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上爬
凯恩博客,感恩陪伴3年(www.caiens.com)

往上爬

网络兼职赚钱分享家2019-02-12 11:00:59789A+A-

正月初五,校友小聚。

这类聚会是很有意义的,有点类似大学里的迎新生。

已经毕业的,马上毕业的,他们算是新人,要凑钱请一些有资源的老家伙,希望能在未来工作中获得一定的帮助。

类似一个派系。

老家伙们也愿意参加,因为小师妹们长的水灵,何况还能被奉承一顿,极大地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如今考入体制,准入门槛是相同的。

但是,提拔门槛是不同的。

所以,抱对大腿很关键,我一个师弟傍上了一个师哥,师哥提拔了,师弟自然也提拔了,年龄跟我差不多,已经当主任了。

我到的比较早,因为他们让我顺路去拿横幅,我要提前去帮着挂上。

小师弟们、小师妹们也到的比较早,面孔都比较陌生,我扫描了一圈这些小师妹,最大的特点,普遍胖,貌似在山东就很少遇到那种细胳膊细腿的。

挂好横幅,我去停车场,坐车里。

一会。

来了一辆蓝色雪佛兰,副驾驶下来一女,略臃肿。

认识。

海瑟,比我矮两级,中文系的。

我打招呼。

我对她印象还是比较深的,从小没有爷爷奶奶,爸爸在外面打工挣了点钱,买了个湖南媳妇,生下她,女人就走了。

她没有见过妈妈。

大一时,学校里就有奖学金,那时比较混乱,老师对学生也不了解,怎么发奖学金?看花名册,看哪个名字顺眼给哪个同学。

到大二大三大四呢?

则要根据具体情况。

家庭是否贫穷?

学习是否优秀?

大一,海瑟没拿到奖学金,大二到大四,她都是全额奖学金,而且学费也减免,一个细节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她毕业的时候,有1万多的存款,在当时已经算是富有了。

她毕业后就进入了本地高中,后来又考入管理系统。

这也是为什么喊她来吃饭的缘故。

因为她可能会与面试有关。

握手。

我问,咱几年没见了?

她说,上次还是李涛结婚。

我说,那应该是2012年或2013年。

男人从驾驶位下来了,戴个眼镜,很斯文,瘦小,给人的感觉很儒雅……

海瑟介绍:这是我老公。

握手,寒暄。

老公递烟,我不会抽。

一会,老公又跑回车上去了。

海瑟说,带着孩子呢!

我问,多大了?

她说,九个月。

我问,几胎?

她说,二胎。

我说,挺好,挺好。

寒暄了几句,我又进了酒店,我觉得万一人家还需要喂孩子之类的。

我在大厅,坐了一会。

果然如我猜测。

海瑟俩人抱孩子进来了,主要是大厅比车上暖和,坐一个角落喂奶,我无意瞥了一眼,发现海瑟没穿内衣,撩起来就喂,肚皮跟千层饼似的,叠的一层一层的。

怎么说呢,我感觉海瑟老的很快,看起来40多岁了。

最近几次同学聚会,这一点感触特别深,但凡是生了两个孩子以上的女同学,普遍老,没有80后的感觉,甚至感觉已经过了中年,开始步入中老年了,还有就是吃饭的时候夹菜很猛,仿佛饿了很久的样子。

喂完孩子,老公把孩子又抱到车上了,听他们俩的谈话是老公要把孩子先送回家,再过来陪她。

老公开车走后。

海瑟过来了。

我问,这两年提拔了没?

她说,没。

我问,退休前能当局长不?

她说,当个P。

我说,我有个同学也在你们单位,不过猛的这么一说,我忘了他叫什么名。

她说,王XX?

我说,不是。

她说,反正王XX认识你,也骑自行车,还问我认识你不。

我说,说网名我可能认识。

她说,我不知道网名,我不玩微信。

我问,没有微信?

她说,老公不让下载。

我问,那单位下发通知怎么办?

她说,我老公替我在单位群里。

我问,老师给孩子布置作业呢?

她说,也是他在群上。

我说,还怕你这个老太婆被人勾引跑了啊?

她说,他这方面比较敏感。

我说,怪不得参加聚会他要看着呢。

她说,在单位,我对桌是个刚分派来的男孩,老公去单位找领导要求给我调桌。

我问,你怎么忍住的?

她说,习惯了。

我说,他内心没有安全感。

她说,可能是,但是他这个人没有坏心眼,主要是怕我被人骗了。

我说,我有个朋友,特别胖,年龄也50来岁了,但是老公就是爱她,她在公园里走圈,老公就在公园的塔上看着。

她说,我家也差不多,我在小区里散步,他就站阳台上看着。

我问,工资你自己保管还是?

她说,给他,我自己也花一些,但是会列明细给他。

我说,可能当过老师的都这么细心,我姐买了套房子,期房,刚开始盖,才盖了四层,隔几天就拿米尺去量一量,看看实际面积够不够……

她说,师哥,我也没有你电话了,留个给我吧。

我说,你什么时候找我,通过其他人就能通知到我。

对于她是否幸福,这个无法判断,有的人只有在笼子里才有安全感,她觉得舒服这就足够了,咱不能干涉太多。

这就如同空运狗狗的时候,我们总觉得航空笼太小了,几乎没有活动的空间。

狗狗是不是会委屈?

作为人,肯定会这么想。

实际上呢?

想多了,例如野生的狗,它需要的窝就是跟身体那么大,不需要太大,包括航空笼设计时,也是根据狗性去设计的,知道狗能适应这一切。

老田来了。

这是一个成功的文化商人,班,他是不上了,但是各类头衔依然霸占着,就是那些文化类协会的头衔。

有年,在欧洲做领队的李哥联系我,问我认识“田XX”不?你们那边的。

我说,认识,我校友,老前辈。

他说,可牛B了。

我问,怎么牛B了?

他说,我们正在瑞士,有自费项目他就是不参加,还带头倒戈,说自己在你们当地是XX协会的会长,还在北京有房子之类的。

我说,是真的。

只是我觉得有点LOW,人家都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底细,你倒好,四处吆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李哥是北京人,无意说话刺激到他了,例如你们小地方的之类的,老田用这种方式来反击……

他问,我怎么才能对付得了他?

我说,反过来,去哄着他,崇拜着他,他不仅仅会听你的,谁惹事,他还会训斥谁。

这就如同那个故事。

有人喝多了在大街上问:谁敢惹我?

有个人站出来:我敢惹你。

接着过去揽着他:谁敢惹咱俩?!

这次,老田带一个姑娘,说是姑娘应该也在35岁左右,他们胳膊挽着胳膊,我起身迎接,我笑着调侃:这是几嫂?

老田笑着说,反正喊嫂子就对了。

我懂了,应该是正牌,登记了,结婚了。

虽然我觉得老田有些能装,但是我还是蛮喜欢他的,很有才华,写一手好文章,书法也不错,拉一手好二胡,乒乓球也打的好,多才多艺,包括他父亲也是这么一个人。

我们先坐下,聊了一会。

他说,我看X老师前些日子过来找你了?(X老师是著名作家)

我说,是的,他刚拿了个大奖。

他说,X老师是实至名归。

我说,他还夸你了。

他说,惭愧,惭愧。

夸了吗?其实是我夸的老田,然后X老师回了一句,再有才华也不能多次离婚,多次离婚说明内心构造有问题,再有才华又有什么用呢?

我没敢反驳。

自然,我也不会传递给老田。

老田是个文化贩子,主要做什么?教辅,他不是贩卖,而是从源头做,就是从省内找一些比较优秀的老师出题,然后再发行到各地,作为教学辅助用书。

整个出版行业,最赚钱的就是两类:教材、教辅。

济南有一家,直接自己盖了一栋大厦,叫:世纪金榜。

模式都差不多。

我们上学时,这个产业最火的是黄冈,上课时,课本只是一小部分,主要讲教辅,因为教辅难度系数高。

对于老田不断的换媳妇,我也是理解的,因为这些年他一直是不断上升的,每个妻子都是当下匹配他的,可是没多久,又不匹配了,因为他又成长了。

这就如同讲夫妻关系的李中莹,他是这个领域的王者,你看他离婚多少次?

只能说,他们俩是不愿意将就。

我们为什么批判他们?真正深层次去思考问题,发现我们还是把女人当附属品了,意思是你们用完了就抛弃了?有没有考虑过女人的贬值?是从这个角度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女星离婚我们不考虑这些?因为她们不存在贬值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跟一位老师探讨过,他的观点是:假设夫妻有一方的固定收入(不是偶然一次),忽然多了10倍,我估计离婚率得翻三番,不是因为钱多了喜新厌旧,而是钱多了有底气做真实的自己。

我和老田在聊天,海瑟跟小嫂子在聊天,她们俩聊天过程中,我得知小嫂子是烟台人,教数学的,过去在老田那里做出题老师,这么认识的。

老田去洗手间,我跟着。

待他出来。

我说,田老师,年前也没见到你,我给你拿了箱啤酒。

他说,好,谢谢。

我们一起去了停车场。

一辆新款V90,看颜色明显是女士车,挂的鲁F的车牌,由此推测是小嫂子的。

我说,这车好,你送小嫂子的?

他说,她自己买的。

我说,这个车还没出来的时候,我就很关注。

他说,主要是比较安全。

我说,我去试驾过,我觉得噪音有点大,另外我不是很喜欢2.0T的发动机,我还是喜欢V6或V8的声音,如果这个车配3.0T的发动机,完美了。

他说,北欧人讲究环保。

其实我很喜欢两厢车,例如宝马140,奥迪A6旅行,包括VOLVO的V90,很有艺术感,前些日子我还在哄自己,好好赚钱,买辆宝马140过过瘾,这绝对是最便宜的宝马6缸,主要是我喜欢这种小巧玲珑的感觉,不过国人更喜欢三厢车,觉得三厢才叫轿车,乃至我姐买POLO都是三厢的。

之前我看过一篇文章很有意思,略极端,意思是北欧再这么安逸下去,用不了多少年就消失了,理由就是已经严重与世界脱轨了,大家都在飞速发展,而你们却依然慢悠悠的。

今天,大家去欧美,有一点感触特别深,就是中国发展太快了,特别是互联网行业,感觉他们与我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太落后了,太迟钝了,特别是网上购物与手机支付,差了不是一点两点。

罗振宇一直看好中国经济未来,他的视角是什么?

中国人这么渴望赚钱!

汽车领域,现在第一梯队就是日本跟德国,其余国家都要靠后,法系车落伍了,美系车太粗糙,VOLVO?直接从一个高端品牌沦为了中端品牌,至少不出彩了,遥想当年开辆S80是何等的威风,当年我开过一辆,那音响跟迪厅似的,过瘾。

老田问,最近买房了没?

我说,没,倒是想卖房,把我办公室的两套房子卖了。

他问,好卖吗?

我说,市场价到了6千了,我买的时候3千多一点,我现在就是原价都卖不出去,有价无市。

他说,2009年,我在桥头小区买了一套房,花了50万,全款,现在卖多少钱呢?卖140万,但是你要这么想,在两年前,也就是2017年,只能卖70万,是最近两年才翻了个番,之前这么多年是没有涨的。

我说,是的,就是每平一百两百的涨。

他说,同是2009年,我给孩子在北京买了套房,首付不到60万,贷款125万,现在房子值1000多万。

我说,只有一线城市的房子才有金融属性。

他说,但是无论哪里的房子都不值得投资了,你要这么想,北京房价从1万涨到2万不难,从2万涨到4万也不难,从4万涨到8万还不难,但是从8万涨到16万呢?从16万涨到32万呢?越来越难,因为基数越来越大。

我说,相比之下,我更看好股市的机会。

他说,股市的短板是不能使用安全杠杆,贷款买房等于自带3倍安全杠杆,倘若股市里使用三倍杠杆随时会被平仓。

我说,是的。

他说,从全球经济来看,发达国家股市总值跟楼市总值基本是1比1,而中国是1比10,从这个角度而言,真正的价值洼地在股市。

我说,定投到下一个牛市,一定会出现一波翻倍的行情。

他说,你知道中国真正的危机在哪不?你仔细想想,现在投机才能赚钱,投资反而不能赚钱,所以大家都在投机,你看看本地这些地产公司,原先都是做什么的?做化肥的,做化工的,做食品的,主业不好好做,全炒地产了。

我说,都在赚快钱。

他说,快钱是最容易毁灭一个人的,因为会给他一种路径依赖,总感觉快钱才是正确的,脚踏实地是错误的,例如现在总是宣传财富自由,什么叫财富自由?提出这个口号就是错误的,这个口号对应的就是快钱,赚快钱本质上是一种低质量赚钱方式。例如你跟一个年轻人说,开个理发店,好好干,过上三五年能积累起一批稳定的客户,他们觉得太慢了,不愿意干,倘若你告诉他们,做微商一个月就能赚10万,于是都跑去了,说明什么?能赚钱的都是正常人,赚不到钱的都是不正常的人,因为他们总是试图找捷径。

我说,马云都没实现财富自由。

他说,对,在学习、成长、赚钱这三方面,人是没有终点的。

我说,实际上,炒房、炒股赚到钱的概率比创业成功的概率还低。

他说,这才说到点上去了,因为这些东西考验的是修行,定力的修行,认识的修行,普通人前赴后继都是进去接盘的。

我说,我认识的,炒房厉害的,都是做培训的,就是教别人怎么炒房的,多数炒房人最终都一个结局,就是被套,除非有稳定的流水和极高的定力,能把自己的欲望管理的很好,有了钱不嘚瑟,一直过清心寡欲的生活。

他问,你炒房赚钱了没?

我说,我还好吧,因为他们带着我炒房只能赢不能输,哪怕输了也会先保证我的利润,所以不具有普遍性,应该这么讲,每次都是我赚到钱了,但是我喊去的人没赚到钱,例如买的时候房子是1万/平,但是一年后才是1.1万/平,若是出手就是亏损的,普通人拿一年也拿不了,觉得不赚钱,算了,平本出局吧,结果第四年变成了2万/平,我怎么赚的呢?就是卖给他们房子我拿了提成,最大的一次团购是我们要了一整栋,大家每人一户或两户分了,而且是低首付,拿到今天的至少赚了百万,实际上呢?除了几个发起人,大家都割肉出逃了,包括我也出逃了,而他们几个到今天依然持有。就是因为我参与了太多次类似的游戏,包括跟着一些很专业的炒房团,我才有了发言权,炒房是极少数人的游戏,哪怕跟着他们也白搭,因为我们没有这个定力,还有就是每个人的现金流水不同,有的人能支撑上七八年没问题,有的人可能最多支撑两年,当时玩的比较好的两个朋友,都是专业炒房的,一个是因为伪造公章抓进去了,一个因为买卖纠纷被法院保全了房产导致资金链断裂了。

他问,为什么要伪造公章?

我说,这也是行业潜规则,若是完全按照银行的贷款规则去卡,很难贷款,因为这里面涉及到高评、公司流水、个人资产,有些证明是开不来的,例如居委会的证明,那怎么办?就安慰自己,咱没见过,银行肯定也没见过,自己刻个吧,银行知道这些不?都知道,为什么知道还允许呢?也是制约你的把柄,这可是要判刑的,若是有一天你不还钱,那……,那哥们就是因为断供了才被抓的。

他说,那要里外结合。

我说,这里面学问太大了,写一天一夜也写不完,我在里面有个最重要的角色,就是我读者里有做地产销售的,甚至层次很高,例如他要开哪个楼盘,那么我们可以拿到一手信息,例如哪些户型好,哪些房子价格偏高,哪些偏低,先知道了这些,就容易先护下,对方也会有要求,例如打包出售,那我们就凑人就是了,发起人一般会把房价每套多出1~2万,这个作为我的佣金,这个游戏其实可以一直玩,但是后来我不愿意玩的原因就是我觉得会套进去一部分读者,若是今天回头看看,是给了大家机会,大家抓不住,实际上呢?普通人是赚不了这个钱的,让你连续十年,每个月都在还着贷款,还不知道房价什么时候涨,你愿意吗?

基于这些经历,我写了一句话,老百姓理财,要么理少了,要么理没了。

没有例外。

但是,大家听吗?

不听。

因为,都坚信自己很聪明。

很简单的一个问题,你炒股赚到钱了吗?!你炒房赚到钱了吗?!

我个人感觉,老田讨人嫌一个重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娶过几房老婆,而是他有钱了,对于文化人而言,若是你有钱了,你就是另类了,意思是不纯粹了。

穷书生,核心在于一个穷。

这聚会,咱不是主角,既不属于新人系列,也不属于资源系列,所以我提出不喝酒,也没人强求,毕竟我还开着车。

桌子越大,发言的人越少,这就是山东酒席,超过10人以上的聚餐,很多人除了敬酒时可以说句话,全程都要启用静音模式。

我也一句话都没说。

敬酒是用的茶水,还要配上那套话:只要感情有,茶水也是酒,敬三个酒,第一个敬在座的父母身体健康。第二个敬在座的大家平安健康。第三个祝在座的当官的升官,做生意的发财,读书的考出好成绩。

我自己都觉得虚伪。

结束后,乌哥快步追上我:小董,干嘛去?

我说,回家。

他说,我给你拿了点煎饼,自己老家的。

我说,不用,不用。

他说,一点心意,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那谢谢了。

他问,洗脚去?

我说,我请你。

他说,我请你。

他打电话让媳妇过来把车开回家,我拉着他去洗脚。

乌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师,很敬业,据说高考考了五次,这场宴会为什么有他呢?因为他给其中一位师兄做小弟N年,不过师兄有虚名没实权,自然他也没提拔,也不能说没提拔,当备课组长了,基本不算官。

师兄来,带上他了。

他为什么送煎饼给我呢?

是有渊源的,他搬家是自己搬的,借过我的皮卡,借完以后什么动静没有了,也没说给点礼物之类的,我当时还在念叨,这家伙不会办事。

他可能一直在等机会。

洗脚,生意特别火,只有男的,没有女技师。

我说,男的也可以。

小哥特别帅,我觉得略内疚,我问,是不是给男人洗脚很别扭?

他说,只要你不别扭就好。

我说,我无妨。

乌哥说,男的好,有劲。

他特意拍了个照片,应该是发给媳妇的,自证清白。

我随意调侃了一句,听说你要当级部主任了?(我是瞎编的)

他立刻坐起来了,很认真地问我:你听谁说的?

我说,我编的。

他很认真地说,你肯定是听谁说的,你快告诉我。

我说,真是我编的。

他说,我们现在只有一个正主任,没有副主任,正主任你也认识,老马,最近老马可怪了,总是安排我干活,动不动就加班到晚上12点,而且说话也是含沙射影的,跟我说,副主任你干吧,别人也干不了。

我说,他是怕你抢他位置。

他说,是,他可敏感了,所以这个话你千万别跟别人讲,要是传他耳朵里了,他给我穿小鞋就够我受的了。

我问,你还怕他?

他说,学校里的事,你不懂,看着风平浪静,其实是错综复杂,有些事他故意不安排给我,结果大领导过来过问了,我啥事不知道,挨一顿批。

我说,那你好好哄着他,要让他放心,你是自己人。

他说,他办事很奇葩,他父亲去世,我给了800,我娘走了,他给了600。

我说,他肯定是忘记了。

他说,这种事咋可能忘记呢?故意的。

我说,到了你这个年龄了,要修行包容,这是我们教育最缺失的,例如去年圣诞节,学校里发通知不让过节,你看我们春节呢?西方国家的老大们都纷纷发来祝福,这是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连对方的节日都包容不了,都无法送上一句祝福,什么时候,当对方在欢度圣诞节时,我们能送上一句祝福,那说明我们真的文明了。

他说,你说的这些太虚,他们为什么送祝福给我们?因为我们强大了,他们害怕了。

我问,你出过国吗?

他说,没有。

我说,那就对了。

最终,我买了单,送他回家。

送他回家的路上,我给他出了个主意,拿出20万来铺路,你肯定能在退休前当上副校长,正校长还是有难度的。

他说,不可能,现在全部都是公开投票,你能笼络了一个人,能笼络所有人吗?

我说,你留着20万又有什么意义呢?对不?你知道我上了一年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吗?不是大家不渴望往上爬,而是需要有燃料支撑,多数人都卡在了这个点上,我要是现在才25岁,而且是正式的,再配上我今天的意识和能力,35岁我就能当副局长了,这还是保守的说法。

他说,吹吧。

我说,去年,我师姐,就是那个大辫子,教地理的,老家是苍山的,她想从初中部调到高中部,我给她的建议就是1万元,马上就办了,她偏不,理由是自己业务能力如此优秀,高中部不要自己绝对是他们的损失,明明有这个实力为什么还要腐败呢?最终被我给说服了,答应怎么做?就是调整完成后,可以送1万元,哪有领导愿意做这样的交易?类似支付宝,先交易后确认?

现在呢?

依然在初中部,而且现在完全卡死了,基本回不到高中了。

这些观点,只有一对一的时候,我才以调侃的方式去表达一下,若是在公众场合,我是不能说的,会被这些清高的人骂死的,你是不知道他们有多么清高。

还有个师哥,79年的,未婚。

他也打羽毛球,偶尔我们也闲聊,有天我发了个图片,发错了,发到他微信上了,我马上点了撤回。

你知道后面多么疯狂吗?

他打字批评了我有上千字,然后还打电话把我训了一顿。

我心想,滚你个老处男。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本文由凯恩博客整理呈现,转载请保留地址!

凯恩博客 ©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