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像是各自人生的难民

分享家 经典好文 100 0

我方观点认为:原生家庭批判让年轻人更幸福!

打到现在,对方辩友还在告诉我们:不论如何,原生家庭的伤害来自于父母的爱为什么要批判呢?将对生活的不满推到父母的身上这不是懦弱是什么呢?连自己寄居了十几年的家的人都能批判,甚至用这种批判打破了原本家庭和睦的人真的不存在心理扭曲吗?

箐颜问的一个问题很有意思,叫:父母对于我们的养育是否存在利益的支持?答案是必然。这种利益不仅是所谓利己主义让孩子养老还有叫招娣的女孩等等封建思想的残留,在现在它叫作情绪价值的提供和望子成龙式的中国式家长期盼。

而类似于这种“我是家长你就应该听我的”的论断是上述利益的具体体现,无疑是在以道德绑架式的“无私的爱”与孩子捆绑一生。是的,考试没考好是我的问题,考好了是父母的功劳,自身努力被磨平之后我们是否真的甘心?

当然不是。我们不是不能接受一时的挫折与历练,而长此以往,父母传递给我们的只有无尽的打压和抱怨,这是一种恶性循环,一座以爱为名的大山。

这座大山很难翻越,因为有个叫做“心软”的东西在折磨你,会在某一时刻想起祂的好,从失望到希望也许只要一个瞬间,在释怀和憎恶之间反复横跳,既爱不下去又恨不彻底。所以不是说进行了原生家庭批判、不敢正视自我的过错,将现在的困扰推卸到家庭身上才叫懦弱,我们本身就是懦弱且无能的。这种病态的爱难道不值得批判吗?或者说,比起接受家人的道德绑架式的爱您方更愿意相信是自身的心理缺陷,所以试图以逃避曲解问题的人究竟是谁?

那您方接着告诉我,既然你也认为我们会记得每一个人的好,为什么过去不能被原谅呢?为什么一定要采用批判这种带有定性行为的举措呢?

我们会记得每一个人的好仅仅是因为我们的懦弱,一种难以突破传承了千年孝道文化的懦弱,当然今天我们在在这里讨论原生家庭批判,并不为了批判孝道文化的荼毒,仅仅是想告诉您方:被伤害的同时还会找理由替父母开脱,这就足够了,我们需要的不是长久而稳定的幸福,仅仅是一个活着的理由。

而就像您方说的我们没有理由质疑亲情一样,本身原生家庭批判和我们爱父母、爱家庭是不矛盾的,因为我们已经迈过了过去,憎恶也好、释怀也罢,逝去的终将逝去,每一天都是崭新的一天——所以我允许我在今天偷偷破防一下。苦痛的使命不是被遗忘,而每个在暗夜里前行的日子里的精神支柱除却坚定的那个目标之外便只有那些深刻而痛楚的划痕。

我们不是说原生家庭批判一定要达到什么目的,像您方说的产生实质性的帮助、和自己真正和解等等,我们能够回头看一看千疮百孔的过去,就已经做到和自己和解了。当然这种和解并非看破红尘,选择原谅过去的一切,过去没什么好原谅的,因为活着仅仅是因为需要活着,情绪积压久了总会爆发出来。

您方也承认:原生家庭批判是着眼于童年,对家庭的教育方式等进行评估,进而对家庭成员的行为方式、价值观念等作出批判。

但您方又告诉我说,批判是一种情绪的释放,短暂的发泄不能带来真正的幸福。比起您方所提出的以一昧的嘶吼与无能狂怒试图掩饰愚蠢与无知,我们更愿意相信上述双方共识,即原生家庭批判是一种理性的思考。

这并不是说我们要用什么哲学式主义去解释现在的困惑,相反,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听众。或许是网络上的朋友,或许是自己,但无一例外的,我们都不是一座孤岛。我们从父母那里收获他们的烦躁与焦虑被自己内化掉一部分,剩下一部分和自己新产生的情绪继续顺延,继续在此过程中不断累加,而直到最后一个人该怎么办呢?只剩下原生家庭批判。

情绪必须外放,不然我们该如何追求幸福?说实在的,倘若作为原生家庭批判的倾听一方,我们能做的只有心疼,但我们始终无法感同深受,一切都像纸糊的窗,里面的人很愧疚,外面的人只能哑然。所以给自己一个自洽和圆融的机会,不是要在这个内卷、向上的社会背景下摆脱父母对于学业的期望从此自甘堕落,而是以一种更加自律且自得的心态面对明天。

成长的途径绝非按部就班、逆来顺受这一种,我们不能断绝一条可能通向救赎与光明的道路。那怎么办呢?您方说原生家庭批判不够科学合理,无意义的口头宣泄不仅会导致长辈心理失衡,且无助于我们要寻求更为专业的心理疗法。可是我们要知道,就像在这个科学的时代依然会有人相信玄学,深深的创伤当然无法避免,所以我方所倡导的是一种以现世哲学作为载体,追求精神生命的幸福的举措。

尽管我们可以逆向的描述过去,但只能正经地经历未来,我们自始至终需要的不是哪条路径更有利于自身的成长、哪条路能取得绝对的成功,而是一项豁免权。就像那些叫招娣的女孩终于鼓起勇气改名,摆脱了自己生来只是个女孩所背负的失望,她们终于有勇气正视自己、飞向蓝天。

其实据调查统计,当今青年人的幸福指数仍在下降,所以今天的幸福很简单,不是有房子、车就叫幸福——当我想见你的时候可以直白的说出我的爱意,将你视作最重要的人;我会希望你谦卑但不内耗,我希望你骄傲但不自满;我会记得你的好,记得你的难堪,但不祝你释怀,只求未来顺遂。

所以我方想告诉您方的是:原生家庭批判实现幸福的方式不是利用所谓的情绪价值告诉这个世界我有多恨、我有多痛苦,然后从倾诉中获得认同感;也不是为了在网络上营造一个人设,企图在现实与虚拟的巨大割裂感博得慰藉。

我们不是排斥痛苦也绝非从一次次的缅怀中被伤害更深,原生家庭批判是一个开始,而不是您方所说的终点。幸福与否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离别后已成两个时空,从勇敢的踏出第一步起,我们的名字就成了进行时。

因为我足够努力、因为我足够坚强,所以未来没有完成时,不会被终结在此刻。我们有理由也必须相信,载着期望前行的人,即使每一次坠落,身后都有温柔的怀抱。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