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找人傾訴

1786 人参与  2019年01月29日 12:24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騎友,年會。

我愁著喝酒,不想去。

主要是沒有合適的理由,除非去外地,可是我又懶得出門……

突然想起。

我買的輪胎到了,在途虎買的,本地沒有途虎服務點,需要去沂南,我帶上兒子就出發了。

上次去4S店,就讓我更換,一共6400元,我沒舍得。

在途虎便宜1000多塊錢。

平時,我帶孩子比較少,跟兒子交流的也少,類似獨處的機會並不多,不是我不喜歡跟孩子在一起,我也喜歡,可能總是有亂七八糟的事吧。

路上,我們倆在聊天。

兒子問我三亞好玩不?

我說,還可以,比較暖和。

他問,為什麼比較暖和?

我說,因為靠近赤道。

他問,赤道是什麼?

我說,就是一個蘋果,從中間切開,那就是赤道。

他說,那赤道要穿過南極與北極。

我說,不對,是橫著切,你的頭是北極,腳是南極,那麼赤道就是你的腰,懂了嗎?

他說,懂了,但是也可能腳是北極。

我說,對。

我們沿沂河大道一路南下……

兒子問,沂河這麼長,為什麼世界地圖上沒有?

我說,因為還不夠長。

他說,真希望沂河是咱家的。

我說,你覺得是,它就是。

在跟兒子聊天時,我發現他的知識儲備量是非常大的,從天文地理到人文自然,包括非洲一些動物的名稱,他比我知道的可能都多。

這些相對課本而言,都是無用的。

他儲備了大量的無用知識。

使我覺得都很驚訝。

真正的改變還不單純是知識儲備量的改變,而是思維模式的改變,他是標准的發散思維,跟我是一樣的,未來適合從事藝術創作,例如音樂、美術、文學,都可以的。

跳躍、發散。

基於這些,我和媳婦基本不關心他的學習成績。

因為,我們堅信不會太差。

他酷愛閱讀,前幾天大掃除,光他的書就整理了三千多冊,多數是讀過的,至少是翻過的,偶爾他還在網上直播讀書,小粉絲也非常多,這也是我對他的一種錘煉,從小要經曆贊美與詆毀。

這才是真正的童子功,這就如同我之前評價張一山,他與那些小鮮肉相比,成熟的狠,為什麼?

小鮮肉們沾沾自喜的,是張一山在娃娃的時候就體驗過的。

到過生日時,我兒子會收到各地的禮物。

是小粉絲的媽媽們給發來的。

經常有家長到我辦公室來交流閱讀事宜,我覺得還是有很多不同點,例如多數家長很重視國學教育,例如一天到晚給孩子聽國學,背《三字經》之類的,年齡再大一點的則是《唐詩三百首》,我們家從來不搞這些。

我覺得背了沒用。

我們給孩子選的書就一個特點:孩子喜歡讀的。

應該這麼講,國產繪本無論從故事性還是繪畫,與進口繪本至少有三十年的差距,我們講的故事還是那些老故事,什麼桃園結義之類的,不適合孩子讀。

進口繪本講的什麼?

單純的小故事,而且以動物為第一人稱。

不講曆史,不講人物。

我們家選的多是進口繪本,這個領域也曾經管控過,因為很多學者覺得這是西方文化對我們的入侵……

那是因為沒有對比過。

進口繪本對孩子的培養只是單純的兩方面。

一是思維模式。

二是生活習慣。

而我們的繪本著急輸入的是什麼?

對與錯,是與非。

科普一點,進口繪本不是說純外文的,也是國家正規出版發行的,只是原作者是老外,不光是我在科普這些,做教育的媽媽們多在做類似的科普。

別說孩子了,我都很喜歡看。

三個字最准確:藝術品!

文明本身是一種催眠,孩子從一出生就開始接受催眠,例如我們給起的乳名,這就是催眠的開始,所以作為父母,在書寫催眠程序時,一定要謹慎,要有國際化的視野,不要過多的輸入仇恨、是非,讓孩子內心少一些仇恨。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

爸爸媽媽離婚了。

媽媽帶著孩子,若是媽媽總是給孩子灌輸一種思想,你爸爸是個狼心狗肺的玩意,跟別的女人跑了……

那麼孩子內心的仇恨種子就會生根發芽。

而是應該反過來灌輸:爸爸媽媽都愛你,只是爸爸媽媽不在一起生活了,你是我們倆共同的寶貝。

也不能亂輸入,例如有了後爸以後,孩子跟後爸姓了,喊後爸為爸。

結果是什麼?

孩子的內心淩亂了,有了雙父親角色。

爸爸永遠只有一個,後來的都是叔叔或伯伯。

我曾經寫過,什麼時候我們能心平氣和地參加前妻婚禮時,我們的文明又進了一大步,因為其對應的是孩子也能平靜地對待這一切,不再仇恨了。

不傳遞仇恨,是教育過程中很高的境界。

多數家庭,都在傳遞。

最簡單的,手撕鬼子。

兒子坐我後面,系著安全帶,他略不開心:又不是高速,系什麼安全帶?

我說,要系,只要上車,無論前排後排都要系。

他說,媽媽不系。

我說,那我批評她。

去年冬天,也是在這條路上,有個面包車跟前車追尾了,副駕駛上的小朋友沒系安全帶,頭撞玻璃上了,血一直在流。

我沒敢在事故現場停,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把車子開過去以後,靠邊停好。

我拿紗布過去,幫著簡單包紮了一下,兩車司機都撞懵了,連120都沒打,我幫著打了個電話,然後我就走了。

孩子無大礙,很清醒,但是也要提防有內傷。

有時顱內出血是慢發作的,當時很清醒,過幾小時突然出事了,我們村就有一個,出了事故還把摩托車騎回家了,次日死了。

當時,我在想,家長犯了兩個致命的錯誤,一是不應該讓孩子坐副駕駛,二是不該不系安全帶。

這些意識,是需要一定的高度。

層次越高,對概率的敬畏心越重,大約十年前,我在上海樂購旁邊的一個洗車店洗車,就在萬科城市花園旁邊,我觀察到一個細節,高端車型已經裝有兒童安全座椅了,而且孩子是真的坐在上面,很規范。

而,今天,我在縣城也很少見到兒童座椅。

這就是差距。

教育、意識、眼界的綜合差距。

無知者,才無畏。

到了輪胎店,很忙。

我們在休息區等待,也有個跟我兒子差不多的小朋友,在看電視,這一點我兒子也跟別的小朋友不同,我們家有電視,但是沒有信號,電視只是個擺設,我都記不清上次開電視是哪年了。

偶爾,去我父母家會看一會。

但是也管的比較嚴。

兒子要玩手機,我摸了一個給他。

旁邊的家長過來跟我說,不能光讓孩子玩遊戲……

我答應。

實際上,我內心是不贊同的,我覺得孩子要跟上時代,既然大家都在玩,就允許他也玩,例如我兒子去遊學,跟深圳、上海的那些小朋友一起,他們都在玩吃雞,我兒子不會玩就顯得很另類。

允許。

偶爾,我也會陪他一起玩玩遊戲。

對於玩手機的時間之類的,我也沒有太多的管控,你喜歡玩就多玩一會,玩一會他就累了,去看書去了。

孩子為什麼抱著手機不放?

因為,家長管的太嚴了。

我之所以不允許家裏有電視,主要是怕孩子迷上手撕鬼子。

這家輪胎店生意很好,我覺得主要是老板好,穿的整齊,人也客氣,位置也黃金,黃金到什麼程度?相當於在萬達廣場開了個輪胎店。

所以,你說什麼賺錢?什麼不賺錢?

與行業關系不大,關鍵是人。

老板知道我是外地的,特意安排先給我弄弄,讓我回去,看我在網上買了一個149元的四輪定位服務,他覺得我花了冤枉錢,意思是若是直接在店裏買,不用100塊錢。

我說,平台總是要有點利潤的。

返程。

路上不斷有騎友給我打電話,問我幾點到,在哪桌?

我就給他們發位置,意思是我在沂南呢,未必趕得上。

哈爾濱啤酒出了一款賀歲款,線下渠道沒有,天貓和京東有賣的,也不便宜,我拿貨是比較便宜的,我買了一皮卡。

回家已經晚上8點多了。

我推測他們喝的差不多了。

但是,我也不願意進去,進去肯定要讓我補上幾杯,一喝就多了,那個一杯,這個一杯,一會就暈了,我暈了就容易發情,不合適。

到了酒店以後。

我喊小六子出來,他還是比較清醒的。

我交代了一下,我把酒卸在吧台,一會走的時候,凡是我熟悉的,一人兩箱,叮囑一下,這是懂懂送的,送的時候要低調,不要太聲張,要一切送於無形。

他說,哥,放心吧。

我就走了。

兩箱酒,不到100塊錢。

但是,很沉。

逢年過節,我都送,而且是批量送,凡是熟悉的,都會表示一下,每人成本控制在百元左右,我一般送30人左右,也不過三千塊錢。

他們會回禮嗎?

一般不回。

要回禮,我都會這麼來一句:我本身就是鑽石,什麼都不缺。

那不是打水漂了嗎?

不會。

感恩也是一種情緒,會不斷積累的。

每個人都有感恩心。

就是我做的一切,大家都記在心裏,只是不說而已,那我是不是有些太狡猾?擅長拍馬屁?

這裏面還有一個重要的點。

就是我送大家東西,是純粹的送,沒有任何目的的,我只是用這些表達一點,我們關系很好,我心裏有。

沒有別的意思,例如求人辦事之類的。

那不是我的風格。

我送,就是純粹的送,不需要給我發紅包,不需要給我回禮,甚至不需要對我說聲謝謝,我只是表達一點,我們是好朋友。

上次在海南,我跟東哥談了這個事,東哥在當地球友圈裏人氣非常高,他的做法跟我差不多,例如大家平時可能穿李寧的球衣,而他則送一遍阿迪或NIKE的。

這裏面有個最重要的點。

就是初心。

你的心不能有雜念,否則沒人敢要。

小六子十點給我打電話:還剩8箱,給你送哪?

我說,你分分吧。

他說,我要不了這麼多,我給你送回去。

我說,明天,送到我倉庫。

他說,行。

次日,我給准備了六箱景芝,待小六子過來送酒時交給了他,讓他給送去,六個比較重要的騎友。

比較重要的騎友有個共性。

騎車不怎麼行,也不喜歡湊熱鬧。

之前有人問過我,就是怎麼混騎行圈與羽毛球圈。

我說,騎行圈呢,要有陪伴心,因為真正牛B的人騎車都不行,你要能慢下來,有耐心陪他們玩,例如我喜歡收尾,收尾其實是個服務者的角色,而且能給人鼓勵,例如我最擅長喊的是加油,不斷地給他們鼓勵,他們紮了胎我給補。

而羽毛球圈呢?

則需要技術好,技術好了大家才願意跟你一夥。

一個需要耐心,一個需要實力。

慢,誰不會?

還真是一般人慢不了。

我自己並不喜歡串門,因為我愁著停車,還有就是怕別人拉著我聊天,一聊就是半天,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讓小六子去送,就沒這些尷尬。

而且大家也接納。

他是個很好的小兄弟,最簡單的一點,嘴嚴,是天性,不是後天科普的,後天科普怎麼科普?就是劉勝給朋友們洗腦用的:當面說真話,背後說好話。

次日的次日。

大紅姐電我:在哪,小董。

我說,在東一環喝茶。

她說,發個位置給我。

我發位置給她。

大紅姐是個女強人,兩地分居,老公原先在本地工作,後來上調了,目前在臨沂市區工作。

大紅姐做的業務很爺們。

加油站、采石場。

采石場是剛開始做的,拿到證不久,過去采石多是野采,她可能是看到機會了,就是這方面越來越嚴,就走了正規渠道。

當然,肯定也有不完善的地方。

開采這個行業是最講違法成本的。

什麼叫違法成本?

例如違法會多賺200萬,而罰款不過是80萬,那麼這個生意幹不幹?

肯定幹。

每個行業幹大了,都會計算違法成本。

就是把違法當成了一項成本去計算。

成功人士有兩個特點:

第一、信譽穩定。

第二、人格穩定。

我每次見紅姐,她都相同的狀態,如沐春風,身上並沒有傳統小老板身上的扈氣,也不騷,滴酒不沾,其實她是喝酒的,但是她只跟朋友喝。

她跟我談過一個觀點:做小生意,大家喜歡熱情一點的女人,做大生意,大家喜歡冷淡一點的女人,因為覺得你有原則,不喝酒,不唱歌,早早就回家了,看起來不近人情,其實更受尊重。

認同。

她到了,給我打電話。

她把一些年貨搬到我車上,其中還送了16個豬腳,新鮮的。

我說,我不吃這玩意。

她說,老人喜歡吃。

我問,進來坐會?

她問,人多嗎?

我說,幾個球友。

她說,上你車坐會吧。

我說,行。

聊了一些家常,把我批評了一頓,意思是總是破費……

我說,舉手之勞。

她問,今年生意怎麼樣?

我說,算了算賬,沒賺沒賠,若說賺了,就賺了我媳婦那點工資,我發給了她也等於發給了自己,肥水沒流外人田,應該有個20來萬吧,前天朋友送了我30萬,算是意外收獲。

她問,因為什麼送的?

我說,這個人是做餐飲的,我並不認識,2014年我在嶽父家,我寫了一篇文章,就是老砂鍋是我見過最火的飯店,超級貴不說,翻台率一流,相當於咱這邊的大酒店,大圓桌直接擺到馬路上,一桌上千,很快就翻台了,我每次去都需要預訂,而且只能訂馬路邊的。然後這個人就去參觀了,然後加盟了一家,具體是加盟的還是學習的我沒仔細問,反正是投資了500多萬,兩年回本了。又很巧的是什麼?去年牛哥喊我去投資一個餐飲項目,是一個正在擴張的火鍋品牌,類似七天酒店,就是我們只出錢就可以了,他們代運營,保證30%的年回報率,我是以調侃的名義寫的那篇文章,我的意思是若是真的這麼牛B,自己貸款做就是了,何必需要我們呢?牛哥的意思是管他行不行的,咱把北上廣深先占上就是了,我沒敢,這哥們又看到了機會,做了太原市場,應該是賺了一些錢,可能是出於感恩,前幾天要了我卡號,給了我30萬。

她說,有成大事的心。

我說,這裏面是有別的原因的,就是他寫過一篇文章,談自己做餐飲的一些心得,在一個懂懂讀者群裏分享了,這個群不是我建的,我也不知道誰建的,有16人加盟了他做的一個老壇酸菜魚品牌,應該也不叫加盟,就是培訓,一個人收3萬多。

她說,沒有無緣無故的愛。

我說,沒有傻子。

她問,接下來會讓你給推廣不?

我說,肯定的,他就是這麼規劃的。就是因為他那篇文章和帶來的收入,山東這邊的讀者,特別是濰坊圈子的,都開始進入餐飲行業了,就是找那些很火的店合作,然後全國招商加盟,包括跟著我的那個劉威,他也在做這個,這個東西比什麼都暴利,因為每個男人都有開飯店的心。

她說,我看你寫過一個做叫化雞的。

我說,也是濰坊圈子的,他光靠這個,一天5000元的利潤,幾乎每天都有兩個人過去參加培訓。

她問,那些店為什麼不自己招商?

我說,他們不專業,不知道如何推廣。

她說,還是你賺錢簡單。

我說,表象,其實背後都是挨罵的活,餐飲這個行業,外行進入一定是交學費的,但是每個人都很自信,勸是勸不住的,一直到虧的時候,才恨起我來了,覺得我與人家是狼狽為奸在收割他們。

她說,有空我給你看篇文章,需要5個小時才能讀完,我讀過以後,後背都發涼。

我粗略地一讀。

我問,這類文章是怎麼發出來的?

她說,說明上面有人關注了,允許的。

我問,你讀了有什麼感受?

她說,做生意真難,現在做生意真是腦袋拴在褲帶上,隨時會掉,真正的高危行業。

我說,本來就是如此,前段時間有個作家寫了一部紀實文學,但是沒發表,就是他觀察了當地富翁的興衰,可能風光幾十年,真正躋身到一個市的前50名後,命運就變得很無常了,自己都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了,真是風水輪流轉。

她掀起自己的頭發給我看:前段時間掉的,一片一片的掉。

斑禿。

精神壓力大造成的。

我問,咋了?

她一五一十講了自己辦的那個證,真正去開展業務才發現,各方面的阻力之大,遠超出她的承受能力,她低估了這些行業。

我說,前些日子我看了一句話,上層社會的人在某個點所承受的壓力,比老百姓一輩子的壓力之和還要大。

她說,真是。

我說,我看過一篇TED演講,裏面有個數據,每10個自殺的美國人中,就有7個是因為債務危機,而且都是很普通的老百姓,說白了,是他們不具有抗壓能力,我覺得孩子教育一定要加上抗壓能力的訓練,否則因為被老師批評了幾句或破產了就自殺了。

她說,真到破產時,自殺就成了很多人的選項之一。

大紅姐說了很多,從自己辭職到創業一直到今天,我發現一直情緒都很穩定的她也有小女人的一面,竟然哭了起來。

最後,她說了一句:這些,我也不知道該跟誰說。

我說,你該給我錢。

她問,還是有償服務呀?

我說,你知道最近有個很火的叫白馬會所不?就是男陪女。

她說,在新聞上看到了。

我說,我看過一篇手記,就是男生寫的,有次遇到一個客人,什麼都沒做,只是傾訴,從父母離異到四個前男友,聲淚俱下,哭訴了一晚上,後來他遇到過N多類似的客人,只是單純的傾訴。

她問,是不是你也一直是類似的角色?

我說,我沒有耐心,我不是很喜歡聽情感故事,幾乎每天都有人給我發長篇,就是講述與父母或與男人的事,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我頂多就是安慰幾句。

她說,她們發出去,可能就解脫了。

我說,可能吧。

她說,中國心理咨詢市場缺口太大了。

我說,是的。

她說,聽姐一句勸,開啟潛艇模式,好好讀書,好好寫作,少與社會人打交道,這是一個危機四伏的時代,你知道今年要錢有多難嗎?

我說,我感覺到了,你知道小L不?

她說,知道,那個開藥店的。

我說,她前天找我,說她爸爸生病了,要手術,差3萬塊錢,問我能幫點不?關鍵是我們倆沒有任何交集,只是一起騎過車,而且加了微信都沒多久。

她說,應該是騙你的。

我說,也可能是真的,但是我覺得找到我很意外,你怎麼弄不了3萬塊錢?房子可以抵押不?車子可以抵押不?爸爸有沒有兄弟姐妹?你有沒有兄弟姐妹?各類貸款這麼容易……

她說,這些,她都懂。

我說,我覺得太意外了,使我想起了來參加公益晚餐的小夥子,他是做金融大數據的,他的數據更誇張,他說1/3的人有不良信貸記錄,他的觀點是從外觀上看不出一個人是資產良好還是已經破產,我問他那怎麼看待借錢關系?他的回答是,絕對不借,因為現在借錢渠道太暢通了,能跟私人開口借錢說明已經走投無路了,不要低估一個沒錢的人對借錢渠道的研究,他們比我們專業的多。他說,有個同學為了跟他借錢,家人都死過好幾輪了。

她問,有數據支撐?

我說,有,次日還做過實驗,我不是有家售後團隊嘛,我們就隨機抽取了10人的身份證號,然後輸入,征信都是白的,但是在申請小貸時兩個被拒,說明已經在黑名單裏了,這個結果使我非常的意外,應該說是震驚,就是說,我們身邊人,很可能就在小貸黑名單裏。

小L朝我開口,其實就沒有朋友做了。

要麼,我給她錢,她不還了。

要麼,我拒絕她,她生氣了。

不跟朋友開口,已經是很高的境界了。

話音未落。

昨晚,又有個讀者問我借錢,也是父母生病要動手術。

我回了一句:為什麼一到過年,都密集手術?

她問,董老師是不是把我當騙子看待了?

我說,沒有。

她發了一系列的圖片給我,包括住院證明之類的。

這些,我都有些麻木了。

為什麼?

因為我做小天使投資時,遇到過好幾次類似的,不是出車禍了,就是孩子生病了,說孩子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

那我還能說啥?

小天使投資都是我精心選擇的,就是選一些有背叛砝碼的。

即便如此,違約率也不低。

回本以後,我連催都沒再催過,願意給就給,不給就算了,從這個角度也可以看出,這真是一個危機四伏的時代。

對於多數人而言,生意破產伴隨的是信譽破產、人格破產。

不是想撒謊。

是沒辦法,必須撒。

同樣的道理,當我們有了錢,我們這些看似保守的、忠貞的,也可能會出入天上人間或白馬會所。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50.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项目推送)

Q群:977659008(交流赚钱)

QQ:2848615374(广告投放)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广告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电脑挂机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