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谪仙舞,倚剑侠客游

分享家 经典好文 330 0

月光挑起帘栊,窥见难眠的我不安地辗转。中考在即,我的成绩却不尽如人意。我在一日日的焦虑中失眠,于一个个夜晚与守夜的明月遥遥相望。

忽地,似是一羽飞蝶鼓起了盛唐的风,吹开了桌案上的诗集,入眼便是李白的月光。桃花流水,明月松冈,潺潺流水奔流而去,岸边的殷殷桃花挣脱枝叶的束缚,扑向溪流追寻它的远方。溪畔一人着一袭白衣翩然而立,山风拂过他不羁的眉眼,似是驻守山林的神明对谪仙的膜拜。他的身旁若有一股神力迫使我上前,我不由问其何意栖碧山,而他只是似笑非笑地伫立,“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我听见他的回答。

似是历史的风吹乱了书页,我停驻在竹扉窗外。山村热闹非凡,黄鸡啄黍,白酒新熟,村中的童男童女正嬉闹游戏,酒香乘风而起散入人间,熏醉了晚霞,也熏醉了诗魂。于是,他招呼童子斟一壶美酒,与落日同饮,与晚风共舞,高歌人生之快哉,笑众生之茫茫。我听见他那“我辈岂是蓬蒿人”的仰天大笑,如火如炬的,是王者傲视芸芸众生的目光。

我随月光转过千秋,来到枕榻旁,与李白一同梦游天姥山的玄绮,看势拔五岳的峰峦直入云霄,听“渌水荡漾清猿啼”,踏谢公屐,攀青云梯,迷失松林,而误入世外仙境,乍然梦醒,方觉浮梦已逝。但李白不为匆匆百年身而生憾,在欢聚之刻尽享欢畅,便不算辜负良辰。在不过须臾的生命中,沧海一粟怎寂得此身?何不抱“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之胸襟,使常有“开心颜”?

书翻至扉页,一行墨迹晕开皎皎月色,“月下折仙舞,倚剑侠客游”,那是勘破世间荣辱与浮生悲欢的仙风道骨;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从容坚定,哪怕人生浮浮沉沉,我亦泊船向岸。

忆昔少女曾对月光许下心愿,冀以不懈的努力考入理想的学府,以笔墨探索世界,以文字讴歌独立与自由,铺起一条窄窄的小路,通往一个人人可以追梦圆梦的理想国度。勿忘一路上的风风雨雨不过是为到达时的欢喜增色,且记以太白的仙风道骨傲视前行路上的妖魔,因为我生来不凡,因为我生来便属于山巅。

月色抚平了我蹙紧的双眉,一夜好眠。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