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高中同学

2809 人参与  2019年01月22日 14:34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老七,高中同桌。

成功人士,大背头一丝不苟,戴个金边眼镜,有专职司机……

给我打电话,说要回来一趟。

问,有哪些同学在这边?

我说,你到群上喊一下。

他说,我不知道哪个群,你在里面@一下我。

我说,行。

他说,要是我不在群里,你拉我一下。

我说,行。

他是场面人,一安排就是大桌,吃一场,喝一场,唱一场,每次聚会都如此,不折腾到凌晨两三点不算完。

我每次都喝很多,但是都没醉。

可能是同学们在一起,心情好。

为什么老七连同学群都记不清?

这是有历史原因的。

一是文理分科。

二是留级复读。

他自己就感叹:我在高中读过九个班。

你想想,他有多少高中同学吧?

如今,高中留级复读的人少了,我们上高中时,一次性能考出去的极少极少,凤毛麟角,多数都要复读一年,乃至三五年。

复读的方式也很多,若是成绩还不错,那么直接复读一遍高三即可,若是对自己没信心,干脆从高一回炉。

我不喜欢上学,高考结束当天我就把书当废品卖了,我看着书就恶心,咋可能再复读呢?考不上无所谓,我打工就是了,反正就是不喜欢上学。

中途,我还有一段逃学史。

跑到工地上去打工去了,就是想赚钱买大摩托车,我爹就打,我娘就骂,我村有个权威人士,算命先生,盲人,很神奇的是什么?你从他家门口路过,不用说话,他就知道你是谁。

我爹我娘就押解我去了,说让我听他的,若是说我命不好,就允许我不上了,若是说我命还可以,就必须上。

目前,我唯一觉得算命有那么一点点靠谱的,就是那次。

先生掐指算了一圈,直接说了一句:这孩子正在犯逃学……

靠!

高中,我成绩并不好,最后一轮模拟考试我考了全校707名,当时专科线模拟到700名,我们那时,考上专科也算考上。

二姐看了我的成绩,给我爹打了个电话,意思是我弟弟若是发挥好了,能考个专科,还是准备复读吧。

结果呢?

逆了天。

我考了第三名,超了本科线39分,39分能买多少糖?

都怀疑我是抄的……

高考还能抄吗?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吧?

据说有,我有个骑友,他比我高五级,他复读了一年刚过专科线,他自己觉得委屈,平时考试成绩都是前三名,但是一到高考就白搭,为什么呢?是因为老师安排他让后排的学生抄,影响了自己的发挥。

我问,高考真的能抄吗?

他说,不说了,说多了对人家不好,反正就是因为这些没考好。

否则?

今天不会在县城工作,也许在济南或北京了。

可惜了,可惜了!

今天,我们这些都是奔四的人了,混的如何呢?

准确地讲,很少有人能跳出我们原有的阶层,绝大多数依然在基层工作,还有不少成了劳力工作者,包括一些曾经学习成绩非常好的,现在也出国打工了,每次同学聚会,我都在心里感叹一次,父母的高度是孩子的起点,同时父母的眼界又是孩子的天花板,我们跳不出父母给我们框的笼子。

老七这种呢?

学习成绩不行,但是父母基础好。

所以,他有钱是必然的。

家族遗传的。

老七喜欢大场面,喊了N个班的同学,凑一起了,这样其实很尴尬,就是我们跟他们并不熟悉,彼此都放不开,唯一的交集就是老七。

我去的时候已经是接近10点了。

他们还没结束。

类似的场合,都是公务员同学的天下,高谈阔论,指点江山。

我找了个偏僻位置坐下。

刚坐下,就有同学给我发私信:人太多了,我们换场。

于是,我们又转场了。

前几天,我带队去沂河大道骑行,在一个十字路口,前面有车,我喊停。

当时,天色已晚。

对面突然传来了清脆、喜悦的声音:师兄!

她跑过来了。

我说,我包这么严实,你怎么知道是我?

她说,一听声音就是你。

我问,回来过年?

她说,放假了,过来看看我妈。

我说,我先走了,这几天你若是不走,微信喊我,我请你吃饭。

她说,我请你。

我说,行,再说吧。

我们就走了……

一紫在我后面,她感叹:你原来真的有这么多师妹呀?

我说,真的。

第三天,师妹找我,送了我一提茶叶。

是券,600块钱。

需要自提。

我说,这个做的高明。

她说,我也不懂,别人送我爸的。

我说,你爸总是贪污。

她说,我爸倒是想贪污,没机会。

师妹的父母都是高中老师,她高中复读了一年,考入了山师,毕业后在青岛工作,教初中语文,这两年又跳进了私立学校。

聊起了父母的高度是孩子的起点。

她谈到了教公立初中时的经历,家长贫富差距非常大,有的家长可能就是街头卖菜的,有的家长可能是大老板或大领导,这些都映射在孩子身上。

贫与富,在大人身上其实不明显。

无非我是体力劳动者,你是脑力劳动者,你开宝马我开捷达,都很幸福,但是这种差距若是映射在孩子身上呢?

就很刺眼。

有的初中毕业就必须回老家去参加中考,又回到了父母的轨迹。

有的呢?

初中毕业已经开始申请英国的贵族高中,并且为了面试加分已经开始了疯狂的打卡模式,例如去非洲做志愿者,去欧美游学,等等。

大人,我们总觉得定型了,天赋,经历,机会,造就了今天的差距。

而孩子呢?

就觉得特别不公平。

因为,都是璞玉浑金。

只是有的有机会被打磨,有的没有机会。

使我想起了蝉禅,这也算是从最穷地方走出来的,大学时曾经给哥哥打电话,说自己几顿饭没吃了,想要点钱吃饭。

一会又打电话,说,不用了。

就穷到这个地步。

这也直接导致他成了我们这群80后里事业心最重的,最拼命的,不知疲倦,而且不断地归零,例如他在济南有房子了,落户了,有三个娃了,而且还有大别墅了,但是他毅然清零,只身一人跑到上海去打拼,如今在上海买下了整栋办公楼。

当时,他过来找我,我问他,你为什么这样拼?

他说,我想给孩子们把起点再推高一点,争取把他们都变成上海户口。

类似的角。

极少。

多数人,都会继续父母的轨迹。

所以。

我儿子学习再努力,再刻苦,若是我的高度不发生变化,他也很难有所成就,因为他的天花板被封住了。

若是我成了莫言呢?

他有两个结果。

要么,不如我。

要么,飞更高。

我们看一点就知道了,今天活跃在舞台上的这些人,其父母多是莫言……

真正野蛮成长起来的独苗?

太少,太少。

刘强东算一个。

王宝强算一个。

还有谁?!

师妹送我的茶叶券,让我顺手又送给了一个球友,他喜欢喝茶,又懂茶,那么他可以自己去店里选。

我觉得发明券的这个,真是高手。

解决了茶叶作为礼品属性最难的一点,就是价值标定,同样是一提茶叶,可能是100,也可能是1000。

这玩意定价弹性太大,而且不能光看品牌。

我记得我卖中粮茶叶时,曾经去报社一位记者家,她拿出了好茶招待我,是中粮的生普,她为什么理解为好茶?

至少是名牌,大品牌。

实际上呢?

这个茶拿货39,零售99。

对茶店而言,现金券还有两大好处:

第一、客人必须来,只要来了,就可能建立链接。

第二、现金券有沉没的可能,就是永远都不会被使用。

我觉得这个现金券做的是比较讲究的,有点类似存单,手写的数字,字还比较好看,有老板的私人印章,还有公司印章,给人的感觉很厚重,沉甸甸的,放在一个礼品信封里,便于转送。

真是高手!

若是我在本地开一家茶馆,我也会这么做的,这个思路真的很棒。

临近年关,找我买酒的人越来越多。

酒,早早就卖光了。

刘胜提议,让我再进点货。

我没进。

因为,我们这边放假了。

前天,又来了几个骑友,也是一起环骑海南的,我预约了私人餐厅,就是每天只接待一桌的,我抱了六瓶酒过去,两瓶是狄士美,三级庄,四瓶大红马,大红马都是酒标略有瑕疵的,淘汰下来的。

先喝的狄士美。

全球61家列级庄,又分为五个级别,例如拉菲这种就属于一级,可以理解为国内的茅台,狄士美属于三级,可以理解为梦之蓝,最低等级的为五级。

这61家,为知名品牌,全球知名。

这两瓶酒还是有渊源的。

刘胜给我发了两托列级庄酒,其中主要是狄士美,进价是305/瓶,就是他的成本价,他建议我卖788元/瓶。

当时是夏天。

从上海往这边发货,我的建议是发恒温。

刘胜认为没事。

结果这酒全部出问题了,就是酒塞出现了渗液,当时刘胜跟物流公司有协议,就是渗液也理赔,那么这些酒就全部由物流公司来处理。

大红马,是刘胜代理的一个品牌,非知名,应该这么讲,除了我们熟悉的61家外,基本上都是类似大红马式的新品牌,我之前调侃过一句,我们日常喝的法国酒,基本上都是第一次见。

你知道类似的品牌有多少家吗?

光波尔多,有3万个。

什么概念?!

所以,对于大红马,我心里也没谱,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个酒真正的链条是什么,就是酒是怎么从波尔多到我手里的?我对上游的推测只能到刘胜,我坚信刘胜是个负责的生意人,那我就全盘接受。

包括他让我怎么定价,我就怎么定价。

绝对服从式去销售。

但是,干久了,特别是对红酒这个市场略有认识以后,我就不大想做这类酒了,因为总觉得底气不足,就是我这个酒真的值这个钱吗?你要知道,现在整个红酒的价格已经降到50元以下了,而我批发价都在150元/瓶。

我的品质是否真的能对得起这个价格?

我内心是有疑惑的。

我喜欢喝大红马吗?

实事求是地讲,我喝了不少,但是呢,每次喝着感觉都不同,这也是我内心纠结的原因所在,可能是与我心情有关。

好在什么呢?

客户反馈很好。

所以,刘胜提议我去做一些列级庄时,我内心是开心的,至少我不需要科普,不需要说服大家我这个是好酒,这是世界级的品牌大师评出来的,大师们都说好,那就是真的好。

但是,也有劣势。

就是全网都在卖,那么我未必有价格优势……

红酒,其实不需要价格优势。

为什么?

因为,渠道优势大于价格优势,大家只求买的放心,所以,只要我的渠道是没问题的,那么贵点是无所谓的,我可以透明化经营,例如我明确告诉大家,我进货价是305元/瓶,每瓶的包装+运营成本是45元,我每瓶加100元的利润,那么我卖450元/瓶,大家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呢?

我遇到了问题,就是我发现京东只卖200元多一点,就是狄士美。

我把这个信息给了刘胜。

刘胜很兴奋,他判断,京东可能卖假酒,那么很简单,我们只需要多买一些,然后证明这些是假的,那么就可以借此来做一次炒作。

我就去试买了两瓶。

还要了发票。

刘胜回国时,我给了他一瓶,他给了我一瓶。

他把我给他的带回了法国。

证明,酒是真的。

那我就觉得不可思议,我的进货价比人家的零售价都高,我怎么卖?而且你说渠道优势,我再牛B,能比京东的渠道优势更高吗?人家是京东自营,海外直采,跟酒庄直接合作的。

我们不可能有优势。

后来,刘胜给我的判断就是这些酒可能来自藏酒者,就是有些人前些年存下的,现在资金链紧张了,底价出货了。

若是按照按部就班的流程走,是不可能卖到这个价格的,除非亏本赚吆喝。

现在,偶尔有人找我买红酒。

我都是这么推荐,你与其去买什么乱七八糟的酒,不如就买列级庄酒里比较便宜的,三四百一瓶,口感已经非常出色了。

而且,送人也不需要解释。

一看就懂。

乱七八糟的酒,一点都不便宜。

怎么理解呢?

就是微商卖的那些化妆品价格,其实都能够拿来雅诗兰黛了。

红酒也是如此。

相信品牌的力量……

依我对这个行业的认识,越是品牌酒,利润空间越低,甚至会出现一级渠道商在网上直接零售的现象,稍微加点利润就走,网上的市场基本上被他们垄断了。

他们卖300,我卖700,谁买我的?

不可能坚守自己的定价体系,一定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除非是实体店,没有对比,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品牌足够大,例如中粮集团做的进口红酒,他们就坚持自己的定价体系,他们就敢坚持700。

我个人感觉,红酒现在的竞争区就在20~50元。

品牌酒,是大渠道的天下了。

中端杂牌酒,除非是名人背书,例如赵薇、姚明自己搞的酒。

除此之外。

很难。

前几天,我去茶店转了一圈,我发现茶叶市场已经如此了,也是进入了两极分化,要么就是100元以下的礼品茶,主要卖包装,茶叶本身无所谓。要么就是300元以上的品牌茶。

中间价格是最尴尬的。

特别是那些没有名气,所谓口感好的散茶。

很难推销。

那晚,我去老七组织的大场,他们喝的茅台酒,就是一看瓶子就是茅台,但是我拿过来仔细看了看,是茅台镇的一个酒,名字很长。

当时,我就在想,这个酒应该也不便宜,我问了问,300多一瓶。

那我就在想。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喝梦之蓝呢?

梦之蓝便宜的也不过300多点。

但是,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

抛开品牌谈口感,其实也是伪命题,口感真的好吗?倘若真的好,那为什么没成品牌?说明,还不够好。

我这次去海南骑行,跟着宝森还学到了一点,就是如何买衣服。

很简单,摁着一个品牌就行了。

至于杂牌子,全部PASS。

这样更省心,而且省了搭配,你要这么想,我们懂搭配还是他们懂搭配?无意就聊起了李宁的口号:一切皆有可能。

感觉,这句话说的真好。

但是,再看看英文呢?

Anything Is Possible.

阿迪的广告语是什么?

Impossible Is Nothing.

不知道有没有抄袭的成分?

反正,太像了。

若是问我在海南收获最大的一句话,我觉得就是德佳说的那句,30年才可以成就一个品牌……

都太急了。

东哥是海南队友里做体育用品的,他本身也是体育发烧友,在谈起几个国产品牌时,他讲了这么一句,就是这些国产品牌出一个新品,例如鞋子,拿过来一看,就知道是仿的阿迪还是NIKE,很少有原创的元素在里面。

我说,跟汽车设计是一个道理,既有省心的成分,又有迎合消费者审美的成分,因为消费者也在被这些国际品牌所教育,所催眠,例如我们就觉得埃尔法作为商务车好看,那么大家仿它,大家也觉得好看。

相辅相成。

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就是都太急了。

不急的话呢?

又早早死了。

所以,只能用一句话来解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上次,刘胜回来,我跟他谈了一点,就是写文章的时候,姿态有些低,例如谈到一些企业家或者名人时,总把自己放在了太低太低的位置。

这样会让读者觉得很压抑。

甚至会有误解,觉得你这么牛B了,咋还靠写他们来蹭人气?

刘胜的意思是,还缺个契机。

什么契机?

就是有属于自己的、过硬的产品,就是一提这个产品,大家就能跟他划等号,说产品不大准确,应该叫作品。

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作品。

现在有的只是传说,没有作品。

传说,很容易被风给刮走了,而有作品以后呢?则会走入另外一个极端,不需要说话了,作品会说话。

刘胜现在写的文章,未来就会是一部作品。

有年,我去银川找一位作家,这位作家很有范,联系不上,通过多方渠道,我打听到了他的助理,一名中学老师,教美术的。

美术老师喜欢徒步。

我就混进了银川当地的徒步群,目的就是接近这位美术老师,恰好有次长途徒步,从银川飞西安然后去徒步秦岭大寺。

我报名后,自己从济南飞到了西安跟他们汇合。

当时,是十月一刚过。

山里几乎没人。

我们一行十六人,我在里面是比较尴尬的,因为他们交流都用方言,我几乎听不懂,好在我目标明确,很快就靠近了美术老师,我帮她背着包,我们俩交流的比较多,她喜欢边走边拍,还喜欢偶尔来上句诗。

我们要途经一段水泥路。

刚下过暴雨,水泥路上全是叶子、花瓣,而且各式各样的,仿佛有数百个品种,颜色也不同,非常漂亮。

她还随口吟了一句:山无数,乱红如雨,不记来时路。

我拍了一句马屁:真是应景。

她在前,我在后。

她穿着那种兜很多的登山裤,屁股浑圆,真的圆,她本身并不胖,但是屁股格外的圆,比例仿佛要失调而又没失调。

配着这景,让人神往。

那时,我也年轻,有活力,又舍得花钱,当时我们去华清池,她看中了一个镯子4000多块钱,她看了看又放下了。

待她去泡温泉时,我回去把镯子给买上了。

我们真正的拉近距离,就因为这个镯子。

她觉得很感动。

当然,她此时还不知道我是冲着她去的,以为我只是一个采花大盗盯上了她而已,非也,非也。

她高考就复读了六年。

后来为什么去了银川工作?

因为高考移民。

我问,是专业不好过还是笔试不好过?

她说,都有。

我问,是不是要参加高考训练营?

她说,是的,应该说是集中营,在杭州那边,美院的老师过去培训,租一个工厂,数百名学生同时在里面画画,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笔声。

我问,都是复读的吗?

她说,差不多。

我问,最多有复读几年的?

她说,我那时认识复读最长的是九年,这东西上瘾,有天,老师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就是山东那边能考上的,基本上多是替考或作弊,十有八九都是如此,一条龙操作,你知道那天我们听完这些以后是什么状态?原本晚上宿舍还是蛮热闹的,一晚上,大家一句话都没说。

我问,为什么?

她说,感慨万千,委屈,不公平,又无奈,也希望走类似的捷径,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走。

我说,我认为是误传,整个山东考风全国一流。

她说,艺考生这个领域,你不懂。

我可能真不懂,但是依我的理解,可能性很小……

她选择高考移民,应该也是受类似的启发,她高考移民之后也有后遗症,就是她有两套户口,就是银川有套户口,是她目前正在用的,老家的户口也依然用,她的毕业证、工作关系是银川的那套户口,而她驾驶证、银行卡又是老家那套身份证,所以现在很尴尬,若是注销一个,一系列都受影响。

我调侃她,可以嫁两个人。

从西安分开后,各回各家,但是保持着密切联系,我也没有谈到自己的需求,生怕让她觉得我目的性太强。

很巧,她暑假要带学生们到青岛写生。

我就作为东道主过去接待她。

开车带她去崂山转悠了一圈,一起去崂山水库吃了鱼,还去爬了崂山,全程就我们俩人,所以很多事都是水到渠成。

但是,没有发生什么。

因为,我摸到她的尾骨是外凸的,类似小尾巴。

类似的,我有阴影。

我小的时候,我们村有个老太太,都说她长着尾巴,其实应该就是类似的病,我还专门跟医生交流过,医生见怪不怪了,认为很正常,甚至每三个人里就有一个类似的症状,不过普通人的不明显,因为胖?

为什么突然想起她来了呢?

大前天,我接到了她的来电。

她说了很多很多。

聊的全是家常……

后来,给我发了很长的微信,意思是家里的暖气停了,还有就是弟弟家孩子要手术,感觉天都塌了。

我问,需要多少?

她说,四五万吧。

我说,这么多,我可能帮不了,你若是急用,可以去借借网贷,你有固定工作,应该额度很高。

她说,五千,你有吗?

我给她发了个200元的红包。

她秒领了。

我说,姐,实在不好意思,我帮不了您,我说我没钱您也不信,我就不解释了。

她说,说了你也未必信,整个60后都沦落了,我周围的朋友基本都如此了。

我问,为什么不卖房子呢?

她说,来不及,急用。

又给我把电话打了过来,说她可能要准备死去了。

我特别难过。

我在想,若是真的因为我不给她这5000元,她去死了,我会不会很内疚?我急忙给牛哥打了个电话,牛哥开导了我半天,意思是不用管,没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何况她若是真的只需要5000元,不需要找你,既然找到你,说明身边所有人都掳了一遍了。

还有个原因,就是当时我找她签了一批书,虽然她也很用心,但是这批书的签名并不是出自作者本人,而是作者默许他人代签的,最奇葩的是当我提出签名不真时,作者给我写了一个书面澄清,书面澄清上的签名跟书上的签名都不同……

就这么有意思。

我一直都理解不了,怎么说她也是混于文化圈的一个能人,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而且当年对自己的技术出奇的自信,自称很多大佬都被治的心服口服,只感叹一句,这是总统级的待遇。

咋就突然间落魄了呢?

怎么落魄的?

真的是整个60后都陨落了吗?

我给她转了999,她又秒收了,我说了一句:这些都不用还了,弟弟也对不住你了,删了。

我觉得,她的存在于我是负能量。

老师跟我讲过,若是通讯录里失信人过多,那么系统也自动识别我们为低信誉的人,不仅仅如此,还会影响我们内心的正向性。

使我想起了牛哥那句话,当我们陨落时,不张嘴,我们还有很多朋友,一张嘴,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42.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朋友圈很精彩)

Q群:977659008(加群交流有意思)

QQ:2848615374(广告对接业务)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