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任何人开的花

分享家 经典好文 112 0

四月末的北京,燥热正在缓步爬升。我一直不太喜欢北方的气候,对于我这样一个他乡异客来说,实在是有些过于严苛了。突然念起故乡来,那片遥远的土地向来四季如春,花开遍野,画桥烟柳,锦时嫣然,气候总归是沁人的。我从未想过能在这座城市当中能够他乡遇故知,但她的出现打破了久违的无趣,搅翻了平静的生活,留下暴风骤雨然后悄然离去,许是带着某种命运的必然。

被医院捱三顶四的人群裹挟,心中的烦乱更添几分。医院是个冗杂之地,人生的意义在这里失去了意义,生与死在完成这里交叠,哭与笑在默不生息中轮转,救赎与祈祷最后融合成无尽的遗憾,让生者带着万念俱灰然后坚强地继续生活下去,无可奈何地进入下一个轮回。

趁着偷来的空隙走到了花园之内。说是花园,倒不如描绘为树园。两排灌木参差绵延指向远方,被藻类占领的小池呈现出富营养化的绿色,偶有一两个气泡上浮轻皱水面,随即恢复原状,几棵亭亭向上的玉兰毫不吝啬地散发出绿色的光,此时花期已过,繁盛之下潜藏着单调的生机。是生命的颜色,却又不完全属于生命。

四月末的北方是尴尬的,开春的勃勃生机已然远去,盛大的花期却又还未降临,在一成不变的绿色中唯剩视觉疲劳。不止一次地思忆故乡,思的是故人,忆的是花。但思乡往往是个沉重的话题,从不敢提起,因为太容易引发共鸣,话语戛然而止只留寂静的叹息。故乡四季有花,但这个季节风景独好,三五好友总是相约野餐踏青,一张小桌,一顶小篷,一堆炭火,相围而坐静待春风亲吻疲惫的身体,食物的香味如同高楼上传来的轻歌传向远方,笑语欢声穿透天地,远处的璀璨花海蜂蝶流连,欣欣向荣,生命的种子与来年的希望被它们扛起,向世间无言地述说。而此时,只剩下这一方小小花园。

无言静坐,直至名字被叫起。两位女人无声走来。一位中年模样,头发染过,鬓角却仍然残留着几根白发,眼眶四周分布着浓重青黑,带着红肿,嘴唇干裂,步伐漂浮,身形散发出无尽无形的疲惫与憔悴。而另一位正怀抱着中年女子的手臂,看着年纪不大,阳光透过树梢的缝隙照射在她的光头上,反射出刺眼的光,很瘦,颧骨突兀地突出,脸上很白,病态的白,手上遗留着滞留针,仿佛一朵随时会被风吹走的花。眼前的年轻女人有些眼熟,但脑海却始终无法浮现出这一号人。

怔怔看了两秒,依旧认不出,以为是误会,正想解释之际却被打断。“真的是你?”听到女人惊喜的声音。我一下子羞愧了。两人相遇却无法叫出对方的名字,这是交际的大忌。似是感受到我的无措,女人爽快地将自己的名字报出。原来是一位许久不见且联系极少的故人。仔细想想,近来最为频繁的交集应该是节日当中的互送祝福。故人相遇,不说热泪盈眶,也当是热情攀谈,但是我却无法发出任何一句话语。

我该如何将印象中的少女与眼前之人联系起来呢?我记得那时的她,活泼热情,开朗乐观,纵使黑夜遮住她的前路她也能用自己的方式迎来自己的曙光;我记得她喜欢汉服,长发被发簪束起,洁白的衣袂随风飏起,不知又惊艳谁的青春时光;我记得她喜欢花,喜欢缤纷十里……可如今的她,虚弱,无助,渺小,随时都会消散。

“是不是很丑?”少女摸了摸自己光滑的头,曾经的长发已经消失不见。我急忙摇了摇头,气氛沉默,令人窒息。她坐在我身旁,喋喋不休地讲述着近况,从南到北,从欢笑到吐槽,从风流到云散。她的言语带着她的心路历程,带着洒脱与豪情,见证了她这一路上的精彩与辛酸。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我俩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但冥冥之中似乎注定了一切。她曾无数次在梦中踏上这座地图上最为繁华的城市,而如今她来了,但是却没有机会去看看那些令她魂牵梦萦的景象与古迹,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我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我不想问,也不敢问。还是沉默,该死的沉默。这不是我,不是平日那个健谈的我。我想开口说些什么,喉咙被内心的酸怆宛如巨石一般压据。她说她要回故乡去,回到那片生她育她的土地;她说她要回去看花,此时尚能赶上盛大的花期;她说她要走遍各地,看清世间冷暖,追寻没有框架的意义,然后静候死亡的降临……她还是那个乐观的少女,只不过这次的话语她带上了颤抖。君从故乡来,带病而来,带病而归,辗转千里,只为一个希望渺茫并让人死心的结果。我本来可以带着她走过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带着她去看历史无言,但我没机会了。我以为我看淡了死亡,习惯了它的无情。我曾见证耄耋之人随风而逝,我曾看见碧玉年华悄然落幕,我曾一次又一次地与熟悉的人永久告别,一切成空,一切无果。但我还是失败了,败得彻底,我还是无法平稳地接受死亡。

“我记得你曾说过要与我去看花。”少女的声音将我从冗杂的记忆长河当中拉回。我再也无颜面对眼前的人,我已经不记得我在何时、何地许下过如此微小的约定。人似乎总是这样,自吹自擂地无心许下约定,但是又在盲目的生活当中将这些容易的约定所遗忘,回首望去,当时的容易早已被无数青山阻隔,江河横跨万千而止步。或许轻舟从未驶过万重山,我们只是遗留在原地默默接受着可以承受的结果。

我无法去想象她躺在湫狭的病床上的样子。她应该拥有光明而璀璨的未来,拥有似锦繁花,拥有世间惊鸿。但或许这些已经离她而去了。面对她,我已不再打算说话了。任何话语在既定事实面前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话语是真挚的,却又如此虚伪,我不想再用这虚伪来玷污她。

中年女人搀扶着她回病房去了,告别之际,她又再一次对我这个失信者定下约定。“待到来年春和景明,来看看我的花。”她说她在这小小花园内埋下了几颗种子,等待着来年的怒放。我忘了那天的自己是如何离开的,脑袋中的空白久久不散。

她来过这世界,但并没有太多人知道,但是她如此特别。她给这世界留下的不多,只是几颗渺小的种子而已,但是这是属于她的种子,不管它是否能够破土而出,无论它是否能够盛开,它只要静静存在就足矣。四月末的土地之中已经蕴藏着某种悸动,承担生命的重担。

也许故乡的花和其余的花是开给世人看的,但她的花不为任何人而开。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