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之词

分享家 经典好文 385 0

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旁,坐满了洗衣说笑的女人,棒槌的敲打声伴着汩汩作响的流水声,构成了乡下专属的交响乐。

这些女人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过都是说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说来女人心真的如海底针,她们之间说和气也和气,但又往往不是和气的那种氛围,这之间的关系复杂得很。

这天,凤仙提着盛满衣服的水桶,刚来到河边,还没找地方坐下,那眼珠儿便一溜圈的转着,打量着在这洗衣的媳妇和姑娘们 。

这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她似乎有什么不寻常的超能力,一眼扫过去,便知道哪家的媳妇儿不在。

一面之词-第1张图片

“唉,唉,你们听我说啊,我跟你们说……”凤仙还没掏出衣服,便故作玄虚,声音故意由大到小,仿佛要宣告什么秘密一样。

不过这招也顶用,喧闹的女人们瞬间安静下来,有几个心急的便开始催她。

有个叫春花的年轻媳妇更是专门拿着衣服和棒槌,跑到凤仙的跟前儿去听。

凤仙瞧着氛围到了,便瞪着眼睛,演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说:“昨儿个夜里,我听见话剧团里的那个秋云,唉,她不是住我旁边嘛,我听得可真儿了……”凤仙又吊起众人胃口,还假装看看人群,别让当事人听见,其实她早知道秋云不在。

“秋云不在,凤仙姐,你说吧,到底怎么了呀,你可别吊我们姐妹们的胃口了。”凤仙旁边的春花最先等不及了,急切地问到。

凤仙露出一一幅得意的嘴脸,她享受这种被众人当作中心的感觉。她接着说道:“唉,你们不知道,她八成是被官德打了,昨天夜里那叫喊的声啊,我听着都心疼……没想到啊这有文化的官德,居然还打媳妇哩!”

话音刚落,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

这时候,春花突然大声叫起来,吸引了女人们的注意力。

只见春花眼神里露出鄙视的感觉,她说:“你们想,秋云平时总是去那个话剧团瞎打扮,那张脸涂得跟驴屎蛋子下了白霜似的,是不是找了别的男人啊,要不然官德怎么可能打媳妇嘛!”她的语气越说越自信,越说越坚定。

凤仙觉得春花抢了自己的风头,有些愤懑的说道:“春花,你又不是她邻居,就别瞎说话了啊,说得就好像你当时在秋云家里似的。”边说着,她故意摆了春花一眼,好像在威慑她。

“可是凤仙姐,你真不觉得……”春花没有听出凤仙的生气,以为凤仙只是怕玩笑开大一样,便没有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又不耐其烦地说了起来。可是没等她说完,凤仙便打断了她:“人家的事,谁知道呢。”

春花悄悄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

这天傍晚,春花悄悄地去了秋云家。一见到秋云,便以一种极为义愤填庸的语气说道:“你真是摊上了一个‘好’邻居啊!”说完还不忘扮作遗憾地摇摇头。

这下可给秋云急坏了,她连忙握住春花的胳膊说:“春花姐,发生什么事了?”

春花假模假样地落下了几滴眼泪,抚着秋云的肩头说:“妹啊,官德昨天……是不是打你啦?”

听到这个消息,秋云惊慌失措起来,解释说:“没有啊,春花姐,你从哪里听得?”

春花先是有些惊讶,但随后又怒视着一旁的桌子说:“还不是你的邻居,今天在河边洗衣服,她可是说给所有人听了的,说听到了你的喊叫,我当时不让她说,可她……我看她就是故意的。秋云啊,你是不是最近惹到她了?”

秋云听了,哭哭啼啼地说道:“我和凤仙姐一直都好好的呀,前几天还给我送过菜呢……昨晚她听得没错,可是那是因为官德在陪我排练话剧,没想到凤仙姐竟误会了。”

春花眼神里藏着些许不甘,又演出一副为人着想的老好人的模样,对哭着的秋云说:“你呀,就是太简单了,她哪能不知道你这是排练话剧呢,她呀,后来还说是因为你从外头找男人,官德才打得你呢!”

“啊……没有啊,我没有干过这种事,要是大家都听到了,我就是洗也洗不清了……”秋云小腿一软,瘫倒在地上,抱着眼前的春花哭了起来。

春花轻轻拍着秋云的后背,一直到秋云不哭以后,才悄悄地离去,影子融进了夜色里。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