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菊瓣,人情暖

分享家 经典好文 568 0

许是过于娇小的身材,在同龄人认真或戏谑的眼神里,将本就畏缩不前的自尊一刀刀凌虐,刺激地不止地后退。大笑的,藏匿的,玩笑的,高傲的,像黑压压的暗潮,无声地从上而下睥睨,淹没了她,窒息了她。

渐渐地,她不敢主动搭话,遇到陌生的人也只是无措的盯着脚尖,条件反射地低头,避开视线,强装镇定,安抚着随风起伏的心绪。黯淡着,欲绽的花瓣慌忙收拢,武装着自己,冷漠的荆棘丛生。遇事不甚在意是她的习惯,逃避问题成了她的常态,在厚厚的寒冰中,她一寸一寸封锁着自己。

忽的,春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你可以吗?”班主任如是问。

“老师,我……”话未说完,而老师的肯定却毋庸置疑的明确。

“老师相信你,你肯定可以的!”语毕,她微微前曲身子,逆着有些冷冽的暖光,不高的身型晕开上了金边,眸中倒映的曦光染着剔透的眸子,冒着所有人的否定和质疑,义无反顾的选择相信她。她有些不可置信,从未被肯定的心忽然跳动了起来,艰难抬眼,却只听见老师平稳的语调,温柔坚韧。安静地平视着她,在急急缩短的距离里,她看见了世间的另一个太阳。

“好。”她说。

对着一个混乱不堪的班级,她站在讲台上,显得有些腼腆。只见第一排的同学忙着玩纸飞机,追赶地不亦乐乎,过道中的小团体正窃窃私语,讨论着不知名的八卦。更有甚者大声呼喊,声音冲破楼顶,快要直抵云端。

她左右环顾,却不晓得该怎样开口。先前的失败心理又开始作祟,放弃吧,你能管理什么呢?你都没他们高,小个子能成什么事。有声音在脑海响起。她有些动摇 却坚定的站在讲台上,记忆倒带,重合,她又瞥见了太阳的一角,心意弥坚,她用尺子拍讲台:“安静!”可是,声音又被一浪更比一浪高的暗潮淹没,她茫然,有些无力。

最后的闹剧以班主任的到来而匆匆结束。“怎么回事?班里你没有管理吗?”她强按着几分怒气,压着问她。“我我……我管了……”她苍白地说。刚展开的一瓣有畏手畏脚地缩拢,我果然是这么差劲啊。

她闷闷想。“没事,第一次没有经验,老师相信你一定能行,以后不要怕他们,他们就是欺软怕硬,要有自信啊!”老师微微皱起的眉又舒展开了,笑意盈盈地看着她。“嗯!”她点头,心中的冰雪又消融了些,露出隐隐约约的自尊。

仍是一个聒噪至极的班级 这一次, 她没有迟疑。而是坚定的站在讲台上,大声呵斥着,她不再害怕身高的差距, 而只是做好一班之长该尽的责任。喧嚣的班级奇迹般地安静下来,连平时几个调皮的同学,都不在闲聊,她站在讲台上,整个班级尽收眼底,忽然间生出了冠绝三军的想法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

她好似一个改旋归来的将军,期盼着赞赏。她又想起了太阳,这次,她快要笑出声来,对着那片阳光,自信而又大方。

从此,花瓣一瓣一瓣绽开,寒冽的冬天过去了,春来,生机勃。那朵白菊终于绽放了独属于她的芬芳与青春。辩论赛上她有理有据,咄咄逼人;学生会上她谦逊大方,羞涩又开朗;班队课上她朗诵诗歌,认真执着;联欢晚会上,她鼓起勇气,挑战自我;六一节会上,她设计节目,接受他人意见;黑板报评比,她用一笔一画,绘出风格,写出风采;班级札记,她勤勤恳恳,可圈可点;征文大赛上,她文采飞扬,自由肆意;班长开会,她不在胆怯,而是老实做事;团员上课,她及时到达,学习党史;作为课代表, 她来往忙碌,转交工作……她奔波在学习,老师,同学之间,虽会被人讨厌,但也是,问心无愧,无怨无悔。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试试寒,试试暖,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何尝又不是一朵白菊,烂漫而又勇敢。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