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琐碎中品百味,父母的爱隐藏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

探索家 经典好文 1381 0

小时候的日子过得很慢,也很无趣。没有手机,没有游戏。小时候,妈妈很忙,年年都在忙,天天都在忙,时时刻刻都在忙。很喜欢过节的时候,因为妈妈那个时候会放假,还因为那个时候会有好吃的。

小时候会因为第二天是中秋节而激动的睡不着觉。现在,会是依旧特别喜欢,因为可以睡懒觉。小时候,妈妈会坐在院子里一颗大大的树下,为我梳头发。妈妈的指间穿过我头发的时候很温柔。现在,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那颗树了,只依稀记得那颗树长小了,变老了。妈妈也很久没有再为我梳过头发了。

小时候,特别喜欢中秋节,因为早早的,妈妈便会带着我去赶集。小时候特别喜欢是因为可以叫妈妈买很多好吃的,但是通常妈妈会考量一番,觉得价钱合适才会买。现在,不喜欢中秋节,因为不喜欢吃月饼。但我还是会和妈妈一起去赶集。这句话,我喜欢的不是宾语,而是状语,我喜欢的不是赶集,而是一起……

热闹的街道大声张扬着“今天是中秋!”和往常一样陪着妈妈一起去赶集。妈妈一直问我想吃什么,就说。这个想不想吃啊?那个想不想吃啊?突然就很奇怪,除了一开始的很兴奋,到之后的很茫然。川流不息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觉得原来很喜欢的吃食,现在好像提不起大的兴趣了。“冰糖葫芦耶~~”小贩的吆喝声在一片嘈杂中绵长、悠扬。“冰糖葫芦耶,妈妈我想吃”,“那么大的人还喜欢吃这个,买吧买吧”她笑得很开心,已至于眼角都是褶子。但我觉得她笑的很好看,是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了的。“我要一个”“三元”,清脆的声音打破了这美好的画面。“三块,这么贵,有什么好吃的,妈妈去给你买苹果吃好不好,这个也不好吃”,我止住差一点的脱口而出。记忆在脑子里疯狂盘旋。小时候,向妈妈撒娇要棒棒糖吃场景。拿着一百分的试卷,妈妈亲吻我的画面。以及,妈妈日益白了的头,日渐弯了的腰。我什么也没有说,就跟在她后面走了。

我没有告诉她,她应该也永远不会知道。其实我并不喜欢冰糖葫芦,只是因为,她从来就没有跟我买过。只是因为,看着别人的爸爸妈妈一起给他们买冰糖葫芦的样子特别幸福,所以我也想要。但终究奢求不到。现在,只记得,吃的第一个糖葫芦是别人买的。我只记得,拿到的时候,看着别人,学着别人吃的样子吃。小心翼翼的,吃到第一口,只觉得特别满足。之后,就不喜欢吃了,今天是第一次提及,便是失望。

以前会为了妈妈不给我买零食,而生气,不高兴。现在,看到什么东西,只会想要带着她去吃。以前不理解,为什么妈妈总有那么多的力气,怎么也用不完。现在,看着妈妈越来越慢的脚步,我会停下来,扶着她,一起慢慢走。以前觉得妈妈就是超人,什么都会。现在,才发现超人也会老。

小时候喜欢牵着妈妈的手,直奔零食店跑,现在,妈妈总喜欢牵着我的手。慢悠悠的走,而问道我想吃什么零食的时候,口中许多名字,欲言又止。于是便就只说了个“随便”,多么随便的答案啊,以至于我看到她的笑变得牵强,口中还嘟哝着“怎么会不喜欢呢,小时候特别喜欢吃的啊”,于是,她凭借着自己映象中的记忆,选着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零食……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她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她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她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她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我们只是站在父母的肩上,看到了更远的世界,见识了她们未曾见识的繁华。父母的爱隐藏在生活的琐碎中,因为家人本来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