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鼻青脸肿

1401 人参与  2019年01月24日 08:44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饭局,认识一师弟。

在XX单位。

我问,你认识孟XX不?

他说,我实习老师。

我问,他退休了吧?

他说,退了,现在偏瘫了。

啊?

孟XX是个老顽童,人很正,但是脾气怪,而且不区分对象,哪怕跟老大也是没大没小的,单位没人管得了他。

用另外一个朋友的话来讲,若不是老孟脾气怪,早当老大了。

他脾气怪是有原因的。

爹厉害,岳父厉害,媳妇厉害。

难道没有脾气怪的资格吗?

有!

我跟老孟是饭局上认识的,有人宴请我师哥,我师哥喊着我,宴请者是学生家长,老孟是对方喊来做主陪的,这场饭局我们俩臭味相投了,可以理解为一见钟情,成好哥们了。

他是个怪才。

特别是写黄诗,那是一绝。

他谁都敢调侃。

偶尔,他喊着他单位老大一起出来喝酒,那哪是老大,分明是小弟,而且他们在一起不聊正事,全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他们也想看片,但是不知道上哪看,觉得我应该懂电脑,非让我给找,我上哪找?

我这么纯洁,又不懂。

老孟能喝酒。

能喝多少?

啤酒,随意喝。

白酒,一斤起。

而且喜欢酒驾,他自己总是这么调侃,不喝点酒不会挂档……

那年,酒驾刚入刑,大家对酒驾还不是太重视,包括今天,大家依然酒驾,因为查酒驾的点很固定,绕开就行了,特别是女司机更肆无忌惮,知道不查女士。

这也是代驾在本地没有市场的原因。

上次我问过代驾师傅,本地有多少做代驾的?

他说,全城一共才四个人。

有天晚上,接近12点了,老孟给我打电话,说出事了,跟我说了一个大体位置,但是我没有第一时间赶过去,因为他肯定喝酒了,而且可能是有纠纷,若是我去了,很容易也卷进去,所以我第一时间联系了孟嫂。

孟嫂跟我讲:老孟已经去医院了。

我直奔医院。

老孟的头已经被打成猪头了,眼睛眯成一条缝了,已经开始挂吊瓶了,一是醒酒的,二是消炎的。

我了解到了大体事故。

他刮到了一辆奥迪A3,他自己不知道,继续开,对方追上来别停了他,可能是说话难听了点,他就动了手,他打人家,人家是两口子打他。

整体而言,老孟受伤更严重一些。

他喊我来不是让我去打架,而是去平息,两方面平息,一是酒驾,二是和解。

酒驾有两个方案。

一是先躲避,次日去自首。

二是代抽血,例如找我或找护士。

这个非常好操作,例如我提前抽了血放护士口袋里,现场抽老孟的血时,护士变魔术一般换上即可。

我不大情愿,但是也不好拒绝。

因为,我总觉得我未来是莫言,这些事会成为我的人生污点。

所以,我要积极去争取和解,不要让事情发酵,影响不好,要把整个事扼杀在萌芽状态,那么就第一时间打听对方的信息,家是哪的,有什么社会关系。

地方太小了,一打听,总有交集。

两口子是开孕婴店的。

是正经人家。

那事就好办了。

当晚,老孟从医院又逃跑了,跑到他一个亲戚家了,主要还是怕被抓去抽血,当晚没啥进展,只是应该彼此都知道了对方的信息。

次日,一大早。

我就去了这个店里。

两口子都在。

两口子一肚子火,发泄了一通……

两口子基本没有外伤,看不出来,精神状态也良好,给我看了他手机里拍的照片,车有轻微的刮蹭,我推测顶多200块钱。

我给他们看了老孟被打成猪头的照片。

我说,他这个年龄了,这个职位,咱还真的把他弄臭?逼他到绝路?让他请个酒,赔个礼,道个歉,可以不?

他说,我媳妇的褂子被他给撕了一个大口子。

我问,那衣服多少钱?

他说,800多。

我说,这样,2000块钱可以不?你那车基本没变样,打打蜡看不出来。

他说,不行,太少了。

我说,那我说个实在数,3000。

他说,我媳妇头还让砸得嗡嗡响。

我说,咱本身还开着店,也是希望和气生财对不?你想想老头多可怜,被你打的眼都睁不开了。

他说,他先砸的我。

我说,都冲动了,彼此让让步,可以不?

基本默许。

为了增进感情,我还让他村的一个师哥给打了个电话,这个师哥是某小学的副校长,在他们村还是有一定的权威性。

男人答应去和解,签协议。

老孟给我的方案是什么?

2万之内,立刻答应。

我觉得不能出价太高,越高,越容易出问题。

就要按照市场价来。

老孟是酒醒后,害怕了,想急忙抹平,越快越好,当天上午协商完就快12点了,去处理时下班了,老孟朝我嘟囔了一大顿,意思是夜长梦多,下午还不知道出什么插曲……

我认为不会了。

都说的好好了。

下午2点,我们约着在大厅集合,真的出现了变故,对方带着一个小伙来,这个小伙一脸凶相,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貌似也很会处理类似的事,在拿着协议看,这个协议是这么写的,就是签定以后不再追究对方的任何责任,就是一笔勾销了。

凶相在大声地读着:肇事?逃逸?应该抓起来……

要1万。

我起身解释了一下,这是朋友的事,我需要问问。

我出去打电话。

老孟是有能量的,但是这样的事他不能求助任何一个传统渠道的朋友,因为会发酵,他给了我一个电话,是他一个远房侄子,貌似也是混的。

但是,我突然觉得不合适。

会激怒彼此。

我觉得最好的方式是先放一放,对方也希望马上拿到钱,若是不能让他马上拿到钱呢?那么他们更着急,若是公事公办,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而且他们既然能来协商就有一个初衷,就是不砸老孟的饭碗,这是基本原则。

所以,他们不会选择公事公办的。

这样彼此利益最大化。

我打完电话回来,我说:这样行不?修车+衣服我们额外负担,另外给3000元,可以吗?我去车上等着,你们商量一下,觉得行就喊我一下。

十分钟左右。

凶相过来敲我玻璃。

我有点怕他,总觉得不像好人。

他说话跟面相还是有反差的,很温柔,先提到了一个细节,就是我们之前见过面,在电影院旁边的烧烤一起喝过酒,问我还有印象不?

我是丁点印象都没有了。

但是,他一说这个烧烤位置,我就知道是因为什么认识的,踢球。

我问,你是不是跟着杰子踢球的?

他说,是。

我说,那天我是后卫,3号。

他说,对,对,对!

我说,既然都是自己人,咱就把这个事抓紧解决掉吧,彼此让让步。

他说,一共给6000块钱吧。

我问,你们什么关系?

他说,我也不认识,朋友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帮忙看看。

我说,你让他们把协议签了,我再给钱。

他说,行。

我说,晚上喊着杰子一起喝个酒吧。

他说,今晚够戗,以后有的是机会,我跟杰子是老铁。

我说,我们俩是高中同学。

彼此留了电话……

协议这边老孟已经签好字了,对方签了就算完成了,凶相拿给我,我去完成后续步骤,算是圆满。

凶相既然出马,那么必然会加价,因为他有出场费,我推测500元左右。

后来得知,1000元。

即便是给了他1000元,对方也多拿了2000元。

我这边呢?

还要堵凶相的嘴,就在当天下午,我约他见个面,给了他500块钱,他不要不要的揣进了口袋里。

他就吃这碗饭的。

我特意叮嘱了一下,就是这个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他说,明白。

这个事最幸运的点有两个:

第一、对方两口子人不坏,素质还可以,应该是受过一定的教育。

第二、对方是开店的,不能把事做绝,否则也是自绝后路。

若是无业游民呢?

这个事,少了10万元解决不了。

小地方人,出了交通事故,一定会两个方向同时发力的,一是黑,一是白,你说是玩黑的还是玩白的吧?

我反复叮嘱我媳妇,再小的事故,也要停下来。

不要纠缠。

先报警,该赔赔,无非就是损失点钱,有保险公司承担,你何必去嗷嗷的?

嗷嗷的结果就是挨顿打。

然后事件升级了。

为此我写过多篇文章,提到了一点:高情商的重要表现就是不激怒别人。

激怒了挨打的不是你自己吗?

有次,我媳妇也发生了点小刮蹭,是行车过程中,是后视镜与后视镜刮到了,她直接没停,回家了。

这就是肇事逃逸。

警察叔叔要上门抓的……

我出面去解决的,让对方从早上8点骂到12点,就反复问我:你跑什么?

我说,不是我开的车。

对方就咬定是我开的。

而且是加速逃跑了,一看就是男人开的。

最后开了一个天价。

我买了单。

总不能真的把媳妇扣在那里吧?

生气吗?

生气。

但是有什么办法?

有错在先。

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逃跑,积极道歉,没人打你……

挨打都是有原因的。

大前天,我带队骑行,一辆车子停在路边,这本身是违停,我们减速通过,结果车子突然启动左转了,我是头车边躲边喊,后面的刹不急,就摔了。

我接着就生气了。

去找司机。

司机先是承认错误:对不起,我没看到你们。

我说,我们是一个车队,你咋可能看不见呢?

他说,对不起,我没看后面。

连着说了N个对不起,问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又是鞠躬,又是道歉,很是诚恳。

大家都提议,算了,算了。

这就是一个很标准的范本,承认自己错了,积极道歉,积极善后,先提议去医院,若是真的答应去医院,则要报警与保险。

很合格。

其实,作为司机而言,最危险的行为是停车后开门。

一不小心就秒杀一个人。

有个读者咨询过一件事,就是他停车开门把一辆电动车给撞倒了,电动车摔倒后让公交车碾压了,人当场没了,而且还是个孕妇……

我带队骑车的时候,总是跟他们科普,就是要提防路边停的每一辆车,他们都可能会是我们的杀手,所以要提前给对方预警,还要给自己留有足够的空间,包括车门打开的空间,至少要有这个躲避意识。

女人在这方面,天生迟钝。

总觉得男人是杞人忧天。

所以,摔倒的往往是她们……

处理任何事,我觉得都不需要找人,自己积极面对就可以了,包括在有次处理事故时,我也犯了类似的错误,找了一个高能量场的、体制内的朋友帮忙,其实是起反作用,原本很顺利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因为找人反而变得复杂了。

无非就是要知道对方的需求。

他想要多少。

你能出多少。

然后谈到一个中间价。

吴秀波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谈判案例,你要的超出了对方的承受范围,那么对方就会采取备用方案。

最初,赔人钱的时候,我心里也不舒服,会想一些很极端的想法,例如见了面会不会打一顿?我又在觉察自己的内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怎么也是读过书的人,应该跟这些原始的、野蛮的想法划清界限。

每个人都有报复心。

只是我们要合理地驾驭,扼杀在襁褓里。

记得我写过一个厂长不?生意做的还是很不错的,有个女工在生产线上把小手指割去了,小姑娘才19岁,就是农村丫头,连治疗带赔偿一共花了2万元。

厂长就觉得亏。

最终呢?

把她睡了。

值了?

老孟的故事,也有后续。

就是老孟事后找他们两口子道歉,一来二去,老孟跟女主人又有点故事,至于发展到什么地步,不清楚,我只记得一个细节,就是老孟从徐州坐火车回来,我问需要我接不?

他说,不用,小嫂子来。

我问,哪个?

他说,奶粉。

我就秒懂了。

这些,像不像编的?

后来,我跟老孟玩的少了,主要是他调到枣庄工作了,见面机会少了,自然就疏远了,感情还是有的,听说他偏瘫了,还是难受了那么一下下,我翻了好久才翻到嫂子的电话,问了问,老两口都退休了,定居枣庄了,姑娘也嫁在那边了。

他偏瘫与喝酒有直接的关系,一天两顿,天天如此。

把自己喝垮了。

当年,老孟是很欣赏我的,他觉得我的写作风格不受规矩所拘束,当大家都建议我去接受正规的写作培训时,包括标点、修辞、段落、结构。

老孟坚持NO。

意思就是随心所欲,跟说话一样去写作。

如今,我貌似也成了老孟,就是偶尔帮别人看看文章,提提意见,昨天刘胜给我看了看他写的复星年会,写了他见到了郭广昌。

我觉得写的不错。

但是,有两个小问题:

第一、不要动不动提到朋友开宾利或劳斯莱斯接自己,这应该是你生活的标配,若是你反复提到,就会给人一种初次坐飞机的感觉,起反作用了。

第二、不要提跟郭总合影的事,因为不熟的朋友才合影。

写文章要想格调高,就要去物质化,去名人化,可能写的依然是名人,但是不刻意,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不需要说见他们多么难。

不需要突出有钱,就真有钱了。

不需要突出有名,就真有名了。

要先建立格调,那么读者自然会平级对待。

一紫写的文章呢?

我觉得太水。

太水的原因有二:

第一、出场人物太多,没人记得住。

第二、全是自言自语,意思是今天收获很大,自己震撼很大。

那问题来了?

什么收获?

什么震撼?

没写。

等于别人看到你一蹦三米高,手舞足蹈地喊:我太幸福了,我太牛B了。

旁人觉得就是个傻子。

写文章要站在读者的角度去写,你要先问问自己,我写这篇文章是要告诉他们什么,当然这成不了大师,大师又进入另外一个境界了,就是我写我的,你们爱理解不理解,反正我就这么写。

那样的境界,一般人达不到。

那么,我们就需要反过来迎合读者,读者需要什么,我们给予什么。

说的直白一点。

文章没有养分。

读着没有想拍大腿的感觉。

你在文章里写听懂懂分享了写文章很有收获,你应该写写懂懂到底分享了什么使你觉得很有收获,你要带着你的读者一起成长。

绝大多数人写文章,写着写着就成了自言自语。

而且自己把自己感动了,我写的这么用情,你们为什么觉得不好看?

因为,你缺一门功夫,就是转述力。

还有,写作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你要一边写一边打基础。

什么基础?

基本的文学修养,词语、成语、诗句、段落……

都要学。

我给她布置的任务是每天一个成语,一句古诗,一段摘抄,一部电影,要数十年如一日,这修炼的只是基本功,让你可以信手拈来。

而且,是急不来的。

就是小火,慢炖。

初期写,有没有文学修养差距不大,写到一定程度,差距就非常大了,那你可能也好奇,懂懂写的文章也没啥文学修养,就跟说话一样罗嗦。

我?

其实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了。

就是又回到大白话了。

日复一日的写,能成名吗?

即便是把这些做的都非常出色,也只是具备了30%的可能性,另外70%靠的是天赋,就是你的思维方式、眼界经历,还有就是运气。

这些都是天赋使然。

前几天写的宁夏的那个姐姐,她不是为考美术学院复读了N年嘛,她参加过美院老师组织的培训班,也参加过电影学院老师组织的培训班。

她跟我讲,电影学院的老师都是不负责的。

我问,为什么?

她说,他们不教你具体的东西,就是让你自由发挥,遵循天性,可是我们要参加的是高考,是应试,那么这种理念就很害人。

我说,若是教成年人,这个方式是对的。

她说,但是美院的老师则不同,就是针对应试。

我问,是不是复读久了,人容易崩溃?

她说,不同的老师,不同的气场,不同的教学环境,有的培训班是静班,除了沙沙的笔声没有任何声音,数百人在一个复读工厂里,放个P都听着山响。而有的老师则是闹场,放着DJ,而且是那种很低俗的,女生去关上,男生再去打开,老师也抽烟,学生也抽烟,整个房间仿佛着了火一般,人在那种氛围下精神都是错乱的。

我跟一紫讲,你若是想成名,必须要按照明星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不能随意出镜,要建立跟普通人的物理隔绝,这样你才有可能成名。

例如她现在主攻自行车。

她参加骑行时,并没有身着像样的骑行服+头盔,跟农村老太骑车没区别。

我跟她讲,骑车是需要仪式感的。

就是你仿佛是参加的一场演出,服饰很重要,还有一点更重要,不要随意发朋友圈,你发的朋友圈都太LOW了,你骑着一辆装有后货架和大托包的山地车去骑行,太LOW了,掉价。

只要你出镜,必须是骑行服+公路车。

这东西,悟透是需要时间的。

你需要站在读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而不是站在你自己的角度去思考,但是,成名很难,因为无论骑车也好,写作也罢,只能是辅助,最终你能飞多高,取决于一点,就是你的绝活有多绝。

我经常跟她讲,你需要有一门手艺。

一门可以随着时间而不断加持分量的手艺,例如我昨天翻看邵昱皓的微博,跟我一样大,多幅作品已经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了,这就是未来的大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作品会越来越出色。

这就是上天给他的饭碗。

我们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

否则,就活成了普通人。

当然,大家反对的声音就是普通人有什么不好?

没啥不好。

只是,我们原本有另外一种可能,而我们没有去追求。

大家更多的只是想,不去干,而“天成”则是一个只干不说的人,自己本身在体系里上班,但是有一颗躁动的心,他也写文章,公众号主要针对本地,平均每篇文章有近万人阅读,就是说他在一个县城的阅读量跟我在全国的阅读量,持平。

他是一个学习能力超强的人。

学到,就去做。

前些日子,我们去海南,他在家没事,跑到了拉萨,去开光了几百串佛珠,配上照片,配上一封信。

卖光了。

秒卖。

尝到了甜头?

他请我喝酒,我喝多了,我说,你下次搞个1万串,去全国108家寺院,要突出艰难,什么艰难?

第一、时间跨度大,用五年时间。

第二、空间跨度大,走五万公里。

真到了卖的时候,什么都不用说,只需要把全程你发的朋友圈所用的文字+照片整理成一个册子就可以了,大家可以感受到点点滴滴,若是转送给朋友也是一个传说,这串佛珠不简单,一个叫天成的小伙用5年时间走了5万公里开的光。

可以不?

没有问题。

但是,1万串是什么概念?

哪怕1串100元的成本,也是100万。

而且还有5年的资金成本呢?时间成本呢?

昨天,天成联系我,说要见个面……

来了。

他想问问1万串佛珠该怎么操作?

他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想春节期间再次自驾去西藏,去开光1000串,这样来回跑一趟有30万的利润,是否可行?

我说,可行。但是有两点。

第一、这个季节,路上是否安全?人身安全是最高的成本。

第二、一千串可能要卖半年,是否有这个耐心?

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你真心想去开光,而不是单纯的做生意。

当然,这个事我是支持的。

亏本肯定是不会亏的,核心在于是否心诚,若是心足够诚,1000串很容易,我建议他去找一些自媒体合作,特别是女性读者比较多的,直接给1万元,只需要提一下这个事就可以了,留个微信。

你获取的不仅仅是销售。

更主要的是你吸了对方的粉。

甚至你第一年不赚钱都可以,例如把这30万全部用于公关,这个是需要有一定的见识高度,是你在区分是人值钱还是钱值钱。

你第一年,吸了他们的粉。

然后呢?

你可以一年做一次。

每年春节都去做一次转运佛珠。

以后就成了一个固定小生意……

我也帮天成广告一下,他微信:978388894

因为,昨天他送了我两瓶茅台。

但是,我降低了他的预期,因为我的读者都是高度理性的,对这些东西还是比较难消费的,不够冲动。

还是要去找那些女粉多的公众号。

当然,有个更好的办法,就是拉着这些自媒体一起进藏过春节,不要觉得春节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对于自媒体人而言,春节也不过是平常日子,只要你邀请,可能就答应,至少试一试,对不?

前天,在骑行群里谈起春节去哪?

我发现,大家都在纷纷躲节。

特别是群上的一些单身姑娘,都在讨论,去哪玩一圈呢?

肯定是被七大姑八大姨给逼的!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45.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项目推送)

Q群:977659008(交流赚钱)

QQ:2848615374(广告投放)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广告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电脑挂机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