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春节,接客记

510 人参与  2019年02月03日 22:03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这是一篇真正的流水账,出场人物格外的多。

路虎车友聚会。

老大们组织的。

很分裂。

要么,老头;要么,姑娘。

我推测,是有人故意这么安排的,觉得会把氛围搞的比较好。

近20人。

给我打电话时,我问了一句:我赞助酒,不参加可以不?

不行!

其实,我内心也喜欢热闹,但是我不喜欢跟这些搞越野的在一起喝酒,他们喝酒太变态了,而且不喝就是不给面子,若是球友我可以直接当场拒绝,也没啥,但是这些搞越野的都戴着金链子,有着大纹身,我敢拒绝吗?

不敢。

这些姑娘是哪来的?

只能说,是路虎迷,就是跟着参加过越野活动的,非车主。

基本都有正当职业。

喜欢越野的女生,多是比较调皮的,我扫描了一圈,发现有个眼镜姑娘很安静,与整个氛围格格不入。

发帽子,一人一顶。

恰是眼镜发给的我,她问:您是董世博的爸爸吧?

我说,是。

她说,我之前在XX美术培训学校,还教过他一年。

我说,真巧。

她说,我一看红色卫士就知道是您。

我说,一会喝一杯。

她说,好。

我问,现在还在那边?

她说,我考上编制了,目前在XX乡镇中学。

我问,咋跟我们这群土鳖混在一起了?

她说,之前找我画过海报。

我问,这里面有熟悉的不?

她说,我认识孙姐,但是她今天没来。

我说,那一会坐我旁边吧。

她说,好。

虽然坐我旁边,但是我要表现的很陌生,不能有过多的言语交流,甚至要略讨厌才行,因为很多人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

吃饭时,大家都很规矩。

敬酒词都是一套一套的,一圈下来每人三杯白酒,六两酒。

然后,交叉进行。

我又喝了两杯,我算喝的少的,别人找我喝酒,我都提前说明,我晚上还要写文章,喝多了不行。

人家一般都是:我干了,您随意。

我就真不要脸的随意一下下。

付姐过来找我喝酒,第一句就是:我没想到你会来。

我问,还好吧?

她说,还好。

她眼泪秒出了,我给她拿了餐巾纸,她擦了擦……

她干了,我也不好意思,也干了。

我们没有乱七八糟的关系,很纯粹,就是我曾经帮过她一把,她记在心里了,我之前写过这个事,就是她计划运输了一批烟台苹果到南京,商场大单,结果运费突然涨价,涨价的原因是突然严查超载,运,铁定亏;不运,赔违约金。

很巧的是,常州读者恰好库存了一批烟台苹果。

就这么对接上了。

她给过我2万块钱,我没要,后来去青岛JEEP服装专柜给我买了几身衣服,花了1万多块钱。

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为什么?

因为,人在遇到困难时,会无限放大困难。

事后呢?

会无限缩小困难,越想越觉得是个P大的事。

常州读者的库存并不能满足她的需求,但是这个事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启发了她,就是其实不必非要从烟台运输过去,完全可以从江苏境内找烟台苹果的库存。

这个事,她最终没有赔钱,也没有赚钱,类似的短途贸易真正的利润点就在物流成本上,物流成本一高,铁定亏。

付姐现在主要做进口水果,从港口再批发给各城市的精品水果店。

是个增量市场。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开的是神行者2,老款的,方方正正,很像后来的CRV,现在开着揽胜运动款。

在整个车友会,她算是我认识时间最长的,因为我们认识的时候,还没有车友会,是她加入之后喊的我,意思是可以多结交一些高层次的人脉资源。

菜都没怎么吃。

我都觉得怪可惜的,待大家走了,我想打打包,这桌是3200元的标准,在本地就算比较贵的了,人均160元。

我喝的晕乎乎的。

手都有些发抖,我撑着袋子,服务员往里倒菜,费了老大的劲,打包了个差不多,就这这时,代驾给我打电话,问钥匙孔在什么位置,他找了半天没找到。

我又跑出去告诉他钥匙孔在什么位置。

找到了钥匙孔,结果打不着火了,我是柴油车,天太冷了,打了半天没打着,我觉得太丢人了,算了,我给你50块钱,你回去吧,我明天中午再过来开,那时天就暖和了,肯定就打着了。

我叫了滴滴,走了。

半路才想起来,妈的,我打的包,没带回来。

我是想带给我爹我娘吃的,很多菜应该是他们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吃过了。

我又给付姐打电话,提到打包忘记带的事。

她说,不要了吧,我跟酒店说说,让他们自己处理吧,例如给保安之类的吃。

我说,行。

我刚到家。

路虎车友大胖给我打电话:来,唱歌,快点。

我问,都在吗?

她说,都在。

原来,趁我打包之际,他们转场去唱歌了。

我叫了辆滴滴,司机离我1公里,我急忙跑下楼,我怕他等我,结果司机给我打电话,说堵车,让我取消。

我又叫了一辆。

这辆是个帅哥,车特别新,还是外地牌照,离我1.6公里,我在路边等了他20多分钟,就是堵,各种堵,半夜也堵。

帅哥是回来过年的,在家没事,出来跑跑。

到了包间一看。

人不多,还剩10人左右,基本是五男五女状态,我进入后,大家起身,我坐眼镜旁边了,眼镜也喝了不少,脸通红,在很安静地听旁边一位大叔吹牛B,大叔吹的牛B很熟练,传达的意思很简单,你们学校的一把手二把手都是咱自己家哥们,随时可以喊出来,屁颠屁颠的,不仅仅熟悉这些,还熟悉县里的,以后你若是想考回来,所有学校随意你挑……

我心想,竟然还有人比我能吹?在这个领域,你有我熟悉吗?

大家继续喝,小瓶的青岛啤酒。

我不喜欢掺酒,我就偶尔抿一小口。

让我唱歌,我又不会。

大叔去揽眼镜,眼镜想挣脱,但是明显有心无力了,揽上了。

眼镜站起来往外走。

大叔跟上。

我也跟上,我不能让大叔得逞。

眼镜上厕所。

大叔也要跟着进去。

大叔已经歪歪扭扭了,我把大叔隔离开,当然是很礼貌的,把他带进了男厕所。

大叔也貌似清醒了一点点。

解开裤子在那尿,就那么扶着,好久没尿出来。

我先出去了,待眼镜出来。

我说,我带你先走吧。

她说,好。

她回去拿包,我们就走了。

我帮她叫了个车,她回去了。

我自己也回去了。

姑娘是好姑娘,涉世太浅,总觉得大家都是一群成功人士,有头有脸,有道德有风范,其实都是假象,喝了酒,这就是一群狼。

女人若是跟朋友以外的人喝酒。

那就是糟蹋自己。

没人尊重你。

他们觉得你是给他们信号了。

特别是在北方,男人无论是否正经,在酒场上都格外的坏,例如有朋友带了一个女孩,跟女孩关系还不是特别铁,例如还没上床,那么大家就会一个劲的劝女孩喝酒,牺牲自己,成就哥们。

我要是不带她走,当晚,她肯定沦陷。

大叔会恨我不?

也不会,因为酒醒后,大叔觉得我也保护了他。

若是想听这类故事,可以请教当地的名媛,每个人都能讲出一箩筐类似的故事,就是大佬们喝酒后的猥琐样……

当然,肯定有得手的,你要这么想,他们都是风度翩翩,事业有成,礼貌有加,帅气十足,甚至有着特殊身份,当他们表白时,你忍心拒绝吗?

刘强东要是当晚遇到了我。

也不会有后面的版本。

事后,他也会感激我拦截了他。

当大家都在讨论阴谋论时,我写过一篇文章谈过一个观点,其实就是一个意外,刘强东平时喜欢喝两口,人喝多了,就是另外一个人了,不受理智控制了。

结果,发酵了,出事了。

哪那么多阴谋论。

《我不是潘金莲》里有个领导从来不在工作日里喝酒,为什么?

因为,他一喝了酒,就不是自己了。

他怕酒后闯祸。

我每次喝了酒,都后悔,痛恨这种陋习,但是人在江湖,酒不由己。

早上睡到8点。

起来收拾了一下,叫了外卖。

高中同学兴给我发信息:我回来了。

我问,一起午饭?

他说,别午饭了,过年大家都忙。

我说,那我过去找你,见面聊几分钟。

他说,好。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高中同学基本不聚了,这就跟大树分叉一样,越分越远了,除非是同城的,同体系的,大家旗鼓相当的。

否则,即便见面,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要么,一起回忆一下过去。

我们俩,每年都见个面。

说几句。

有什么渊源呢?

他学习成绩不好,上了专科,是因为看到我的崛起才决定创业的,属于一个比较独立的创业者。

所以,我们有比较多的共同语言。

但是,我们这种共同语言若是在同学聚会上聊呢?

那就是大逆不道。

因为,我们是逆主流的。

上周,我还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是侄女的,因为她说班里好多同学是我的读者,她非拉我过去炫耀一番。

班上最大的土豪是猪经纪。

已经开上奥迪Q3了。

但是,大家都讨厌他,觉得他土,除了有钱,一无是处。

所有考出去同学的共同目标是什么?

首选公务员。

其次,教师。

几乎没有例外……

他们是什么年龄段的?

95年~97年。

我观察他们,觉得与我们那一代没有任何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他们这一代人可以同居了,我们那时不会。

我们那时,女生若是出去约会10点没回来。

整个宿舍的都催:你咋还不回来?别被人欺负了。

而现在呢?

若是你10点就回来了,大家则问:不是你男朋友来了吗?你咋回来了?

同学兴给我最大的反馈就是:经济真不行了。

他是做基础行业的,感觉最灵敏,信息最准确,整个2018年是亏损的。

我跟他讲,人是对抗不了周期的,例如那些能力非常强的基金经理,在股市低潮时他们也无法避免亏损,但是他们能做到的就是亏的时候亏的少一点,赚的时候赚的多一些,若是谁试图一直赚?那肯定是傻瓜。

我表达的意思是,在经济不行时,要允许亏损,同时呢?储备足够多的子弹,因为在这个节骨眼上,最容易出现高质量的抛售资产,谁有现金谁就有机会,就如同前几天在文章下面有姑娘评论,真希望来一次金融危机,她是幸灾乐祸者?还真不是,而是她的发家很大程度就是受益于上一轮金融危机。

人,只能适应浪潮。

不能对抗。

简单的聊了几句,我爹喊我回老家,我就回了。

下次见面,只能明年了。

临走,我们俩还感叹了一番,感叹啥?就是没有人能跳出阶层,我们那些同学,只能说不再种地了,但是依然都奋斗在第一线,甚至有的需要贩卖体力,而班里那些原本就是城里的孩子呢?不管当时高考成绩如何,现在混的依然比大家强。

我们俩?

属于意外。

回老家祭祖,刚下过雪,到处是泥巴,但是我不能开着皮卡回去。

一是让人觉得不正干。

二是颜色不适合祭祖。

也就是现在村里老人管不了我了,我还穿着大红袄,理论上这样的颜色是不允许去祖坟的。

我开着轿车回去。

现在农村真的堵车,家家户户门口停着车,跟车展似的。

我家门口一段路是土路,常年不住人,已经特别的泥泞了,我进去就差点出不来了,我想起了抖音上的段子,应该喊村里人来推车,顺便发中华烟。

我调侃式的发了个朋友圈。

我初中同学骨干看到了我的朋友圈,问我:回来了?

我说,回来了。

他说,过去找你玩。

我说,来吧。

没三分钟,来了,我也不能礼让一下让他进屋,我不知道屋里乱成什么样子了,我家和我爹家挨着,我一年都未必回来一次,房子是非常好,就是没住。

我们就站在门口闲聊。

我只知道他毕业后留校了,山师。

我爹问:现在是教授了吧?

骨干说,副教授。

我爹两眼都绿了,一是羡慕,二是嫉妒,三是恨。

接着,就没话聊了。

很尴尬。

我自己也觉得自卑,在人家面前,咱就跟个小丑似的,书都没读过几天,还自称作家?要不要脸?

你看看人家?不久的将来,教授,再不久的将来,院长。

我爹赞美了骨干,又赞美了骨干的父母。

是发自肺腑的。

骨干站了一会,接了个电话,他爹喊他去上坟,走了。

骨干走后。

我爹把我嘟囔了有半小时,从我小时候数落到现在,总而言之,就是不争气,我爹甚至把我姐也搬出来了,意思是哪怕你跟姐姐似的去教个书,我们也觉得脸上有光,你现在除了有几个钱还有什么本事?

这是我三姨当年嘲笑我的话,让我爹学会了。

亲戚朋友一提起我,总是赞美,我三姨家表弟是军官,她就觉得不服气,过去对我的评价就是干什么都不行,后来我赚了点钱,她改了口吻:除了会赚点钱,还有啥本事?

我爹嘟囔我,我都接受,也没反驳,积极承认错误,我觉得的确让我爹受委屈了,就是他没有了平时的威风,感觉被人比下去了,倘若只是比富有,他可以腰杆很直,但是人家比的是学问。

你立刻就哑口无言了。

回城的路上,我前面一辆没挂牌的R8。

我爹问我,这车多少钱?

我说,要看排量,有V8,有V10,有二手,有一手,从100万到300万不等。

我爹把这辆R8车主一顿损。

其实,他是指桑骂槐。

意思是除了有两块臭钱,还有啥本事?你真有本事去考个博士?去当个教授?你在这里耍什么威风?连牌都没挂?刚买的吧?是不是贷款买的?

使我想起了当时我在三亚,去找我的那个领导。

在我们眼里,他就是成功人士,年龄那么小,就有了那么高的职位,而他呢?却很苦恼,总是想辞职。

想出来创业。

我问他,回老家时,你没感受到那种众人皆拜的威风?

他问,然后呢?

我说,然后你很满足。

他说,可是还是要生活呀,一个月七八千的工资是现实的呀?!

他跟我聊了半晚上。

我表达的观点始终如一:绝对不能辞职。

因为,我觉得太难得了。为什么好好的官不当,要创业呢?你疯了吧?我愿意拿我的家产换你的职位。

可能是南北文化差异?

若是在山东,你已经是大爷了。

还没回城,朦哥联系我,他咨询点业务,我最近特别讨厌他,但是他找我,我还是要很礼貌的,为什么讨厌他呢?

我找他看了一套房子。

然后签了一个看房协议。

是他联系的我,意思是这套房子户型很好,装修很好,是紧急抛售的,房主做生意年底需要钱。

很巧的是什么?

这个小区旁边有家房产中介是我读者的,一个相处的特别好的大姐。

我把这个信息告诉她了。

她接着给我反馈信息:这是一条共享房源,给你报什么价?

我告诉她价格。

她说,高了。

于是,我通过这个姐把这个房子买下了。

省了3万块钱。

读者跟我的关系都很特殊,就是会掏心窝,没有赚钱的心,意思是能帮懂懂做点事就很好,所以一对比,我肯定选择她。

我没有过户到我名下,而是签了一个抵押手续,目的是再次转卖,转卖若是有足够的耐心,半年肯定可以出手,能溢价10万块钱。(若是算投资回报比,利润也很低,也就是10%的回报率,而且有一定的风险性,例如房价下浮)

我又把房源挂在了她那里。

没几天,我接到了法院的传票,朦哥那边的中介把我起诉了,索赔6万块钱。

朦哥跟我解释,意思是不是他的决定,他也决定不了,是领导的决定,相反,他给说了很多好话。

那我也很生气,觉得他是个两面派。

我第一时间联系了小律师。

小律师的意思是,无所谓的事,你只是签了看房协议,承认自己通过这里看过房子,并且这是一条共享房源,不要紧,若是你跳开了中介直接与房主成交了,那么这个事可能麻烦点。

我问,会输不?

她说,不会,但是你也必须让撤诉,因为判决书会挂在网上,这是你的诚信黑记录,不管是输是赢,在旁观者眼里,你都是不诚信的。

我说,懂了。

无非就是价码问题,我们在彼此协商,就是你到底想要多少钱?

对方要3万。

我出1万。

人家意思很明确,哪怕官司不赢都无所谓,反正你是被告,被告就是贬义词,他们知道我怕这个,就咬着3万不放。

最终?

没花钱,球友大哥出面给和解,做了一笔人情交易,球友大哥是做地产的,承诺给他们三套独家房源。

整个故事,我认为就是朦哥一手炮制的,因为只有他熟悉我的背景,老板并不熟悉我,即便是起诉,也应该起诉对方中介,而不是起诉我。

我被吓唬住了。

何况是啥呢?类似的事到处都是,也没听说谁起诉,专挑我来欺负?当然,我是理解的,每个人都有多面性,从朦哥的角度,他也觉得我欺骗了他。

朦哥的妈死了很多年,爸又找了一个,结果现在又死了,亲妈在村里的墓地,而且墓地是两间的,就是未来跟爸合葬的。

但是呢?

现在殡葬改革了,全部进公墓,也是一室两厅的。

孩子们的意见是把亲妈搬进来,另外一间留给亲爸,而亲爸的意思呢?让后妈进去,等着自己。

闹矛盾了。

问我的看法?

其实很容易理解,孩子们觉得亲爸跟亲妈应该合葬,而亲爸的意思是要因为爱情而合葬,后妈是跟自己有爱情的,应该葬在一起。

他咨询我。

我的建议是先答应。

等亲爸死的时候,再买一个一室两厅,然后让原配在一起。

关键是啥?

这里面还有变数,万一老爷子再娶呢?!

所以,想想也挺悲哀的,例如我跟我媳妇能葬在一起吗?这个也是有变数的,她死的早,我可能还找,我死的早,她肯定也找。

临近春节了,一天不知道要见多少人。

主要是在外地混的好的都回来了,他们要召见我,我敢不见吗?

大勇也回来了,他是在日照玩抖音的,有N个帐号,不知道是有几千万还是几个亿的粉丝,跟我讲过,我没记住,反正很牛B,买了辆奔驰G63。

他计划自己盖套有档次的HOUSE,想跟我碰碰,他找设计院的朋友给设计的,问我有没有不严谨的地方?

他计划是把院子用玻璃整体罩起来。

我说,这个不实用,因为农村最大的问题是尘土,玻璃很快就脏了,透光度就差了,那么院子里就很暗,另外夏天太热。

他问,还有呢?

我说,我们需要先思考,农村哪些问题是最难解决的?尘土多、冬天冷、厕所脏、水电不稳定。

他说,差不多就这些。

我说,在农村住,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尘土多,你可能多年没在农村生活了,在农村生活一个最显著的特点,指甲里全是灰,哪怕你什么都没干,也是如此,我婚后在农村生活了五年,这一点感触最深,家里地板一天不擦,就一层很厚的灰,所以我认为除尘是最重要的,应该设立一道缓冲门,实现真正的密闭。

他问,那空气流通呢?

我说,装新风系统。

他问,取暖呢?

我说,做好外墙保温是最重要的,把井打在房间里,设立一个独立的抽水间,然后把厕所、厨房也放在室内,取暖就使用带地暖的空调,例如约克,施工时其实可以直接把新风系统集成进去。(农村供水系统到冬天就瘫痪了,除非井在室内,目前农村是可以随意打井的,我自己就打了两口,水抽不干,随意用,不花钱。)

他问,供水呢?

我说,建议采取水箱+过滤器,为什么不使用压力感应水泵呢?因为一用水就启动噪音大,还有就是容易坏。

他问,要不要开后窗?

我说,不建议,可以开空中窗户,后窗是临街的,一是容易被砸了玻璃,二是噪音太大,大家都觉得农村安静,其实农村最吵。

他问,几个偏房你怎么看?

我说,我不建议要偏房,会使院子变小,相反,我认为院子应该使用矮墙或透光墙,这样院子里的植被会更好,要那么多房间没用,就这么几口人,用不上。

他说,也对。

我说,空气新鲜,温度适宜,不脏不乱,这绝对是奢侈生活,同时要装UPS+稳压器,因为农村电不稳定。

他问,现在还好吧?

我说,一般。

包括这次回家,我还特意去我自己的房子看了看,很好的房子,大HOUSE,层高5米,大院子,院子里的草都有半米深,都枯萎了。

若是让我回来住。

我是很开心的。

但是媳妇和娃是不会回来的。

原计划下午去球馆转悠一圈,看看有没有打球的,结果涟漪回来了,问我方便见个面不?

我说,方便。

我们俩感情很特别,我算是她的老师。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在读本科,也是回家过年时约见了我,那时她刚失恋,她暗恋自己的语文老师多年,结果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同学。

我是走到社会上之后才知道,原来高中里师生恋是很常见的,过去咱都觉得不可思议,其实遍地都是。

只是,年龄差决定了,多数都修不成正果。

只能是暗恋,当然也有胆大的,敢乱来的。

那时,她还是有点土。

想抓紧参加工作。

我问,为什么这么着急参加工作?

她说,想赚钱。

我说,你知道吗?你现在参加工作,要先参加招考,未必能考上不说,考上了也是要到乡下去,还要经过一次考试才能回到县城,关键是,你很可能就老在乡下了,一辈子进不了城。

她说,我知道。

我问,你相信我不?

她说,我相信。

我说,继续考研,别考虑赚钱的事,若是你哪天需要钱了,可以找我,同时呢,把两件事纳入规划中,一是去戴个牙套,现在是最好的年龄,牙齿变了,脸型就变了,其次呢,去健身,若是没有钱,就去跑步,最关键的一点,考研不要继续在山东了,要么北京,要么上海。

她不会喝酒。

可能是心情不好,那晚她喝了一些。

吐了,又哭。

我没有把她送回家,她家在乡下。

一个从来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姑娘,也正是基于这些,她对我很信任,有事就问我,我一五一十的给她分析。

现在,俨然另外一个人了,有都市女孩的气息了。

硕士毕业了,在北京参加工作了,问我要不要继续往前走一步?就是去海外读两年书。

我的建议是,YES。

见了面,礼节性拥抱了一下。

我问,平时你咋也不联系我?

她说,你也没联系我。

我说,我是个老男人,我联系你,不合适。

她说,我一直不确定你对我是什么感觉,但我曾无数次想过联系你,很多事情想跟你分享,可是我生活还要继续,我要找男朋友,我也怕你对我好。

我说,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存在而扰乱了你的节奏。

她说,我问过好朋友,为什么要结婚,要忠诚一个人,可不可以也喜欢其他人,喜欢其他人怎么办?他说,因为我们是人,有感情就要克制,这就是人和动物的区别。单纯地希望对方幸福,或者就是好朋友,自己也会感觉幸福的,想起来也是很美好呢。好像我一个人谈恋爱了好多年,单相思、热恋、失恋、失望,再到释然。

我说,我经常劝大学生,不要跟社会上的男人接触,这些男人是毒药,一旦沾上很难戒的了。

她问,你是毒药吗?

我说,我还好吧,从你认识我,你就知道我是个什么货色,所以没有太多期待,我也基本不跟你联系,没有给你带去任何希望。

她说,刚才来见你,太紧张了,把手机摔了,屏幕都花了。

我说,我明天帮你买个新的。

她说,不用,我换个屏幕就行了。

我说,我发自内心的给你点学费,支持你去美国读书,你能接受吗?我前些日子去海南,学到了一点,人要学会接受别人对自己的付出。(她已经拿到了OFFER)

她说,我还不行,接受不了,总觉得亏欠。

我说,等你心平气和的时候,给我发个卡号。

她说,大过年的,你故意让我哭是吧?

我说,学校、部队、寺院,都属于一维世界,就是成与败是有统一标准的,那么当我们处于这个通道时,应该最大化的让自己取得足够高的高度,获取一定的身份标签,这个标签可以在多维世界里继续通用。

对她,可能不是恋人的关系,若是,我不会给钱,给也无非是万儿八千,哄她开开心而已,更多的是当成了亲人,我希望她能飞的更高更高,至少不是因为钱的原因而飞不动了,我也不计回报,包括也不用陪我睡觉,我不需要这些。

写完这些,我突然在想,若是让副教授看到我写的文章,他会不会觉得太LOW?

应该会!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54.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朋友圈很精彩)

Q群:977659008(加群交流有意思)

QQ:2848615374(广告对接业务)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