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冬温我一场梦

分享家 经典好文 513 0

寒风追着流云,赶在年前飘了一点雪,嗛杂的首冬为烟波渔港披上了灰蒙蒙的光,通街大道上的枝桠划破了天空,横斜出一道道凌厉感。我的手撑在窗棂边,望着冬日里安睡的城区,在远山杳然处,仿佛能看到岁月。

我时常觉得,冬日是会让人想家的。眼看着那苍老的、还在颤抖的最后一批落叶零零落下,回归红泥的那刻,细条电线杆上的飞鸟也依偎起来,或是徐行或是低飞着去往了远方的家,楼下平日嬉闹的孩子们都裹上了花红的袄,暖融融地抱着团,没跑一会儿便掩起门户,乖坐在板凳上,咽下一碗碗姜茶。我也静守到茶温却,饮下首冬第一杯暖。

轻阖上窗,随着室内裹袭而来的热,我退下了围巾,一种叫不上来的黄毛猫蜷着身子,慵慵懒懒地趴在毛线团上。我摸着这么多年依旧柔软的一针一线,心里似被渌波的柔包围。那是外婆戴着老花镜,坐在灿灿白灯下为我缝的,伴着这些年她青丝间晃晃然冒出的雪线,我们已是多年未见了。我像是掉入回忆的漏洞,细想间,我将手心贴近小暖炉,隐约有跳跃的热波点与我十指相扣。

外婆自小便疼惜小孩子,那时时间还很慢,舅舅姨母们都会聚在一块儿,冬日似一条围巾将故乡和时光困在山水间,我们都没想过会走出这个美丽的圈套。那几年首冬来得猛烈,外婆烘热了被褥,将热水袋捂捂后铺在毛毯上,不等风张牙舞爪地吹,我和小孩子们都被招呼进了被窝,并靠着睡,而外婆守着我们躺在最外边。

我时常半夜揉着惺忪的眼,瞥见外婆点上昏黄的夜灯,颤颤巍巍的火苗闪烁不定,她就依着这灯为我们几个小朋友织着围巾。外婆的手艺好,母亲和姨母们的手艺活儿都是跟着她学的,于是她将爱与来年春天的暖编在了一起,让我们躲在她的怀里,度过了飒飒冬寒。

如今不停奔走的钟表下,我愈发想念一场冬天,一场不会到来的料峭,一个披着棉袄的老人。

原来一晃一晃而过的不是呼啸的时令,而是我们的从前啊。我的手指擦干雾窗,外头寒天云暖山黛,清灰错落飘散,霜华印花流转,我才发觉是首冬来了,驮着无数次的温梦走来了。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