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皮
凯恩博客,感恩陪伴3年(www.caiens.com)

扒皮

网络兼职赚钱分享家2019-02-10 23:46:461008A+A-

回父母家吃饭。

发现阳台上一棵冬青。

我问,哪来的?

我爹说,买的。

买冬青?这个是说不过去的,我推测应该是“偷”的。

我问,是不是沂河边上的?

我爹说,捡的。

我们俩理论了半天,基本证实了我的推测,我给我爹我娘上了一课,我表达的观点很简单,家里又不缺钱,你们想要什么就去买,不要去拿点占点,即便不为自己着想,也为几个孩子着想吧?

不要觉得别人看不到就没啥。

都能看到的。

这里面有个根本性的问题是什么?

他们觉得,这不叫偷。

这就如同当年地头上围的铁丝网,也被我爹偷回了家,我去制止,他还觉得我胳膊肘往外拐,意思是谁家地头归谁家的,咱不弄回家,就让人家弄去了。

再比如,电缆施工经过我们地头,把工具遗留在那了。

我们就不还了,拿回家了。

冬青的事,我特别心寒,我爹我娘也很诚恳,算是立了保证,再也不拿不占了。

我原本想端着盆给送去的。

我怕他们太伤心,就没这么做。

吃过饭,我没回家,而是在小区溜达了几圈,我心里特别难受,我一直觉得家里有钱了这些陋习可以慢慢改掉,结果还是改不掉。

不仅仅改不掉,还遗传在了孩子身上。

例如我姐刚进城时,去超市里买肉会换标签,把10元与20元的换一下,等于拿10元买了20元的猪肉,不仅仅自己这么做,还教给了我娘。

我知道以后,也是深刻批评了他们。

他们觉得,这又不是偷,顶多是占点小便宜,何况大家都这么干,什么叫偷?把标签直接撕去,揣怀里带出去,那才叫偷。

相比在农村,他们已经进步了很多。

但是,离真正的都市生活,还有很大的差距,例如物业不允许在走廊放东西,他们依然放,炒菜不开油烟机,总觉得浪费电,结果把厨房熏的到处是油,例如冬天不开热水器,也不洗澡,那咋办?放暖气里的水泡脚,总觉得自己偷偷放的没人知道……

这些,都是问题。

能改吗?

说一样可能用不了多久能改,但是内心习惯非常难,例如厕所就那么几步远,结果呢?非要用尿盆,意思是晚上省心,但是尿盆会导致整个厕所一个味道。

我在慢慢感化他们。

没指望把他们培养得优雅。

至少,卫生。

把我们村跟北京一个高档小区对换,用不了几年,我们村就是欧洲小镇了,干净、漂亮、舒适,而北京的高档小区呢?

成了猪窝。

房子住出什么感觉,取决于谁来住。

县城人喜欢串门,例如逢年过节到家里坐坐,意思是送送礼,在串门过程中,一推门,甚至不推门就知道这户人家是城一代还是城二代,若是城一代,基本上依然是农村布局,农村生活,家里乱的要命,布局也丑。

城二代呢?

就有现代气息了。

我明明知道我改变不了父母,但是我还是想努力一下,能生活的更好,为什么不去争取呢?对不?

为了让父母可以接受新鲜事物,我给他们报过几个班,让他们跟城里老年人一起玩玩,结果玩不了太久,就自动退出了。

退出的理由就是感觉不受重视,要么就是太敏感了,别人一句很无意的话,就刺伤了他们敏感的神经,意思是瞧不起我们农村来的是吧?农村来的咋了?你们有我们有钱吗?

现在呢?

玩伴基本稳定了,都是一群从农村上来的老头老太,每天的工作就是对吹,我儿多牛,我闺女多牛。

层次高的圈子,融不进去。

这就如同YOYO问我怎么融入机车圈,我觉得于她而言,只需要一辆机车就足够了,因为她的做事风格没问题,只要给她平台,她就能绽放。

因为,她不拿不占。

这一点就足够了。

若是习性不切换成付出模式,圈子再好也白搭,融不进去。

大年初三,我们约着环骑水库,4+2模式,就是先开车到水库集合,然后再骑车环骑水库,再开车回来。

到场的,基本就是BBA。

BBA就是宝马奔驰奥迪。

是不是玩自行车都有钱?

不是,应该说,90%是月薪不超过5千元的,包括日常我拍的一些球友的车,给人一种错觉,哇,打羽毛球的人真有钱。

其实比例差不多,90%也是工薪阶层。

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呢?

因为,玩伴也会相互吸引,大家会尽量的避开下班时间,例如选择下午3点到5点,这个时间就避开了上班族。

那么大家在一起骑车或打球,能否融入他们圈子?

若是付出模式,例如给每人分瓶水,补胎的时候积极一点,那么你肯定可以获得所有人的青睐。

例如打球的时候,你多拿几个球。

也会得到大家的青睐。

那问题来了,有没有这样的人呢?

几乎没有!

两个原因:

第一、若有,他肯定也是BBA系列了。

第二、他自己把自己拒绝了,心想人家肯定不跟咱玩,要么就觉得自己比对方更强,毕竟商人是贬义词。

我曾经推心置腹的跟一位师哥谈过这个话题,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这么出色而不受尊重呢?因为大家都感受到了你的小气,什么是小气?

第一、你没有卡,依然去打,人家前台都追你屁股上了,你依然不在意。

第二、你不拿球。

你觉得大家都有钱,让有钱人拿球就是了,咱不拿也是应该的,谁让他们有钱呢?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

实际上,每个人眼里都有秤,看的清清楚楚。

次日,他用了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收获:醍醐灌顶。

积极办了球卡,每次打球也开始拿球了,可是好景不长,现在我观察他呢?又回到原来模式了。

可能是他经过一段时间的付出,发现并没有获得大家的青睐,从而验证懂懂的建议是错误的,所以还是回去吧,省一点是一点。

是付出模式还是索取模式。

看似很容易切换,其实非常难,即便是偶尔切换一下,也是假性的,不说别的,我爹一生没请人吃过一顿饭。

也没有朋友。

我也继承了我爹这一点。

但是我运气比较好,一出道就跟着领导在一起,咱自然不断地观察,学习,发现他们跟我们做事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是付出模式,咱是索取模式。

当时我跟过一个比较牛的领导,是媒体界的,在2000年左右,他一顿饭就要花1000多,他经常带着我四处玩耍,我没有花钱的意识,你有钱不该多花吗?我若有钱了,我也请你。

他就反问了我一句:那你能否请我吃顿煎饼卷咸菜?(煎饼卷咸菜算是一个民间用语,意思是最贫穷的吃法。)

我才算开悟。

在几年后,应该是到了2006年,我写了一篇文章,穷人与富人一起吃饭,该谁买单?

所有人的惯性都认为,应该是富人。

他们不差钱。

实际上,应该是穷人。

穷人买了这份单,一定会收获更多。

前天,我进电梯,一家四人在电梯里,我急忙钻进去,男人朝我点了点头,女人朝我笑了笑,大孩子喊,叔叔过年好,小孩子接着也喊叔叔过年好。

给我的感觉,真的特别好。

住在这里,我觉得感受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我观察男人比较少,我喜欢观察女人,就是这个楼上的女人不像本地人,自信、优雅、时尚。

还有一点,大家坐电梯都是先出后进。

这也算优点?

在县城,这就是优点。

为什么?

我在另外一个小区也有房子,那个小区的电梯是什么状态?可能人还没出去,就被进来的人又堵回来了。

饭局中认识了一位姐姐,做地产的,很牛。

牛到什么程度?

认识一位朋友,她就能成交一套甚至几套房子。

是她在推销什么?

不是。

相反,她从来不推销,也不刻意提这些事,是你自己主动提出的需求,她来帮着你找,她能建立开发商与大客户之间的桥梁,特别是优先选择权和尾盘。

她做到了销售的最高境界。

那就是不销售。

第一次,是朋友请我吃饭,介绍我们认识了。

第二次,是隔了几天,她请我吃饭,喊着那个朋友。

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桌子,相同的三个人。

而且,都是春节期间。

很重视。

聊的也很投机,每次都是从晚6点聊到11点。

她们俩,我都喊姐。

我们一起探讨读书、写作、艺术。

那么自然不自然的我们也会聊到地产,毕竟这也是这两年本地比较火的一个话题,就是本地地产能涨到什么价?未来会是什么走势?哪里有便宜的地产可以买入?

说的夸张一点,她们都算业内人士。

就是知道一些业内信息的人,例如哪块地多少钱拿的……

很多观点,我们基本吻合,例如开发了一个楼盘,是该自己卖还是外包给地产销售公司?炒房子是该炒好房子还是炒尾盘?不同的房子应该有什么不同的玩法。

我们谈到了一个共同的观点,什么叫高档社区?

其实,就是物业水准。

很多楼盘开发的很好,但是物业很垃圾,小区一团糟,我们小区旁边有个小区,里面有套带院的房子要卖,我过去看了看,直接否了,整个小区乱的要命,院都是自己围的,而且人车不分流,还有在院里养鸡的。

一手好牌,打瞎了。

好物业可以使小区整体溢价20%。

这个姐无意谈到,她手里有个尾盘,是写字楼,一整层,680平,平均下来不到4000元/平,而且还可以谈价。

这个楼离我们家不远,是个商业区,整个楼目前是连锁酒店,但是酒店只用了中间几层。

我就去看了看房子。

若是说买,唯一的理由就是便宜,但是买了干什么?不知道,因为电梯跟酒店共用,那么很多行业是不能干,包括不能做办公室,因为出入酒店对于很多人而言是很敏感的。

若是说略有担心,无非担心这么几点。

第一、产权是否明晰?

第二、物业太差,等同于没有。

第三、理论上没多少钱,为什么这么多年没被人买走?

因为一切来的太突然,我冲动了一下,又觉得还是得暂缓一下,就邀请了几个地产行业的朋友过来一起聊几句。

关键是,要现金。

不是小事。

若是可以贷款,我倒觉得更放心,说明银行也认可。

王哥说,持有成本一年不低于25万,那么就要考虑,租金能回多少?增值能涨多少?还有商业地产交易税率太高,是否有人愿意接盘?

我说,一年租10万没问题。

王哥的观点是,整个资金链越来越紧张了,应该持有现金等待机会,去抢那些优质的住宅,例如装修很好的豪宅,着急脱手,谁有钱谁就能抢到。

陆哥的观点是,单纯从价格而言,的确很便宜,也就是前几年拿的地,若是放在今天,开发成本都不够,至少说明不会亏,但是不建议现金购房,要贷款,贷款是对抗通货膨胀的捷径。

我问,本地房价能站稳7000不?

他说,站不稳,房价上来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多年吃伟哥的结果,现在刺激效果越来越差了,麻木了,四五线城市更是如此,一定会回落的,本地又没有外来人口,都是上班的,总不能两口子的工资都不够还贷的吧?

我问,那怎么配置资产?

他说,若是你有一个亿,那么这个房子是值得买的,作为资产配置,放在那里总不会丢的,若是只有300万拿来赌?那么是不建议的,虽然的确很便宜,但是三五年内很难盈利脱手。我建议你可以考虑海外资产配置,把自己和家人每年5万元的外汇额度用完,这不违法,合法的。

我问,房价会跌吗?

他说,也不要盼着房价跌,因为房市是海绵作用,把超发的货币,民间热钱全部吸进去,不说别的,若是每家每户发30万,你觉得老百姓更穷了还是更富了?一定是更穷了,因为大家马上又作为首付买了房子。

我问,那你如何看待房产投资?

他说,省会以上城市,不管什么时候,都值得投资,三四线以下城市唯一值得购买的理由就是自住。

左右为难。

我给姐的答复就是等媳妇回来,我们再去看看房子,再跟媳妇商量决定。

理论上,这个价格是真便宜。

但是指望涨,也很难。

有读者在微信上问我:手里有百多万存款,怎么对抗通货膨胀呢?

我说,所有人都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没有答案。

超过5%的收益率,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投资产品能够保证,5%就是警戒线,谁若是有这个本事,贷款搞就是了。

经济学规律决定了,没有什么是只涨不跌的。

机车群上要组织去威海,自然要买保险,我就把JBL推荐给了老大,老大相信我,就让JBL过去谈一谈。

我本来想叮嘱一下JBL。

后来想了想,到了她这个阶段是不需要叮嘱的,她什么都懂。

保费一人198元。

JBL的意思是,直接送。

老大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

我跟JBL说,因为保险公司经常送保险给大家,大家觉得免费的都是不好的,反而不珍惜,你应该收钱,收了之后呢?再挨着加微信发红包退回。

这样,大家觉得很感激。

就是这东西的确是198,但是我送您了。

老大的意思是钱是必须给的,至于说打折之类的也无所谓,毕竟又没多少钱,关键是把活干好。

老大家里来了亲戚,非喊我们俩一起去。

不去,他生气。

去吧。

我让JBL坐老大的车先去了,我说回家拿另外一个手机,其实只是借口,我要回家拿几瓶酒,不能空手去人家,又去银行取了点钱,去超市买了几个红包,一个红包装了1000元,先准备上几个,见到孩子再说。

也不是说见到孩子就发,要根据孩子的归属,例如他孙子,那肯定给,外甥也给,若是客人家的孩子,那我就不给了。

就是我要确保这笔账算到老大头上,我才能给。

客人是他的表弟,也50多岁了,在武汉一所高校教历史,高中历史老师也很懂历史,但是懂的是课本上的历史。

而大学历史老师就略有差别了。

他们懂野史。

就是非官方的历史。

老大很兴奋,说:这是我们的大作家。

又介绍了客人,他表弟,让我喊张哥。

握手,寒暄。

先是聊了今年的春晚,我们俩找到话题了,就是小品不行的根源是什么?

剧本。

为什么现在电影越来越不行了?

是真不行了?

是的,你要对比90年代,今天的电影绝对是退步的,中国不是没有拍过好电影,而是拍了太多好电影,例如《活着》,《霸王别姬》,《黄土地》,《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

我问,张教授,您觉得今天的宫廷剧扯不?

他说,喊张哥就行,宫廷剧的巅峰之作是二月河,他是标准颂歌模式,离真实的历史差距很大,历史是黑的?是白的?不是,历史是立体的,不是脸谱化的,即便是同一个人,也是有黑有白,你有没有看过新三国,新三国里的曹操就比老三国里的正面了许多,不是刻意正面的,而是纠正了过去的黑。

我说,整个三国,若说唯一的BOSS,就是曹操,无论是文还是武,都是碾压其他选手的。

他说,肯定的。

我说,但是,在老百姓眼里,曹操就是黑的。

他说,案是翻不了,例如一提汪精卫,那就是卖国贼,但是对近代史研究越深越发现一点,汪精卫是历史上少有的廉正,今天的马英九就是他的翻版。

我说,汪精卫一听这个名字就是汉奸,没想到还有这么一面。

他说,但是廉正跟有功是两个概念。

我问,秦始皇是不是也被黑化了?

他说,那是肯定的。

我说,能统一六国,统一货币,统一文字,很了不起。

他说,关于秦始皇的电影也很多,但是我推荐《秦颂》,有空可以看看。

我说,我看过。

他说,剧本写的好。

我说,大业如同弈棋,要不断地舍弃自己的棋子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在这个过程中,除了自己,任何人都可以是棋子。

他说,自己也可以是棋子。

我说,可惜电影被禁了。

他说,必然的。

聊的还是蛮投机的,主要是一个观点我们俩高度默契,就是但凡是能在历史书上留有一笔的,无论是黑还是白,他都有不平凡的一面,甚至若是把他单独摘出来研究时会发现,他很立体,有黑有白,有功有过,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很有才华,也很有爱。

前段时间,我在朋友圈发了一个聊天记录,是我跟陈辉民的。

很多朋友就私信我,大体意思是陈辉民是个负面信息很多的人,你咋敢跟他交往呢?

我没有回复。

很简单的一点,你接触过他吗?

你都没见过,没交往过,就给贴了标签,这合适吗?

一切都是道听途说的。

但是,我交往过,而且十多年。

只要你在江湖中行走,这些都是必然有的,我也跟刘胜提过这个醒,意思是你未来会遭遇到一系列的攻击。

他觉得不会在意。

真不在意吗?

这个,还是会在意的,因为每个人从普通人蜕变成名人,都要遭受这一劫,多数人都承受不了,放弃了。

我记得我媳妇刚生孩子时,她关注了几个宝妈类的大V。

这些大V一被扒皮,第一反应是什么?

关微博,跑了。

受不了。

牛哥曾经跟我讲过一句话,再牛B的人也有心智不成熟的一面,哪一面?就是这一面,平时看着修养特别好,结果在心理学课程上,老师一句话就把他惹毛了,戳到了他的点上了。

而网络上的人是怎么戳你?

戳你的每个角落。

你必须每个角落都够硬才行。

饭局,聊的特别好,我们一起喝了几杯。

然后?

去院子里跟老大的几辆机车合影,拍照,我帮他们拍,我对这些没啥感觉,我之前就拍过,不仅仅拍过,我还骑过。

馒头很好吃。

胶东大馒头,我说好吃,走的时候,嫂子非让我带两个回去,一个有脸盆那么大,我真的抱了两个回来了。

我和JBL打的滴滴。

JBL问:去我那里喝茶?

我说,我把馒头先送回家。

她说,你送门卫上就是了。

我说,也好。

我放门卫上,给我爹打电话,让他去拿。

泡茶。

她问,你们在聊天时,为什么说廉正跟有功是两回事?

我说,是相悖的,你知道最好的凝聚力是什么?

她说,共同的理想。

我说,不完全是,核心在于利益,廉正的人往往要求手下也廉正,而不廉正的人呢?懂得以利控人,例如割地封侯,这有两个本质的出发点,廉正的意思是我也是老百姓,所有的一切都是老百姓的,我别拿,部下也别拿,但是部下肯定想拿,那么就有冲突;而腐败的人是怎么想的?天下是咱家的,地都是咱的,你好好干,我把这一片地直接划给你。

她说,我有个事拿捏不准,想请你把把关。

我问,恋爱了?

她问,你怎么知道?

我说,直觉。

她说,也刚认识没多久。

我问,怎么认识的?

她说,朋友介绍的,是他同学。

我问,收入?

她说,10万左右,银行中层。

我问,年龄?

她说,跟你差不多大,属狗的。

我说,比我大。

她说,看着你更老一些。

我说,这就是已婚与未婚的差别,未婚总感觉像孩子,他是离异还是?

她说,一直未婚。

我问,这些年一直没结婚?

她说,没有。

我问,没结婚的理由是什么?

她说,他是农村的,家里穷,一直没买上房子,又供着弟弟上学。

我问,同居了吗?

她说,还没。

我说,不像你的风格。

她说,他没提。

我问,有照片吗?

她拿给我看。

我说,很憨厚。

她说,对我特别特别好。

我问,有见识吗?

她说,还行,毕竟工作的缘故,能接触很多高层次的人,但是呢,你要说具体的工作或者谈点事,又觉得他貌似没啥本事。

我问,他知道你收入不?

她说,应该知道。

我问,开什么车?

她说,他没有车。

我问,没有驾照?

她说,有。

我问,那你们约会怎么办?

她说,我也不好意思开我的车,就打车。

我说,这点不符合逻辑。

她说,各方面都没有问题,我觉得唯一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就在这里。

我说,还有两点非常重要,就是他是否有外债?这是其一;其二是他是否不喜欢女人?或者别的方面。

她说,喜欢,吻过,很用情。

我说,到了我们这个年龄,还如此优秀的男人,很难留到今天。

她说,我朋友也这么说,但是双方父母都要求马上结婚,我跟我妈说我谈对象了,你知道我妈妈第一反应是什么吗?给我打了个电话,一句话都没说,哭了整整五分钟,然后说了一句,宝贝,祝福你!

我说,因为你成了他们的心病。

她说,我自己也有恋爱的感觉了。

我说,是好事,但是我还是建议睡几觉,感受一下。

她说,他没提,我不好意思。

我问,为什么一直没买房呢?

她说,没有,他家的确困难,父母生病,弟弟上学,他弟弟毕业后他先帮弟弟买了房子。

我问,这些都是真的不?

她说,我去过他家,是真的。

我说,房子、车子都无所谓,反正你有,又不缺。

她说,我怕他不好意思。

我说,建议做婚前财产公证。

她说,明白。

我说,还有一点,是我觉得略悲观的,单纯从收入来讲,若是他的收入不改变,你们俩如此大的差距,早晚离婚。

她说,这点我很明白。

我说,还有一点,就是他可能会习惯上你给带来的这一切,不松手。

她问,我该怎么办?

我说,既然遇到这么好的,彼此都迫不及待,我觉得更要谨慎,给双方六个月的观察期,还有就是可以结婚,暂时不要领证。

她说,他跟我说的正好相反,他想领证,反是婚礼无所谓。

我说,他命还是好的,娶了你,至少少奋斗一代人。

她说,哪有。

我问,你有钱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她说,平静了,包容了,不嫉妒了,其它方面变化不大。

我说,带着男朋友去见两个人,一个是你很认可的大哥,一个是你很认可的大姐,让他们感受一下,从上朝下看人,一眼看穿,当然领着见见我也行,婚姻绝对是女人的二次投胎,若是不能使你如虎添翼,一定使你狼狈不堪。

她说,明白。

总之,我的建议还是要谨慎,千万别因凑合而让不适合的人带走了最好的你!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本文由凯恩博客整理呈现,转载请保留地址!

凯恩博客 ©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