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不要,也罢!

2045 人参与  2019年01月28日 23:43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正在沂河大道上骑车。

电话响。

我看手表提示,米诺。

接了。

他问,刚才河边骑车的是你不?

我说,是我,你在哪?

他说,稍等,我调头。

待他过来,我把自行车倚在护栏上,上了他的车,主要是我穿的太少,并且已经被汗水浸透了,骑车时没感觉,一停下来受不了,太冷。

我问,来有事?

他说,过来看个食品厂,破产了,部分设备拍卖。

我问,一起晚饭?

他说,看你时间。

我说,我没事。

他说,行,电话联系。

我们应该有三四年没见过面了,上次见面还是一起去凯里,他赞助了我1万元路费,跟着一起,当时他主要做外贸,两个分类,一是婚纱,二是食品机械。

婚纱主要出口发达国家。

食品设备主要出口第三世界。

例如方便面机、饼干机,这些我们淘汰的玩意对于非洲那些国家而言就是稀罕玩意。

但是,从凯里回来,他就不搭理我了。

应该是有那么一丝怨气。

因为,他想要的,我没给予。

他想要什么?

他想通过我招徒弟,就是教人做外贸,一人收1万元,计划收60个学生,跟我对半分,也就是说,等于白送我30万。

我拒绝的原因是什么?

我隐约觉得,他不赚钱,不赚钱的人有两大直接表现:

第一、焦点分散。

第二、想搞培训。

为了减轻他对我的恨,我送了他一箱臻品蓝印,接近5000元,算是弥补。

后来我对他略有成见,为什么呢?因为我在网上发现一组照片,我揽着一个姑娘在KTV唱歌,这是在贵阳唱歌时他拍的,这个事使我对他启动了防御模式,就是我总觉得他内心有那么一丝阴暗。

当然,今天的我跟过去的我比还是有很大进步的,至少胸怀宽了,对这些事都不再介意了,谁爱发就发,对,那就是我。

骑完车,洗完澡。

我给他发了饭店的位置。

我问,要不要找几个人陪陪你?

他说,我不能喝酒,晚上还要回去。

我说,行。

我先到,他后到,他到了以后问我要车钥匙,我就扔给了他,我知道他应该是给我带的礼物,不过我又觉得他今天遇到我具有很强的偶然性,应该是临时准备的礼物,我也没多想。

我点了半只烤鸭,一鸭两吃,鸭架做汤。

一个青菜。

三个菜不合适,老板亲自帮我们点菜,老板说,要不?我送盘土豆丝?

我说,可以。

就座,米诺略紧张,这也是我不愿意一对一吃饭的缘故,很多人见我都紧张,紧张的结果就是忘记了吃饭,还有就是手会颤抖,我这么写大家觉得挺可笑的,见个小丑至于嘛。

至于。

很少有例外。

我就先跟他聊一些轻松的话题,例如老外来了,你是不是要请喝酒唱歌洗澡一条龙?

话题轻松了一些。

米诺以茶代酒,说了几句客套话,例如提前拜个早年之类的,我也这么客套了一个回合,他也是有点不好意思吃饭。

我说,你不吃我也不好意思吃,你多吃点,就当陪陪我。

他慢慢放开了。

我问,你平时不锻炼是吧?

他说,基本不。

我说,需要锻炼,我感觉你脸比上次见你大了一圈。

他说,是呢。

我说,还是要动起来,我实话实说,我觉得你脸色有些浮肿,看起来有些不健康,我还是建议去做个体检,开始运动。

他说,主要是没有爱好。

我说,可以挨着去试,打篮球呀,踢足球呀,打网球呀,都可以的。

他说,平时比较宅。

我说,去挨着体验一下,也许很喜欢呢?

吃过饭,去我办公室喝茶。

停车时,我把后备箱的东西顺便提到办公室,是两瓶梦之蓝3,酒盒子有些旧了,甚至有破损了,我看了看日期,2012年的,52度。

到办公室时。

我问了一句:这酒在哪买的?

他说,就是咱吃饭旁边的小超市。

我问,多少钱?

他说,800一瓶。

我说,有些贵了,太奢侈了。

他说,没准备礼物。

依我对酒水的了解,我觉得若真的是2012年的酒,这个酒值这个钱,若是假的,那么就被坑了,小超市是假酒的重灾区,特别是高度酒。

真假能分辨出不?

我的直觉是真的,但是渠道使我觉得假的概率又非常大,后来我拿给洋河代理看,他们也没分辨出,只说了一句,至少这个酒不是从咱手里出去的。(每个代理都认识自己的酒,他们在酒上都做专属暗记。)

我有些心疼这1600元。

但是,心意我收到了。

米诺说,我原本想年后过来找董哥商量点事的。

我问,什么事?

他说,我在社区开了一家米行,我给你看看视频吧。

这家米行的卖点就是新鲜大米,屋子里有个机械,倒入稻谷现场出大米,稻谷只做东北大米。

我问,是充卡办会员吗?

他说,是的,可以随吃随打。

我问,大米口感如何?

他说,相比市场米而言,那口感绝对是颠覆式的。

我问,生意怎么样?

他说,一个社区店,一个月利润稳定在2万元左右。

我问,是纯的吗?

他说,是的。

我问,怎么引的流?

他说,跟嫂子一样,也是做的鲜花团购。

我问,只卖米吗?

他说,米是重头,也有其它,例如进口水果、宁化府醋。

我问,你是想全国招商加盟?

他说,是的,一是咱可以提供运营经验,二是提供脱米设备,三是提供稻谷,稻谷是咱自己种的,在东北承包了3000多亩稻田。

我问,这个事运营多久了?

他说,接近2年。

我问,计划收多少加盟费?

他说,我这个加盟费可以收的很低,例如三五千,加盟费我不要,都给你。

我说,这些不是关键,关键是倘若开了店不赚钱,别人赔的可不是三千五千,赚了未必感激我,但是赔了一定怨恨我。

他说,你可以到我那里参观一下,真实感受一下。

我说,行,有机会过去。

他说,这个一年做个三五百家是很轻松的,你随手一写,我们只会给你加分,不会给你减分,不比你去卖酒轻松的多?而且也有格调。

我说,实事求是地讲,我现在要做的是求安全,就是一切可能在未来存在隐患的事,我都不会轻易出手,因为会成为黑历史。

他说,咱这个绝对不会的。

我说,我在上海读心理学认识了沛县一位大哥,他是做壁炉出口的,生意做的非常大,并且做成了一条龙,包括生物燃料、机械都是自己研发的,他曾经给过我一个建议,就是让我回县城做智能温控采暖炉销售点,然后配套做一个生物燃料生产工厂,因为这玩意跟水泥一样,就是就近配套物资,外地同行进不来,运费太贵,把本地做好以后,愿意做直营就慢慢辐射山东各县,愿意做加盟就辐射整个北方市场,我没做。

他说,现在各地都有类似的模式了。

我说,我说的是八九年前的事了,那时是萌芽状态,四五年后进入巅峰期,我没做,我们另外一个同学做了,做的非常好,这两年又差一些了,因为各地因为环保问题不允许烧炉子了,不说多了,哪怕一座县城吧,上千个炉子同时在烧,现在烧的多是生物燃料,因为只有生物燃料可以实现自动化温控,燃烧的全是你的利润……

我表达的有些凌乱。

我的意思是,从上而下的建议,非利害关系下,给出的建议往往是发自肺腑的,就是老大哥是真心想帮我赚点钱,只是我当时没有领会到。

所以,我一直都很内疚。

就是别人给了我一个金饭碗,我没捧住,说别的都是假的,根源是当时他提到启动资金至少100万,同学以为我有,其实我真没有,但是我又不想承认自己没有,所以就找了个理由放弃了。

米诺问,他做壁炉出口做的如何?

我说,我认为数一数二,具体我没问过。

他问,全是自产自销吗?

我说,是的。

他问,能认识一下吗?

我说,多年未联系,需要重新激活。

他说,你问问吧,咱可以过去给拜个年。

我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可以借此机会重温一下旧情,我们彼此有微信,可是几年都没说过一句话,都忙?

次日,我在微信上一问。

热情依旧。

约定,26号,晚上,见。

26号,我先去临沂市区接上米诺,然后直奔徐州,徐州需要先见个读者,这个读者很有意思,头衔很大,一箩筐。

很年轻,90后,办公室在一个孵化基地,半层楼全是他的,办公室搞的跟夜总会的VIP包间那么大,有个妹子在泡茶,但是这个妹子是自泡自喝,应该也是等他的。

我到了,90后没到。

我在想,懂懂都来了,你架子这么大?

说是堵车。

一会,从另外一个房间过来一个姑娘,应该是办公室人员,问哪个是董老师,招呼我们就座,泡茶。

我起身看了看90后的办公室。

办公桌很大,后面一排书架,书架上有很多世界名著,我一看就知道,全是假的,装门面用的书盒子。

书架下面有两张大照片。

一张有半米长。

一张是数百人的合影,一张是三四十人的合影。

这两张合影,都很有分量。

这小子还是搞了不少噱头的,一会互联网+,一会共享经济,一会农业O2O。

关键是,有人信。

每个城市,都有这么一个流派。

基本都是电影学院毕业的。

这类人,对我们而言,又有用处,就是他是场面人,例如我来了,吃他的,喝他的,他还很开心,并且会把各个环节给安排的很好,有点类似余木,所有人都讨厌余木,却没有思考过一点,他为什么在各个圈子里死不了?

因为,他有另外一面。

就是他很擅长朝上付出。

风风火火来了,90后未进门,笑声先传来。

很爽朗。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抱抱我:董哥,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关键是,人家说的没有半点虚情假意。

很真诚。

寒暄了一圈,然后他带那个自泡自喝的女生先出门了,五六分钟回来了,应该是打发走了……

我问,小嫂子?

他说,哪,我同学。

但是,看女生对这里的熟悉程度和对他的态度可以判断出,小嫂子的概率在9成以上。

米诺对这个年轻有为的青年很感兴趣,问他主要做什么?

90后煞有介事的介绍起了自己的业务,目标是要把江苏的农产品对接到天猫上,从产到销全程二维码追踪,主要服务江苏本省人民,未来辐射江浙沪,所有的都做到24小时以内配送到家。

米诺问,那会不会在各个社区设立便利点呢?

90后说,这是下一步,就是线下产品靠线上销售,未来再回到线下,线上只是起信息传递的作用,你看京东不也开始落地了吗?

米诺就谈了自己的米行,意思是未来可以一对一结合。

俩人仿佛遇到了知己,加了微信。

我在旁边说了一句:你们俩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我之所以来找90后,是因为三件事。

第一、我觉得他舍得为我们花钱,招呼我们吃喝玩乐。

第二、他前些日子买了我25箱酒,我觉得见他一面,算是买一赠一,因为他可以发朋友圈装B,不需要拍我照片,他很懂的这些,一般都会发一句,刚跟懂懂哥聊天,他说了一句XXXXX很有启发,给人的感觉我们俩是铁哥们。

第三、他有三幅范曾的字,让我给看看真假。

我们来的有些突然,字在家里,家又在市区,怪麻烦的,我的意思是你有照片吗?有照片我看看就行。

其实,我已经给他打了预防针,真的概率不大。

原因有二。

第一、是北京一个朋友去范曾家写的,并且一写写了三幅。

这把范曾想的太简单了吧?

第二、没有合影,没有收藏证书。

到了范曾这个级别的大家,其作品只要出手,至少是三样东西,由中介出具的收藏证书,范曾+字画+收藏者的合影、书画本身。

缺一不可。

单纯从表面看真假,范曾自己都未必分辨得出来。

因为造假技术太牛B了。

关键因素在于第一个,这就如同当年鉴宝专家到日照,有小伙说家里有唐伯虎的画,是爷爷收藏的,专家只问了一句,你爷爷是干什么的?

就是在家种地的。

专家直接回复,不用拿来了,假的。

为什么?

唐伯虎在他活着的时候就是大家,其作品是不可能流通到老百姓手里,只会在贵族手里传来传去。

鉴定90后的三幅字。

我把图片一放大,很明确的告诉他,赝品。

一是直觉。

二是印章。

字可以模仿的很像,但是印章一放大就有差别,这是一个范曾的常用章,百度上可以搜到他N多作品都使用的这个章,对比一下就会发现那些章都是同一枚,而这个虽然很像,但是细节上差别很大,假的。

90后说,我还想让这个兄弟找范曾帮我题个公司名呢。

我说,可以找我。

他问,多少钱?

我说,1千。

他说,这么便宜?

我说,你知道很多公司名是怎么题的吗?就是从百度里搜他的作品,然后抠的字,再重新组合起来,没有人会去求证,包括范曾先生本人都未必能记清,这就是为什么他的题字满天下的缘故。

他说,太棒了。

我说,你不差钱,应该弄个真的。

若是做个书画商,我觉得自己也挺出色的,只是我的长板太长了,才显得我别的领域太平庸。

中午,我们喝了点小酒。

主要是他们俩一见如故。

90后听说我们要去沛县,他也想跟着去……

下午3点,同学打电话问我到哪了?

我说,喝酒了,在徐州呢,准备找代驾过去。

他说,我派人过去接你。

我说,好。

一辆GL8,司机很清爽,非常有礼貌,任我们三人在车上吹破天,他也不笑,仿佛压根没听到,这素质高。

把我们送到了侨城大酒店,帮我们开了三个房间。

我们到了,同学也到了。

依然亲切。

他说,小董一点都没变样。

我说,老了。

他说,在哥面前还说老了。

我依次介绍他们俩,同学热情地握手,寒暄,身后的工作人员接着发名片,也给了我一张,头衔少了,用了一个“博士”,这个倒不是山寨的,他真是博士。

同学说,你们先稍微一休息,晚饭过来接你们。

我说,行。

留了一个工作人员在这边,他走了。

我们三人在这里斗了一会地主,工作人员全程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帮我们切水果,添茶倒水。

下午5点半。

GL8又来了。

带我们去了一家古香古色的饭店。

我们这边三人,他们那边三人,主陪我同学,副陪是个养狗的,三陪是工作人员,要求喝点白的,老酒,沛公家酒,紫砂壶。

同学说,这个酒不贵,但是很经典。

我说,咱少喝点,以聊天为主。

我跟同学还是蛮有共同话题的,聊了很多,关于生活,关于担忧,例如我现在突然觉得,钱可能随时变得一文不值,这种忧虑之前从来没有过,是最近几年才有的,就是我们所要面对的风险,不仅仅是我们自身风险,还有系统性风险,例如房市突然坍塌,股市突然崩溃。

不是没有可能。

我们该怎么办?

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我也突然理解了当年去漠河,老董被曹纪平一顿科普,接着拿1000万买了保险,美其名曰,保身价,就是你能保证你一直有钱吗?你能保证你的财富能流传到下一代吗?那你就需要在春风得意时买上保险,对抗各类系统性风险。包括后来的体检、投保,我是全程见证人。整个漠河行,曹纪平成交了两单,都是千万级的,曹纪平只做大单,每年都是山东省的销售冠军,应该蝉联20年了吧,没人能撼动他的位置,在这个领域,他就是个传奇,而且就是白手起家,他本身还是外地人,厉害不?!(更有意思的是,在漠河行之前我们去西藏,曹纪平要赞助10万跟着去,蝉禅拒绝了他,蝉禅说,若是他去了,咱所有人都会成为他的客户,无人能幸免,他就有这个本事!)

同学的观点是三点:

第一、要分散投资,例如贵金属、房产、艺术品、土地,即便是突然跟委内瑞拉一样通货膨胀也无妨,因为膨胀之后还会回落的,当一切理性时,该值钱的还值钱。

第二、要变有钱为值钱,藏富于他人。

第三、在春风得意时,储备粮草。

融资成本最低的渠道是信用卡,那么在我春风得意时要不要去办一些大额信用卡呢?以便于应急,就是自己即便突然倒掉了,也有再次站起来的启动资金,不至于开口求人。

同学认为,需要。

但是,有个前提,例如你现在能驾驭1000万,那么你的信用卡额度累计不要超过200万,就是说不要让信用卡成为你手里的肥肉,否则你自己总是惦记着它,你要忘记它的存在。

若是反过来呢?

你没有钱,而办了一堆信用卡。

那么,就离毁灭不远了。

办理大额的办法不是在网上申请,而是去营业厅找主管,把所有能证明自己有钱的资料都带上,有几套房,有几辆车,有多少存款,有多少股票,一一展示,这样获取大额度的概率很高很高。

过去的贫穷差距是0与100,现在的差距可能是-100与100。

我们又谈到了贫富差距的问题。

未来,随机性犯罪越来越多,例如绑架案、盗窃案,根源就是负债的被逼疯了,于是再次寻找下家。

我很喜欢看《天网》。

《天网》里10起杀人案至少有9起是与负债有关。

有个案子是这样的,有人在路边搭车,终于遇到好心司机停车了,上车后就把司机杀了,开着他的车拿着他的手机去绑架了一个熟人的孩子,然后索要赎金。

还有一个,一个人也是欠了很多债,就在酒吧门口找那些喝晕的人,然后搜他们的身,抢钱,结果对方苏醒了,拽着他不放,他直接把对方给杀了,在这之前他的一个做案目标是一个女生,那女生很聪明,急忙跑上车,把车锁了,此人拉车门没拉开,未遂。

其实很多人都没有上车锁门的习惯。

只要是在陌生的环境下,例如服务区,我上车第一件事就是锁车门。

越上层,安全意识越强,他们采取的都是物理隔绝,咋可能随便加个微信好友?压根不会给你机会的。

酒过三巡。

我把这次来的主要目的跟同学讲了讲,就是我这个朋友想了解一下咱这边外贸业务,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然后,同学跟米诺开始了一对一聊。

90后与工作人员一对一聊。

我只能与养狗的了。

我问,养的什么狗?

他说,肉食狗。

我问,是否跟养牛一样,需要办理很多手续?

他说,是的,甚至更严格,咱这边所有手续齐全,并且咱这边的狗肉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也着重保护、支持,沛县的狗肉有千年的历史了。

我问,狗肉好吃吗?

他说,今晚原本安排在我们那边的,但是X总(同学)说可能外地朋友有不吃狗肉的,怕犯了忌讳,就没有。

我说,吃不吃狗肉已经不属于理性探讨范畴(个人口味爱好)了,而是信仰问题。

他说,是。

我记得有个名人发了吃狗肉的微博,直接被围攻了,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是可以说但是不能做的,有些事是可以做但是不能说的。

否则?

挑战别人的信仰,随时灭了你。

他说,曾经有人扬言要来把我们工厂给砸了的。

我说,当年十字军东征就是以上帝的名义去杀戮异教徒。人一个人的时候是一个样子,一群人的时候又是一个样子。

同学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插了一句:集体无意识。

养狗的问了一句:怎么解释集体无意识?

我说,所有的传统、规矩,都可以理解为集体无意识,例如长大了就要娶媳妇,过年了就要贴对联,就是我们不假思索便以为然的行为模式,包括我们理解的对错、准则、道德,都是集体无意识。

同学说,这是直观表现,还可以再深一点理解,集体无意识由最原始意象组成,这里包含对神、对母亲、对黑暗,对雷电,对于男性女性的原始意象等等,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们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是显性或潜在的杯子爱好者么?

扯远了。

我们又交叉着交流了一会,就是我跟工作人员喝了三杯酒,简单的寒暄了一会,最后又跟同学喝了六杯,我敬了他三杯,他敬了我三杯。

他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我们未来想要的。

我说,正好反了,你现在的状态就是未来我想要的。

他说,那换换。

我说,好。

他说,我一直都非常关注你,应该说是忠诚粉丝。

我说,捧杀我。

他说,没有,真心话,了不得。

我说,我当真了,不过我会骄傲的。

他说,你不是写过嘛,内心骄傲才是有才华的真实状态。

我说,当时那句话是这么写的:我挺欣赏内心骄傲的人,而那些过于谦虚、亲和的人,无非有两种,一种是我还领会不到那种更高级的骄傲,另一种是真没什么本事且对你有所求,后者居多。

米诺不胜酒力,喝了酒之后,嗓门略大,跟养狗的辩论起来,就是关于狗肉能不能吃,因为他家养着狗,并且抓住了对方一个把柄,就是对方的屠宰场不仅仅杀自己的狗还杀收来的狗,米诺觉得这是纵容了偷狗行为。

米诺反复重着一句话:我家养了三条狗,要是谁给我偷了……

我觉得不大合适。

打断,提议,上饭,撤吧?

同学总结性发言,吃饭,回酒店。

约定次日去同学工厂参观。

我有那么一丝后悔带米诺来了,来之前我感触不深,真把他跟同学放在一起,真是云泥之别,同时他酒后的表现让同学觉得我太LOW,虽然我本来就很LOW。

次日,参观工厂我没去,因为我之前参观过。

工作人员带着他们俩去的,我在写文章,写完后我去同学办公室聊了一会,同学送了我一句话:羽毛长全不容易,好好珍惜,有时看你在文章里发广告都替你心疼。

我说,特定的阶段,毕竟要吃饭。

他说,你自己不是说了嘛,低欲望生活,不要总是什么都想要,只会使你越来越贪婪,还记得当时刘老师说的那句话不?

哪句?

任何一件你获得的东西都不过是你将来要失去的东西。

所以,不要,也罢!

本文由:凯恩(微信:caiens666)网赚博客原创,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49.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Q群:977659008 | 重点推荐(粉象生活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广告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电脑挂机赚钱

凯恩博客 | www.caiens.com | ©2016-2019

微信:caiens666 | QQ:2848615374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