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倒计时

1797 人参与  2019年01月23日 08:03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2015年,我们去阿拉善。

小加,青岛读者,他送了我一块手表,松拓2。

我连拆都没拆,随手就装到包里了,因为我本身戴着松拓2,小加看到也觉得略尴尬,意思是咋送重了。

从阿拉善回来。

我打开表盒,看到了发票,8000多。

我觉得太贵了。

被坑了。

实体店买的。

可能是配件贵,心率带、踏频器。

我急忙联系小加,问他能否帮我要到专卖店的联系方式?我想换个颜色。

很巧。

这个店的老板是他的一个客户。(小加是做美发工作室的)

把微信推送给我了。

老板是个女的,叫乌作,76年的,看朋友圈很有品位,全球旅行,本身在日企做高管,做手表只是副业。

我把情况大体一说。

我本身就是松拓的铁杆粉丝,一代二代我都有,那么我要这个二代没有意义,倘若我再送给那些不懂的人呢?他们又没有用处,我的意思是能否退掉?但是钱不用给我,等出来三代的时候,我再买个三代,可以不?

她算是比较爽快,答应。

我连发票一起给快递过去了。

我们就几乎断了联系,我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她是金领,又是青岛土著,有着绝对的优越感,还有过留学经历,而咱呢?

就是大屌丝一个。

过了差不多半年,她突然问我:能否借用一下你朋友圈的图?

我说,可以。

是一张我登顶泰山拍的海拔图,直接对着手表拍的,她觉得是个很好的广告,就拿去了。

因为借图这个事,我们又聊了几句。

她说,我发现你真厉害,每天都运动。

我说,还可以吧。

这也是我营造给别人的场,就是我不管做什么,都是日复一日,有很强的节奏感,只要关注了我朋友圈,时间足够长,一定会被催眠,一是耐力,二是实力。

有天,我去青岛出版社拉书。

在八大关堵住了,我顺便发了个朋友圈:1小时走了不到200米。

乌作突然联系我:来青岛了?

我说,是的。

她问,一起坐坐?

我问,您方便吗?

她说,方便。

我问,去哪?

她说,一会我给你发位置。

一家台湾料理店,一茶一坐,在星巴克对过……

比想象中的年轻,可能是没有生孩子的缘故,依然给人是大姑娘的感觉,唯一能看出年龄的地方,是脖子上有小皱纹。

胸不大,但是穿着低胸衣。

短发,很干练。

应该也不喜欢化妆,没有太浓的化妆痕迹。

那天,我状态不好。

还发着烧。

吃饭时,我话也不多。

我们俩的交集太少了,就那么漫无天际的聊几句,吃过饭以后,她问要不要去对面的星巴克坐坐?

我同意。

她去买,我没抢,因为我几乎没来过星巴克,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点,什么大杯小杯这个口味那个口味的,我都不懂。

她问,你喝什么?

我说,我没怎么来过,你帮我点个吧。

她说,行。

又坐了一会,聊到了我写的文章。

我问,您也看?

她说,每天看。

我问,好看吗?

她说,好看。

我说,别学坏了。

她说,你不是说了嘛,成年人是教不坏的。

我说,那也容易诱导。

她说,我只是很好奇,你写的都是真实的吗?

我问,哪些?

她说,全部。

我说,都是,没有杜撰,但是可能有移花接木。

她问,当事人看了什么反应?

我说,每个当事人都有一个敏感期,可能是时间敏感,可能是地点敏感,我会把这些规避掉。

她问,为什么不写纯真实的?

我说,2013年之前,我写的就是纯真实的,但是有个问题,例如每隔一段时间,我身边就会出现几个固定玩伴,若是太真实了,那么他们也会被无形的烙印到读者脑子里,那么当他们去收割我的读者时,我是无法防御的,一收割就是个狠的,就是因为出现了类似的悲剧,我才决定使用化名,其实目的就是预防一个真实的人物在我文章里过热,从而被批量收割。

她说,那是读者与他们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我说,爱屋及乌,他们是没有分辨力的,最终都会把账算到我头上。

她问,最惨的悲剧是什么?

我说,收割一两百万的这种,每年都有,算不上悲剧,但是最终可能会撕B,他们之间撕,然后再回头撕我,例如他曾经给懂懂送过什么之类的,我讲个最惨的吧,当时我还在青岛,你记得残奥会开幕不?刘德华还来唱歌了。

她说,有印象。

我说,有个女读者送了我一张票,我们一起去看的,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了刘德华,当时演出很多,刘德华是中途出场,他退场后,观众基本就开始退场了,我们俩看到了最后,那时我还没结婚,算是单身,女读者是已婚,孩子应该有个三四岁,她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丰盈,在酒店干人事管理,酒店就在崂山那边的一个别墅区里,具体方位我记不准了,晚上去开了一个房间,早上我就走了。

她问,然后呢?

我说,后来,她问过我,就是XX是你兄弟不?我说,不是。她给我看了他们的聊天截图,XX说跟我是铁哥们,曾经跟在我身边过。不久后她整个人就消失了,这期间我了解到XX在广西做什么项目,我觉得凶多吉少,我就问XX,这个女的是不是被你给忽悠到广西去了?他矢口否认认识。

她问,再也没找到?

我说,是的,到今天也没找到,我还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就是她家人已经默认她已经不在人世了,也做过失踪人口登记,家人也去找过XX,知道是被他忽悠去了,但是人就是没找到,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妈妈,不至于说连孩子也不联系吧?就这么没了。

她问,被忽悠去的读者多吗?

我说,我觉得应该不止她一个人,当时我还在QQ空间写文章,XX就是挨着加的那些点赞的、回复的,这么一个个挨着突破的,类似消失的还有一个男生,是前年的事,他在一个懂懂读者群认识了一个在澳洲打黑工的,这个群与我无关,不知道是谁建的,然后他跟着他去澳洲打工,然后就消失了。

她问,提醒有用吗?

我说,没用,你没看我隔一段时间就重复这么一句话:我没有朋友,我自己都未必靠谱,所谓我的朋友就靠谱了?

乌作背了一个运动背包。

我们喝完咖啡就沿海边步行,一直到八大关,那一片草地上,在草地上又坐了一会,她从包里掏出IPAD,放歌听。

聊了一些她的家事。

她单身。

我问,是离异还是?

她说,我不婚族。

我问,父母支持吗?

她说,支持。

她还有个姐姐,已婚,所以父母对她没有期望,你愿意结就结,不愿意就算了,父母送了她一套房子,她自己还有一套房子,有辆小车,不是什么高端车,10万出头的尼桑的那个两厢车叫什么?

我问,不结婚是因为对男人失望了?

她说,从来没期望过什么,哪来的失望。

我问,日本人是不是特别好色?

她说,是人都好色吧,他们来的时候,经常需要我去招待。

我问,需要安排一条龙吗?

她说,需要。

我问,这你也懂?

她说,负责买单,别的不干涉。

告辞的时候,握了握手,唯一的身体接触,手很软,我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就是白领范,使人不敢冒进。

又一次见面,是我去崂山参观羊奶基地,一个老大哥在那边做高管,我问乌作有空不?若有空我们就一起。

她有空。

心血来潮,我们决定坐坐公交车。

我N年没坐过公交了。

特别挤。

就把我们俩紧紧的挤在了一起,那趟公交车线路特别长,接近2小时,我觉得时间真短,咋这么短?

包括,她后来回忆,最幸福的一段就是挤在公交车上。

她是这么描述的:那天站在你面前抬头看你,感觉你的身高身材都真好,给人安全感……

我在青岛停留了一晚,她主动欺负了我。

总是嫌我不够大胆,从晚上10点聊到了凌晨3点,她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你是不是有毛病?还是缺心眼?你真以为是来找你聊天的?

欺负了以后,又没有交集了。

再见面,又回到了星巴克模式,见了面客客气气,连握手都没有了,仿佛压根什么都没发生过,是我不够专业?

也不对,她赞美过我。

她把当时欠我的手表也跟我结算了。

2018年,又见过一面,更客气了,客气到什么程度?她找我要本书都要给我钱,看似关系越来越疏远了,其实关系越来越近了,就是我开始欣赏她了。

有天,她给我发了一句:目前你是唯一一个不需要说太多就懂我的人。

前天,一群外地骑友在我办公室里闲聊,有骑友问:懂懂,你采访过这么多人,有没有真的能活出自我的人?

我脑子里第一个蹦出的人,就是乌作。

她真是按照自己想要的模式去活,她一直都在读书,不是咱理解的读书,而是校园读书,她给自己的定义就是80岁依然是个大学生。

还有呢?

全球旅行。

她收入也不算特别高,包括她做的这些副业在内,一年也就是二三十万,她为自己买了双份保险,500万的大病险,1000万的意外险。

可以这么说,她的人生是没有后患的。

可能用到钱的地方,她都提前做好了防火墙。

所以,她很平静。

而且她摘除了结婚、生子这两个人生选项,活的足够自私,足够从容,包括她自己也说,为什么不在私企或进事业单位?就是受不了那些人BB,而在外资企业,结不结婚没有人多问。

我们都怎么诅咒她:等你老了,你看看吧,绝对悲凉。

那是我们以为的。

也许,人家老了更从容呢?不需要为儿女操心,永远把自己当个孩子,等自己心满意足时,可以很安静的选择安乐死,还要做场人生告别会。

这种人?

是天性?

有天性的成分,包括我也是这样的人,但是我突破不了父母以及传统教育对我的催眠,我必须要按照他们给我的建议去走,包括我今天依然要找地方上班,也是为了满足他们的虚荣心,当然也可能是我的,我还写过一个更奇葩的例子,就是临沂有个做私立学校很牛B的角,包括我儿子也在他家学校读书,他本人是个大老板吧?绝对的,但是他平时的身份是什么?在另外一座学校,教书!

是父母的高度,允许了乌作。

爱孩子,不应该支持孩子的决定吗?

那天,我媳妇跟儿子在聊天,媳妇说,等你长大了,你可以选择不结婚,也可以选择结婚,可以选择跟男朋友结婚,也可以选择跟女朋友结婚,都可以的。

我在想,这话要是让我爹听到。

不把屋子给掀了才怪。

昨天,我在骑车,中途休息时我拿手机翻了翻邮件,发现傲雪发来一封邮件,傲雪是我一个读者,济南的,但是没有接触过,得了急性白血病,做过N次手术,N次化疗,2018年11月份被最权威的专家宣布:生命只有四个月。

她这封信,讲述了整个过程,包括她认识我的过程,自己治疗的过程。

我曾经义卖过一批书,捐给了她,另外也引发了很多读者捐款。

这个事,仿佛我很有爱。

说起来还是比较惭愧的,她并没有求助过我,是她的一个朋友,是我的队友,他算是极力找我,意思是你就帮一次吧,而且因为我的出手,这个队友对我的评价直线上升……

过去,我对这些事都是很冷血的,毕竟找我帮忙的读者太多太多,有的是老人需要救命钱,有的是孩子等钱做手术,都让人心疼。

但是,我疼不过来。

还有,就是我发动这些,对读者也是一种绑架。

所以,我都选择了NO。

对傲雪算是做了例外,我总觉得她情况特殊,因为她本身是我读者,而别人求助我的呢?多是远一层,例如老人或孩子。

我帮她的方式是拿我的书义卖,卖了以后款项给她,我拿了80本余华的《活着》,这算是臻品,300元/本,秒卖。

我把钱再转给她。

于我而言,我付出的并不多,因为我签书本身没有太高的成本,可能几千元就搞定了,是大家积极的支持。

还有就是一些朋友单独表示,几百的,几千的,上万的,都有,我没有经手,让他们自己联系的。

骑车时,我看到她发来的信,感觉整个人都压抑了。

我再算一下日子。

还有两个多月了。

一个人,就这么被宣判了,被上帝无情地抽中了,而我们又无能为力,孩子还那么小,我在想,若是她愿意,我和媳妇可以为这个孩子做点什么,例如可以供孩子到成年。

特别难受。

我停车,给她转了6666。

她拒绝了,意思是已经拿的够多了,不要了。

我把信发到了朋友圈。

很多朋友又联系我,劝我应该去见见她,哪怕送人生最后一程,大家还把钱转给我,让我给带过去。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见。

唯有祝福吧。

读者里还有两个女生,也是类似的情况,一个叫四月天,她得的是草原病,专业术语叫包虫病,就是因为放牧而得的一种肝脏疾病。

这种病,只有乌鲁木齐或拉萨能做手术。

因为,那边是高发区。

她做了肝脏移植手术。

我跟四月天还是好朋友,理论上我应该帮帮她,但是她没有提出,我也出于保护读者的自私心,没有发起。

现在手术康复的很好,已经回到工作岗位了。

但是,需要常年服药,一种抗排异的药。

她手术之后,大约有一两年我没敢联系她,连她QQ空间和朋友圈都没敢看,因为我总担心突然定格在了某一天。

因为她不止手术了一次。

而且是如此大的手术。

总觉得凶多吉少。

有天,我无意刷到了她的朋友圈,我主动给她发了个红包,她退回了,然后说了一句:今天是我生日,第一次读你文章,也是我生日。

说了很多,例如我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之类的,说抗排异的药有副作用,就是容易失忆,她生怕忘记我当时对她的鼓励,其实我也忘记了我当时跟她说过什么。

我问,现在整体恢复的如何?

她说,整体不错,就是头发白了一些,我去问医生,医生觉得一切都是正常的,在医生看来,我们这些做移植手术的人,不抢救就是正常的,另外我现在也比过去乐观,因为对于我们这类人,每一天都是净利润。

还有一个,叫欢,她是多种癌并发,给我看了手术照,一般手术创伤都是比较小的,而她的仿佛在肚子割了大半圈,我把这张照片拿给我医生球友看了看,球友说,还没见过这样手术的。(左腹膜巨大肿瘤、肝脏、胰腺都有转移)

最牛B的地方是什么?

她好了。

之前她还有糖尿病、高血压。

也好了。

正是这种反差太大太大,所以我拒绝相信她,在她生病之前,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我一直都觉得她是智慧型选手。

但是,我总是无法相信这些。

关键是啥?

她谈的很多东西,上升到了分子、质子、电子、粒子,甚至用到了吸引力法则,就是一切都靠信念,有那么一丝玄学色彩,私下还跟我谈课程推广。

那么,我就容易上升到阴谋论。

包括当年我写的那个抗癌斗士娜娜,很多人都找我要她的联系方式,其实我再也没联系过她,我也不知道她今天状态如何。

我没敢联系。

这个欢呢?

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解释她的课程:推荐你去优酷看一个视频吧:信念的力量,新生物学的启示,我的课程,第二课的内容就是来自那个视频,我们的感知决定我们的基因表达,疾病来源于压力,其实现在很多人癌症都康复了,主要原因就是心性和生活习惯改变了,没什么神奇的,但是要让一个人心性改变是个大工程,得用科学告诉他他所有的遭遇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就没有抱怨生活的理由了!再告诉他一些自己缓解压力的方法和健康的饮食习惯就可以了,这就是我的课吧。

若是她的病是真实的,康复也是真实的。

那么,这个课程真是无敌的。

她给我看了几次复查结果。

的确是正常的。

她这种想讲课太简单了,直接现场讲,把上衣一撩,让大家看看刀口,再看看当时的诊断证明、手术记录,再看看今天的复查结果,别说一节课几百块钱了,就是几万也无数人报名……

我发了傲雪的那封信后,欢联系了我:董老师,我来帮她吧。

我问,怎么帮?

她说,免费听课。

我说,不要免费,免费说明不用心,这样,我替她把学费交了,你认真教她。

她说,这个东西核心在于信。

我给她转了2000元。

她拒绝了。

是不是真的先不说,先相信是真的……

出于感激,我把她写的那篇文章在朋友圈分享了,之前她找过我,我是拒绝的,这次我是主动的,我觉得她内心是有爱的。

这篇文章是《一个绝症患者的自白》。

我分享完了以后,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不安,因为她在文章最后推广了自己的收费课程,就是自己是如何康复的。

我把文章也发给了球友医生。

医生给我的答复是:若是真的,只能说是奇迹。

我分享完了以后,没一会,就N多人评论,更多的人是质疑,意思是引导别人去信这些邪乎的东西?不是误导吗?

我又删除了。

接触这些多了,我觉得,对于成年人而言,要有接受变故的心理准备,上天每天都在随机抽人,我们都是待选者。

一旦疾病来临。

我们是否能应战?

心理是否准备好了?

资金是否准备好了?

若是没有,还是需要买一些保险。

我们天天在提防癌,其实癌症发病率最高的因素是:概率!

天天运动就不得癌了吗?

李宗伟,还得了呢。

逸子,本地姑娘,给一个土老板做情人,是以恋爱的名义,吴秀波事件爆发后,对她冲击很大。

这个事呢,不同的人不同的立场。

男人可能站吴秀波。

女人可能出于讨厌小三的原因也站吴秀波。

而很多爱着大叔的姑娘呢?

则站对立面,觉得油腻大叔都是人渣,不值得这么用心去爱。

逸子也在跟油腻大叔闹分手,关于分手费在扯皮,男人被吓的藏起来了,见面不见,电话不接,她又开始反思了,是不是自己吓着大叔了?其实自己不是为了要钱,只是要爱。

可是,男人害怕了,就是不见了。

她给我发了一段信息:圣母情结是女人的致命伤,开始是为了爱,后面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为钱,到最后就是自己感动自己,可是对男人来说,既没有新鲜感也没有刺激完全是束缚。

我给她的建议就是,恋爱,还是要跟同龄人进行。

大叔的成熟、稳健、潇洒,还有花钱不眨眼,对于小姑娘们而言,太有杀伤力了,但是,大叔不属于你们,属于大婶的。

大志带着几个小伙计过来骑车,他们是先去大理骑了一圈,然后飞到了我们这里,决定再在这里骑一圈,由我陪着骑。

恰好,这里还有几个环海南骑行的队友。

就一起了,共11人。

晚上,一起吃了个饭,饭也吃的比较匆忙,大家初来,略紧张,没怎么交流,我的意思是饭后,你们去我办公室喝喝茶聊聊天,我回家写文章去。

我平时是早上写。

因为次日早上要骑车出发,所以我必须要提前。

约定次日8点半集合,9点准时出发。

最终出发时已经接近10点了。

我怕大家等我,我8点就到集合点了,就这么等了接近2小时,关键是大志本人都迟到了,我略不开心,我表达了一下我的观点,我觉得做旅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纪律性,因为纪律保证的是安全。

我们说几点就该几点。

你看蝉禅组织的旅行有迟到的吗?

事前先把规矩定好,迟到就是1000块钱。

绝对没人迟到。

出发。

新来的几个小伙伴,算是新手,骑的比较慢,为了防止距离拉的太大,我在领骑的位置上把速度压在了20以内。

即便如此,也能拉很多很远。

每走几公里,就停下等一等,然后我把速度再次往下压,依次压到18,15。

队伍慢慢紧凑了。

一紫在我后面,她把我超了,单飞了。

再次遇到时。

我批评了她。

我说,我体力比你好,骑的比你快,为什么我没有骑那么快?是因为咱是一个集体,不该出现单飞现象,你这种行为若是在俱乐部骑车,只要出现一次,马上就被开除了,因为你挑战了领骑,挑战了权威,何况你脱离了队伍就脱离了保障车对你的保障,你的事故率会大大提升。

还有什么?

你知道今天主要任务是什么吗?

翻过一座大山。

这座山是在32公里的位置。

而我们现在刚出发,你上去就这么用力,那么到爬山的时候,你一定会掉队的,因为你用完了储备力量。

你要有统筹计划。

不能只看眼前。

跟着我骑车的这些日子,她出过一次小事故,好在无大碍,她平时在家骑车连头盔都不戴,也不穿骑行裤,就靠这些还想成为骑行领域的网红?

连门都没有。

因为,你不敬畏概率。

概率就会来收你。

我属于极度小心谨慎的人,即便如此每年也会摔车,而且伤的不轻,若是不戴头盔不戴手套。

那,只有一次机会。

与年龄小有关系,天不怕,地不怕,不像我们这个年龄,什么都小心翼翼,不再去挑战概率了,服了。

她计划每天30公里,一直骑,成为标杆。

我说,你知道吗?曾经喊着每天骑行50公里的,没有一个人完成,包括我自己也挑战失败,因为50公里需要2小时,每天拿出2小时来骑车?听起来仿佛也不难,实际上非常难。

你知道50公里是多远吗?

所以,你要降低强度,例如每天10公里,这样可能很轻松就坚持下来了,10公里也不过是20分钟的事,你要输出的是耐力。

而不是三分钟热度。

你知道老年人为什么能坚持下来吗?

因为,他们都把这些当成了反向化疗,就是可能现在还没得癌,但是为了防止得癌,把每天的骑行任务当成了化疗针去打。

所以,格外的持久。

除了续命外,还有一种也可以坚持,就是喜欢。

就如同村上春树所说:喜欢的事儿自然可以坚持下去,不喜欢的事儿怎么也坚持不了。

我摘抄了村上春树一段采访送给了一紫:

记者问:您是怎么给自己鼓劲才能每天坚持出门跑步的?

村上春树:天气有时会太热,有时太冷,有时又太阴沉。但是我还是会去跑步。我知道,假如我这一天不出去跑,第二天大约也不会去了。人本性就不喜欢承受不必要的负担,因此人的身体总会很快就对运动负荷变得不习惯。而这是绝对不行的。写作也是一样。我每天都写作,这样我的思维就不至变得不习惯思考。于是我得以一步一步抬高文字的标杆,就像跑步能让肌肉越来越强壮。

一点点加分的小习惯,倘若可以日复一日,都可以使你不再普通!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44.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朋友圈很精彩)

Q群:977659008(加群交流有意思)

QQ:2848615374(广告对接业务)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