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嗷嗷的

540 人参与  2019年02月07日 21:00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除夕夜。

去父母家吃水饺。

饭做的很简单,一人一盘水饺,切了一盘香肠,还切了一盘肉冻,肉冻是前几天教授送我的,送了一小盆。

没炒菜。

就我们三人吃饭,若是弄太多菜,吃不了就浪费了。

不如简单一些。

我爹很少喝酒,他也不鼓励我们喝酒,自然也不会在这样的场合拿酒出来,包括一些很重要的场合,例如我爹我娘生日,他也不建议大家喝酒,一般也都不喝。

吃饭间,我爹说我们村群里有人发红包了,一共发了20块钱,他抢了1块,为了多抢点,又急忙拿我娘手机抢了几毛……

我批评了他,别人发的红包,没必要抢。

他说,玩呢。

我问,那你咋不发?

村里的群,很少有人发红包,能发20元,就是大额了,若是再大额一点呢?例如发100,这是很谨慎的,因为要提防别人说闲话,意思是就你牛B是吧?你显摆什么?要么就是打肿脸充胖子。

我算是比较认真地给他们科普了一下,意思是非亲非故的红包,咱不要抢,毕竟咱也不发,既然咱不让别人占便宜,咱更不能占别人的便宜。

我爹我娘可能嘴上答应。

心里肯定不认可。

一分钱的便宜,也是便宜。

然后,我娘又讲了我姐姐们给他们发红包了,大姐给了400,二姐给了800,我也没接话,我与他们之间没有类似的仪式感,包括也不会送礼物给他们,因为我的一切都是他们的,他们的一切都是我的。

要什么红包?

我把这些直接省了,压根没想过这些问题,我爹有工资,他又不缺钱。

所以,这些我听听就行了。

老年人是不能劝的,劝也白搭,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社会逻辑,而且是修炼了六七十年,早已根深蒂固,岂能被轻易动摇?

他们刚进城时,我特意叮嘱,不要随意接受陌生人的赠予。

可是呢?

他们依然去排队领米领面,还为了领个收音机在会场站了4个小时。

后来站的腿疼了。

又骂娘,感觉被忽悠了。

现在呢?

不去了。

所以,改,是需要吃了亏才行。

我对他们有所改变,没有期待。

我只是表达了我的观点。

愿意接受,很好;不愿意接受,也无妨。

上次,我推心置腹地跟我爹我娘谈了谈,就是要开启续命模式,怎么续命?

第一、把吃饭当吃药。

第二、把医生当朋友。

农村老人吃饭多是自杀模式,最简单的两点:

第一、高盐。

第二、过饱。

再深入分析呢?就是碳水摄入过高,蛋白质摄入过少。

我爹那一代人,是需要每顿都吃咸菜的,不吃咸菜就吃不下饭,所以血压普遍高,包括球馆里一些球友,看着很壮,但是不是头晕就是脚晕,根源也是咸菜吃的太多,山东人把咸菜当菜吃,就是从小跟着父母把嘴吃咸了。

有时去朋友家吃水饺,我都吃不下,那就是盐包的。

我曾经想过一个方案,就是请个保姆,为他们一天做三顿饭,严格按照营养学的标准去,多餐少量,把饭当药去吃,可能会多活个七八年。

但是,他们接受不了。

世界营养学已经发展到博士阶段了,我们的饮食呢?

还是小学阶段。

最简单的一点,共餐制就是幽门螺旋杆菌传播的罪魁祸首。

我父母这一代人,身上都有病,例如我娘胃不好,但是我爹拒绝我们带着我娘去医院检查,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只要带去医院,就回不来了,而且一检查肯定是有问题,需要住院,一治就完蛋了。

所以,他极力阻拦。

我爹呢?

静脉曲张,让他去做手术,他不。

自己去小诊所找野大夫做手术。

白搭。

现在就硬撑……

根源是什么?

怕!

总觉得三甲医院就是人生最后一站。

一生也没查过体,去年查了一次,是球友姐姐把自己和同事的体检名额送给了他们,他们去检查了一下,无大碍。

改变这些?

太难了。

老树是不能修剪的,一修剪就剪死了。

这一切就是他们的人生轨迹,也是命。

例如牙齿不好,我能否带他们去牙科诊所看看?

他们宁愿光喝粥,也不会去看牙医的。

总觉得一张嘴,整个人就没有隐私了。

我每次都怎么劝他们?

我都是委托医生朋友帮我给他们打电话,医生就跟哄孩子似的把他们哄去……

我爹提到:你二姐提议,今年你们谁也不用给谁家发红包了,反正最终结果就是来回换换,也没啥意思。

在农村,一切都是等额的。

例如我哥家俩孩子,我若是给俩孩子每个50元。

那么,他一定给我儿子100元。

绝对不会出现分毫差错。

计算的非常准。

那能否这样?我略有钱,我给姐姐们家的孩子们多发一些?

也不行。

她们也会等额给我儿子。

所以,每年都是一样的结果,归零。

唯一的变化是什么?

额度越来越大。

最初是百元,后来是六百,八百,现在普遍是千元起了,现在日常给孩子发红包貌似多是千元起,包括我父母给这些孩子发出的也是千元,为了显示孙子更重要,给我儿子发的是1200。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

通货膨胀了。

而且未来越来越膨胀。

从父母家往回走,吕洁问我:董老师,出来骑车不?

我说,今晚不大适合骑车吧?骨科医生都喝酒去了。

她说,刚才我从沂河大道溜达了一圈,路况非常好,一辆车都没有,也没有人。

我说,行,我回去穿骑行服,拿头盔。

我发了个朋友圈。

骨科医生还真给我回复了:你说对了,同事们基本上都在家喝酒。

外面不算很冷,除夕夜的县城真的安静,路上一辆车都没有,是多数人都回农村老家了,这点跟四川正好相反,到了除夕夜,山东的县城仿佛成了空城,而四川的呢?都往大街上跑,人挤人。

她还喊了几个机车友。

我们在沂河大道桥头集合。

到了以后,我发现其中有两个车友喝酒了。

我就找理由不骑了。

因为喝了酒,骑车没数,何况这路况,一加油门就过百,摔倒就直接放学了,我们都是帮凶。

不仅仅喝酒,还没戴头盔。

我骑车也摔过,但是都无大碍,因为我骑车非常有仪式感,骑行服一定是要穿的,护具配齐,从脚武装到头,即便摔倒也不会有伤,何况我骑的速度又不快,我只是喜欢骑车的感觉,并不追求速度。

为什么很多人不穿骑行服和戴头盔?

因为,骑行服比车还贵。

回家路上,我发现油表亮了,我去旁边加油站。

不给我加。

摩托车加油本身就是受歧视的,要带着行车证、驾驶证、牌照齐全,还要手持身份证拍照,这次不给我加的理由就是除夕,不卖散油。

理论了半天,小姑娘被我理论的脸通红:这就是上面规定的,我说了又不算。

不加不加吧。

回家了。

过了半小时左右,吕洁又喊我。

我问,回来了?

她说,没意思。

我说,除夕夜出去发疯的,都是一群缺爱的人。

她说,出来洗脚吧,我请你。

我问,营业吗?

她说,营业。

我说,我不去了,你们几个洗吧。

她说,他们回去了,我去良子等你。

我说,行。

我骑上摩托车就出发了。

见了面。

她问,刚才你为什么跑了?

我说,他们喝酒了。

她说,是的。

我问,万一撞死了呢?

她说,与咱有什么关系。

我说,人是你喊出去的,你说有什么关系。

她说,不至于。

我说,理论上,无牌,无证,不戴头盔的车友,我一律不玩的,因为他对自己不尊重,对我们也不尊重,我们有个小群你知道不?里面的每个人都有摩托车驾驶证,车子都是正规上牌的,偶尔一起骑车都是全副武装,而且每人都要买年度意外保险,组织了这么多次活动,一次事故都没出过。

她说,我驾照也还没考出来。

我说,为什么我们总觉得说容易做难?是因为我们没去做,你知道考摩托车驾照有多么简单吗?一上午就考出来了,就这么简单,你真的去考了吗?肯定没有。

她说,我问过,说需要租摩托车。(租考试用车)

我说,不用,你骑个踏板去就行。

她说,一直想找个人给弄个。

我说,可能性几乎为0,因为摩托车驾照跟汽车驾照是一样的流程,科目一到科目四,只是允许一天考完而已,考完科目一接着去场地考科目二三然后再回到机场考科目四,全程都是录像的,并且有考官签字,咋可能有人凭空给你成绩呢?理论题目都很简单,我考的汽车驾照、摩托车驾照的理论题全是满分。

她说,有黄牛。

我说,那个二壮就是干这个的黄牛,你知道黄牛是干什么的吗?什么都不干,只是告诉你,摩托车考试可以这么考,仅此而已,就是他知道可以这么考,你不知道,你给他钱与不给他钱,没有任何关系,他就是白拿你2000元,然后告诉你,哪天去考试,他只是起了一个帮你报名的作用,类似的黄牛在淘宝上很多,其实就是白赚你钱,我现在问你,你知道摩托车考试去哪报名不?你不知道,你知道考什么不?不知道,你知道怎么训练自己不?不知道。

她问,是不是要过单边桥之类的?

我说,就是一个绕8字,还有就是绕场地骑一圈,转弯要打转向灯,按喇叭,停车要打转向灯,就这些,你给我500块钱,我两分钟把你培训出来,看着很难,其实非常简单,为什么让你骑踏板去,因为踏板不熄火,绕8字就怕熄火。

她说,那节后我去考一个。

我说,必须考,否则出了任何事故,你都有被拘留的风险,上次我一个朋友来玩,他在马路上调头,一辆摩托车直行撞了他,理论上他是全责,但是摩托车主动赔偿了,原因很简单,对方没有驾照,必须私了,否则就拘留。

边洗脚,边看春晚。

岳云鹏出场了。

吕洁说,我喜欢张云雷。

我说,我也蛮喜欢张云雷的,但是张云雷火不过岳云鹏。

她问,为什么?

我说,张云雷的长板太长,短板太短,长板就是会唱歌,短板就是相声说得差,他缺了岳云鹏的控场能力,控场能力就是催眠力,你看他在春晚的舞台上能把所有观众给调动起来,这是很了不起的,大师级的催眠力,刚出道的时候,岳云鹏控场力也不行,段子也不行,说白了,剧本不行,但是我看了他在辽宁卫视和这次春晚演出,我觉得他已经步入大家行列了,有真本事了,剧本也很不错,有新意,当然也有瑕疵,例如“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这个应该优化掉,段子太老,就起反作用了。

她说,你这么评价张云雷,你听过他说相声吗?

我说,就是因为听过,我才这么评价的,他说相声没有节奏感,如同背台词一般,整个人太紧,90%的时间是控不住场的,控场只能靠唱,而岳云鹏则不同,格外的放松,能操纵在场的每个人的情绪。

她问,要是郭德纲来呢?

我说,也不如岳云鹏,郭德纲相比岳云鹏而言,还是太正,要说春晚的舞台,其实只出现过一个王者,就是赵本山,没人能挑战他的催眠力,无数人看春晚只是为了看赵本山。

她说,今年葛优也演小品。

我说,等一会看看吧。

我们一直等到葛优出场……

蔡明、潘长江的小品还是太僵硬,有点类似机械舞,赵本山早期的作品也是如此,但是赵本山很快就改了路线,就是改为了自然风,相声界也是如此,为什么传统相声没落了?就是因为传统相声依然僵硬,而郭德纲和徒弟们走了自然风,就是把相声说成了日常聊天,没有节奏感,没有套路。

反而,更有杀伤力。

葛优参演的这部作品,剧本太弱,特别是后来翟天临上场之后,剧情转的太快,糟蹋了一帮好演员。

用比较时髦的话来讲,就是太尬。

能把僵硬变成自然,才能更加的迎合今天的观众,为什么?

因为,今天的观众接收到的信息量太大了,什么段子没听说?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自己觉得很好笑,而观众不笑的缘故。

早听过了,老段子。

若说搞笑?

抖音比春晚强多了。

抖音的搞笑,都是自然搞笑,就是不是刻意的。

所以,今天所有的艺术形式,都要软化,才有市场,这就如同我给作家提建议,让他们写的软一点,轻松一些,平话一些,结果还被批评了一顿。

结果呢?

现在,我们熟悉的作家,一部作品的发行量都不超过1万册。

什么概念?

没有市场。

大师们拒绝软化。

包括刘谦是怎么突然杀出来的?中国缺少魔术师吗?

一点都不缺。

但是,多数魔术师都是呆板的,按照套路出牌的,甚至全程是不说一句话的,而刘谦呢?仿佛就是朋友在酒桌上跟你聊天一般,当着你的面变了个魔术,没有规矩,没有套路。

这就是高手。

他也是打破了僵硬,输出了软化。

但是,今年刘谦的魔术很失败,因为网上流传出了一个视频,就是有助手在现场换壶,也就是说,这个魔术是集体魔术,在场的每一位观众都是托。

这样就有些尴尬了。

尬到什么程度?

抖音上那些玩视频特效的,例如一吹,车没了。

吕洁跟我争论了一会,她还是纠结于我评论张云雷说相声的能力有限,非给我科普张云雷有多么牛B,多大开始学评书……

我说,我看艺人表演只看两点,也许是职业缘故,我一是看剧本,二是看催眠力。

她问,那你觉得翟天临表现的如何?

我说,他那一段完全是多余的,若是我来使用葛优,我会选择让他骗到底,例如《天下无贼》里的角色,《天下无贼》的作者应该也不希望葛优被抓到,但是为了通过剧审,他必须被抓到,若是他逃跑了,剧情更合理,这就如同当年火炸天的《征服》,没有一个人希望刘华强死,但是编剧必须让他死,艺术性与正义性其实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可是我们非给扣上大帽子,于是很多原本完整的作品就扭曲了。

金庸小说的巅峰之作是什么?

有人觉得是《鹿鼎记》,有人觉得是《笑傲江湖》。

我个人觉得是一部不出名的小说:《连城诀》。

这部小说里,没有一个好人,有兴趣的可以找来看看,就是标准的人性大作……

金庸真正牛B的地方是什么?

他做了一个梦,还写了出来,然后全世界华人都相信了。

吕洁喊着去她家喝酒。

我不去,我们这里有风俗,就是一句歇后语,大年三十关上门吃饺子,都是一家人了,没有外人。

我们坐大厅里聊了一会。

她说,你总是说老百姓手里没钱了,为什么发红包这么猛?

我说,这几天我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就是都说没钱了,为什么突然这么有钱?!

她问,你感受到通货膨胀了吗?

我说,去年春节理发15,今年20。

她说,手里攒点钱,都不是钱了。

我说,中产阶级是最危险的,书上不是说了嘛,消灭中产有四渠道,加税、通货膨胀、创业机会、金融危机。

她问,前几天,我加了那个要买法拉利的小伙,你觉得他能买上不?

我说,能不能买上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事喊出来,他就成功了,至少让人关注他了,还有就是总有人会支持的,哪怕失败了,也是成功。

她问,我能众筹辆金翼不?

我说,可以,但是你要思考,你能给别人带去什么价值?从理论上讲,众筹金翼的成功率是远大于法拉利的,因为金翼只需要50万不到就可以上路,但是从你们俩人的成功率来讲,他的成功率是远大于你的。

她问,为什么?

我说,他一直在输出,让旁观者觉得他是一个有历史的人,有历史就会有未来,例如你坚信我活着就会继续写文章不?

她说,坚信。

我说,这就是认知惯性,你相信我了,我有个朋友叫陈辉民,他去年建了一个做空比特币群,当时比特币正在突飞猛进,他建了好几个群,里面全是各行业大佬,把我也拉进去了,包括薛蛮子也在里面,全程陈辉民也没说话,一年都没发几次言,只是提供了文章阅读链接,就是你们有兴趣自己研究,建这个群的目的只是让你们观战。

她说,那赚大了。

我说,从1万点做到了3千点,赚了3倍,今年呢,他又提出,想做一个翻1000倍的项目,若是有兴趣就请他吃饭,还是那句话,明年的今天再来论证今天的这个话题,他又解释了一下1000倍是什么概念?投1千博100万。

她说,像骗子。

我说,我跟任何人讲,第一反应就是骗子,但是我们俩交往了十多年,包括我全盘见证了他操盘的这些,我第一时间给他了999红包,我表达的意思是饭钱,其实我没想参与这些,只是鼓励,他提出,这样不行,必须当面请,我说那等我去南京找你。

这就是催眠力。

群上每个人都是有一定实力的,我在里面就算最弱的。

即便如此,大家纷纷靠拢。

根源是什么?

见证过了什么。

创业也好,众筹也罢,核心也在于这两点:

第一、剧本。

第二、催眠力。

倘若我说我要从南极跑到北极,拉赞助,有人赞助吗?

她说,没有。

我说,但是有人就这么跑了,叫李白跑地球,我每天都关注,你看看无数人赞助,包括一些大企业,根源是什么?他不是第一次跑,上次他还用150天从土耳其跑回了中国,他已经输出了自己的可信度,那么他再提概念,就无数人愿意支持。

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这点,很重要。

倘若,今天我去众筹一辆金翼,可能一天就OK,因为我用行动证明一点,我是一个很有毅力的人,我每年至少有350天在运动,也坚持每天看书写文章,那么我说我去做一件事,大家就会觉得我肯定能坚持下来。

恒心,已经成了标签。

还有一点,就是你的焦点很重要。

你是渴望那辆车,还是渴望成就一番事业,这番事业的道具是车,例如你想开着法拉利环游世界,你需要这辆车,那么你去众筹就很可能成功。

若是只是把焦点放到买这辆车上。

一定是失败的。

有梦想,你敢去追,你就发现,无数人开始追随你。

追随的根源,也是被你催眠了。

例如春节前,天成来我办公室,提出要在春节期间去西藏,去开光佛珠,这算梦想不?

算!

算挑战不?

算!

你要这么想,你敢吗?

一般人不敢!

我在球友里做了一个民意调查:春节期间,让你开车去西藏,给你30万,你干不干?

答案全是NO!

我也问了我父母,我的意思是我能否跟着天成一起去西藏,回来我卖卖佛珠,可能赚30万以上。

我爹坚决反对。

相反,你敢于突破,有梦想,就有人追随,我跟天成也是这么讲的,你做这个事赔不了,前期的成本无非就是让几大公众号在春节期间提提你去西藏的事,一个公众号1万红包,也花不了几万,但是你却把他们的粉都吸到自己手里了,这才是最大的价值。

曾经有一年,那时我才20来岁。

我特别希望有辆PALADIN,特别是花脸版的,当时我们这边日产4S店老板的儿子有一辆,全临沂有六辆,还动不动帮人家做婚车。

那时有辆PALADIN跟今天有辆奔驰G差不多。

在一场数百人的会议上。

我随口问了一句:我想买辆PALADIN,有没有人愿意赞助我?

齐刷刷的手,举了起来。

我说,我要现金。

有的去取,有的派同事来送……

这个事,应该很多老读者都在现场,这也是催眠力,就是大家能感受到我对这辆车的渴望。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叫我网络乞丐。

就是从这个事开始的。

后来,我又用类似的方式,买了几辆皮卡。

也是大家凑钱给我买的。

我能不能要辆法拉利?

今天,肯定能要到。

但是,不能随便开口,因为大家只看到了其一,没有看到其二,那就是我背后要付出更多,永远相信一点,层次越高的人,越不是傻子。

这些游戏,不能轻易玩。

因为是双刃剑。

绝大多数玩家,都永远消失了,不是说整个人不上网了,依然上,只是改了名字,不再混原来的圈子了。

这些游戏,都必须有个前提:只能赢,不能输。

而且还要有个前提,就是我本身有买辆金翼的能力,那么我再玩这个游戏就有意思得多,因为你不满意的时候,我随时可以退给你,无妨,不至于撕扯。

还有,就是看戏要看幕后。

不要只看到贼吃肉……

贼挨打的时候,也嗷嗷的。

骗局与奇迹其实是同一件事,其区别只在于结果,是成,还是没成!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56.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项目推送)

Q群:977659008(交流赚钱)

QQ:2848615374(广告投放)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广告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电脑挂机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