友的,这一点是肯定的。

但是,绝非是单纯的业务交易。

因为,到了她这个层次,已经很明白一点,睡本身并不值钱,反而因为你的睡而把单给睡跑了,层次越高的人,越想享受专业的、单纯的服务,这就如同绿色洗脚房更受高端群体欢迎是一个道理。

她是学到了曹纪平的精髓。

精髓是什么?

选择大于努力。

做保险的人普遍是盲目的跑,大海捞针,凡是你能捞到的全是海带,没有海参,为什么?海参都会建立物理防火墙,例如你天天参加各类饭局,你见过局长吗?你见过县长吗?

几乎没有可能性。

你请他们吃饭,他们问的第一句就是:都有谁?

一听有外人,就拒绝了。

而他们是怎么打入敌人内部的呢?

就是参加各类协会,直接出钱买个副会长当当,各类协会都是抱团取暖的模式,定期聚会,那么你被动的就被大家认识了,而且是副会长对会员,交流无障碍。

例如曹纪平怎么认识蝉禅他们的?

蝉禅他们是通讯协会的,而且是类似理事,他们几个都是大玩家,例如省级三星、华为、小米总代,当年,这些哪个不是年流水过亿的?曹纪平直接当了副会长。

JBL也是这么玩的。

但是玩的更多的是各类银行聚会。

道理很简单,你想认识有钱人,就应该加入他们的游戏,而不是试图硬闯入他们的生活,那样很突兀。

我跟JBL没有业务往来,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关系,相反我对她很尊重,也从来没轻浮过,因为她对我很尊重,几乎每个月都会请我吃次饭,有时是单独,有时是几个人小聚,为什么没轻浮?

男人对女人轻浮是要看对方身份的。

例如你在KTV调戏一个小姑娘。

我到了现场。

有人告诉你,这是懂懂的情人。

你还会继续下手吗?

我跟JBL是通过她弟弟认识的,她弟弟是我车友,关系很好的那种,我若是乱来,弟弟觉得我不懂规矩。

她做保险牛,有两点牛。

一是打通渠道的方式牛,就是直接加入各类组织。

二是管理客户的方式牛,做了一个EXCEL表格,把能接触的所有朋友都按照分类纳入管理,根据业务关系把朋友分了三个级别,外围、潜在、成交。

一般业务员,对外围和潜在用力最猛。

其实,没用。

为什么?

例如偶尔也有俱乐部成员突然对我好,又是请我吃饭又是送我东西,我立刻就开启了防御模式。

不如你养着我,不远不近。

先混个脸熟。

可能我哪天被别人洗脑了,想买保险了,我突然想起了你,反而主动咨询你,因为你对我一直不冷不热,我反而觉得你很值得交往。

君子之交淡如水。

而她最用力的点是什么?

是已经成交的客户,每年送三次礼物,请三次饭,若是把时间排列开,差不多是两个月接触一次。

为什么要对这些已经没用的人发力呢?

因为,他们都是信任过自己的人,也都是有能量场的人,他们都是自己最有力的推广者,原因有二。

第一、他们有人脉资源。

第二、他们有真实签单。

以客户的角度去推广,更牛B。

我也在他的EXCEL表里,不过属于另一类,就是资源类,就是无论请客还是送礼,都不是为了签单,只是为了学习或者开拓视野。

她问,儿子不结婚,你同意吗?

我说,同意,甚至更支持一些吧,个性强烈、活出自我的人,最终的出路一定是单身,本质上一个人出生是一个人来的,死了也是一个人走的。

她问,那你后悔结婚吗?

我说,我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她问,你怎么看待婚姻?

我说,一个人总是太无聊,为了对抗这种无聊,就有了婚姻,实际上,俩人关系里,无论是男人之间还是男女之间,分是必然,合是偶然,多数人的痛苦就是认知反了,认为分是偶然,合是必然。

她问,你觉得我能单身多久?

我说,我认为你早晚会结婚的。

她说,前些日子看你写过青岛一个姐姐,她是不婚族。

我说,她父母是大学教授呢!咱家父母呢?你一直不婚是因为一直在逃避,不是真的把单身当成了选项,而她是真的把单身当成了选项,而且是判断题,她选了单身,就不会羡慕婚姻,而你身上,依然有对婚姻的崇敬。

她说,可能是吧。

最关键的一点,我觉得她会被文化绞杀的,人太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低估了文化属性的力量,早晚治的你服服帖帖。

我爹打电话让我回家吃年夜饭。

从她家回来的路上,我在想,这是一座狭隘的城市,最简单的一点,包容不了一个不结婚的女人,因为她业绩优秀,给她扣了那么多帽子。

还有更狭隘的。

我娘在路边等我,她捡了一叠春联,贴车上的“出入平安”,有个四五十张,她没有等待失主,而是跟一起跳舞的老太太们分了。

被我一顿数落。

吃饭时,N多群发信息,我特意发了个朋友圈,谁给我群发祝福信息,我把谁拉黑。

结果,我发现,我不敢。

因为,我爹我娘我姑我姨我哥我弟,都群发给我了。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55.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项目推送)

Q群:977659008(交流赚钱)

QQ:2848615374(广告投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广告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电脑挂机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