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半夜敲门折磨我,她眉头一皱说:太大了盖不进去

分享家 经典好文 620 0

我叫黄国栋,今年38岁,是一名木匠,自己开了一家木匠作坊。

我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和一个20多岁的小姨子,小姨子个子1米6,皮肤很白,美貌与身段都不输那些选美大赛的美女,让人一看就心动。

原本逢年过节回媳妇家才能见一次小姨子,但因为她毕业实践,加上她向往我所在的春城,所以跑来昆明,住进了我家里。

小姨子调皮,说很久不见她姐了,非要姊妹俩一起睡主卧室,把我撵去书房睡。

小姨子刚来两天,老婆工作出差了,家里就只剩下我和小姨子两个人,我心里乐开了花。

小姨子半夜敲门折磨我,她眉头一皱说:太大了盖不进去-第1张图片

妻子出差,小姨子说她睡习惯了大床,还霸占着主卧,我拗不过她,只得将就着她。

我住的房子是三室一厅的,除了木雕作坊,家里的一个房间也成了我的工作室,堆满了一些珍贵木材和雕刻设备。

小姨子很喜欢捣腾我那些雕刻的东西,好奇心驱使下,她也拿起雕刻刀开始捣腾起来。

我手把手的教她如何雕刻,闻着小姨子的独特香味,心中怦怦直跳。

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这丫头像是着魔一样,到十二点还不睡。

我困得不行,就先去睡了。

半夜我耷拉着眼皮迷糊起来上厕所,很自然的就走进了主卧室。

到早上醒来,睁眼看见旁边熟睡的人不是媳妇,吓得我一个激灵。

看着那祸水一般的美丽脸庞,长长的睫毛,我内心有股莫名的兴奋。

我克制住内心的躁动,生怕把她弄醒,蹑手蹑脚的赶紧走出卧室,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小姨子起来,我已做好了早餐,她穿着睡衣,打着哈欠,还和我说她昨晚梦见她姐回来了,我当时心中好笑!

白天,她依旧捣腾着木雕。

深夜,我迷糊快要睡着的时候,迷糊听到房门开了,只见一道身影向我走来。

我心中一阵紧张,难道说小姨子知道了昨晚我进卧室睡觉的事,今天想开了,主动投怀送抱?

我不禁喉咙涌动,有些口干舌燥。

小姨子突然掀开我的被子,一把拉住我的手臂。

“姐夫,快……帮帮我!”

我心中那叫一个激动,如上云端。

岂料,小姨子打开了灯,手中拿着个大大的红木杉罐子,是件不合格的半成品,罐盖小得直接能掉进罐子里。

“姐夫,我这件作品明早上八点必须上传到实践网站,这盖子我制作了好几个都没成功,你赶紧帮我弄出来。”

看到她焦急的表情,我暗道自己想多了。

我本来很想拒绝她,毕竟太晚了,但是看到小姨子那焦急的表情,我心里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于是我只得起来帮她加工那个红木杉罐盖。

我随手找了块木头,没经过测量就制作起来,我目测她手中的罐子,应该要做个20厘米左右大小。

小姨子静静地看着我,让我感觉很得意。

我故意放慢速度,想要小姨子在心中对我产生崇拜,故意雕刻了一些精美的花纹上去,足足忙碌了一个小时,才做出了一个漂亮的木罐盖子。

“20厘米直径,拿去试试,应该合适。”

我得意的拿给小姨子,她看上去也非常满意我的作品。

但是,当盖子放到罐子上时,她眉头一皱:“姐夫,太大了,盖不进去。”

我接过来试了试,果然有些大,老脸有些挂不住,连忙修整:“这大了好办,把沿口再磨去一圈就行。”

片刻后,一个精美的木罐盖子重新递到小姨子手中,完美契合,原丝合缝的盖在木罐上。

小姨子看上去非常开心,给我竖起了个大拇指:“姐夫,好棒,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我笑了笑,觉得自己应该是帮了个小忙,但是小姨子却看上去很满意。

她放下罐子,连忙拿出手机拍了照片,先发了个朋友圈,然后才传到她的实践平台上。

小姨子很满意这件我们联手做成的作品,她爱不释手,高兴的抱着罐子回房间了。

还不到三个小时,她又兴冲冲跑进我房间,使劲把握揺醒,拿着手机给我看,兴奋的说她的朋友圈有几百个赞了,友友们无不夸赞那个罐子的制作精美,纷纷要订制。

在小姨子毕业实践的几个月里, 她总是会带来一些新的想法和创意 ,她总是充满着好奇和热情, 并且一点儿也不见外 ,让我的生活充满热闹和有趣,丰富而多彩。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