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冬天,因为外婆在我心里,在那冬天里

分享家 经典好文 513 0

今年的冬天来的甚快,可雪儿却感冒了似得迟迟不下,使得我日夜怀念,前不久母亲带着我回到了外婆家,外婆因逝世,这个家冷淡了许多,那朱红的大门前还挂着我当时做的手绳。

我抬头望着蔓延在门外的葡萄藤,恹恹欲睡的垂在门边的墙上,我迈步走向大门,情不自禁的将手放在这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且充满回忆的大门上,推开门,那葡萄架只是剩下了孤零零的枯藤烂叶,已经泛黄的叶子散落了一地,映入眼帘的是圆型拱石门,外面还是挂着那个绯红带刺绣的门帘。

心里不禁有一种感想,感慨着这几年来的变化,心里五味杂陈,进到院子,一切都是熟悉的气息,我倚靠着院子的石柱坐了下来,属于我在阿婆家冬天的往事,便一幕幕的浮现在我眼前。

我爱冬天,因为外婆在我心里,在那冬天里-第1张图片

阿婆家的冬,是酸酸甜甜的味道。

我打小就在外婆家长大,直到上幼儿园时才被父母接回的县城。我最喜欢的就是在院子外的泥土路上用手捧起一大把的雪,捏成雪球,跟村子里经常一起玩的小伙伴打雪仗,就算脸跟手冻的红彤彤的,也玩的不亦乐乎,但也因此感冒打喷嚏。

一向很疼爱我的外婆,便会到院子后,从种的几棵梨树上摘几个梨子,进到屋子把梨子放到火炉放煤炭的边缘给我烤梨子,烤好的梨子皮焦焦的,外婆将梨子皮削完后,我一口一口的吃着梨子,梨子内是冰凉的,但表面却是温热的,这香甜可口的梨子的口感刺激着我的味蕾,现在想吃也吃不到了,即便是吃了,也没有当时的味感。

不过,我感冒时,外婆定会给我做梨子汤。外婆端起锅,放到炉子上,外婆往锅里倒一些水,我就当小帮手往炉子放煤炭,外婆便娴熟的点燃旧报纸放到炉子内,不一会儿水就烧开了,外婆从那个橘黄色的小木柜里拿出一包冰糖放入锅里的热水里,再将梨子切成片放入锅里。

我踮着脚,探着头好奇的往锅里看,外婆便抚摸着我的头,笑着对我说“会烫到的哦,再等一等”,我点头应着,过后儿香喷喷的梨子汤就出锅啦,我开心的拿起碗,跑到外婆跟前,外婆缓缓的将梨子汤盛到碗里,我吹几口就迫不及待的喝了起来,梨子汤的水清澈透亮,梨片尝起来又酸又甜,喝几口梨子汤,酸酸甜甜的,若是有人问我冬天的味道,我便会笑着对她说“是梨子汤的味道,酸酸甜甜”

阿婆家的,冬天是温暖的。

每到雪花飘落在屋顶上时,朱红的砖瓦被层层薄雪覆盖着,几处也露出朱红的砖瓦,像是因初雪降临而开心的冻红了脸,从远处看甚是好看。

院子中央有一个很大的圆形花坛,花坛中间有矗立着一个黛绿色的圆形柱子,那柱子上还蔓延着些许的植物藤蔓,有许多我叫不上名的花,颜色大多都是艳红和浅粉色的花,给到处都是白皑皑的院子增添了几许色彩。

当初雪时,外婆便会提前织好帽子和围巾,外婆有一台琥珀黄的织布机,她若是闲暇时刻,就会织一些衣物,每到针线活的时候,我就乖巧的蹲坐在外婆身边,穿针线的时,我眯着右眼,将线放在唇边抿一抿,对着针孔穿线,外婆便踩着织布机底座操作着织布机,我便提着邻村已是年入花甲的老爷爷给我做的竹篮子,做的很是小巧别致,我常常将花篮挽在我的手腕上。

去采花,看到小道边或是有自己喜欢的野花便会摘几朵,虽说冬天的阳光并不大暖和,但戴着外婆织的棉帽和围巾,暖和的不得了,我想最惬意的,就是在初冬的乡间,走在一泄阳光撒在的雪上,那里处的雪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看着几户人家烟囱所散发的炊烟融入到雪天的空气中,现在想想是多么的美好!

而冬天最温暖且温馨的则是冬天在外婆家,我的哥哥和叔叔及阿姨我们围做在火炉边,围做成圆形中间铺上餐布,随后外婆就将蒸好的红薯端出来,红薯的棕红色外套已经脱落,因太烫,我左右手交替的接着吃,一口吃下去又软又甜,那一股热一直蔓延到我的心房。

我们一家边吃红薯边笑谈家事,我很是喜欢坐在火炉前,热的我后背因温馨而幸福烫出了一个洞,我红着脸,吃着香甜可口的红薯看着长辈脸上浮现的幸福而快乐的微笑,他们的欢声笑语温暖了整个严冬。

我倚下低垂的脸,眼泪一簌簌的流了出来,叹息着时间的易逝,我抬起头看着院子的各个角落,都充满了回忆,曾经这每一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但现如今,外婆外公逝世后,那些充满回忆和温暖的角落只是落了一地的落叶,寂静冷淡。

我是多么的想念,过去的那些时光啊!

若是有人问起我最喜欢的季节时,我便毫不犹疑的说:“冬天!”,要问为何,因为她在冬里。只有冬天我能感受的到外婆的气息,因为她存在,在我心里,在那冬天里!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