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我很方便

1253 人参与  2019年01月31日 01:55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地儿,是位医生。

在一个很偏门的科室,我们是在健身房认识的。

别人送了她张健身卡。

她去了以后,除了跑步机,什么都不会。

但是,又想练练器械。

而那些私教呢?就跟木头一样站在旁边,仿佛就等着你出丑,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到了健身房就去抢跑步机而没人动器械的缘故。

我教了教她。

告诉她,你若是想健身,除了跑步外练一个动作就足够了,就是引体向上,刚开始肯定做不了,那么就做下拉。

做久了以后,你整个背就起来了,人接着就精神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眼就能看出练舞蹈的人吗?

我们说她们有气质。

其本质,就是背拉起来了。

男人也是如此,为什么我们穿西装不好看?

因为,肩不行,背不行。

穿上耷拉着。

男人还需要练另外一个动作,就是深蹲,让大腿有足够的力量,这样底盘才稳,理论上女人也应该练,但是中国人不喜欢屁股大的女人。

健身教练那么大的屁股,是很性感。

但是总觉得别扭。

不协调。

包括那些肌肉男,我也不喜欢。

我喜欢那种看起来没有肉,但是很精神的肌肉类型,这个也是有专业术语的,叫民工身材,例如散打运动员方便,单纯看身材,你很难想象他是一个散打冠军,甚至有那么一点小鲜肉的感觉。

人进入一个陌生环境,很容易记住第一个对自己好的人。

对于地儿而言,我就充当了这么一个角色。

地儿,很感激我。

健身房,狼多肉少。

来个女的,很快就一群人围上去。

我不围。

我给她的建议,没多久就被废掉了,因为有人更热情,主动教她,周一练腿,周二练胸,周三……

美其名曰,全身练,让肌肉有休息的时间。

我也没有再去给她科普。

因为,她还理解不了我的境界。

我的境界是啥?

能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他们呢?

都是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了。

健身,只要背起来了,胳膊就起来了,胸就起来了,腹肌也起来了,关键是整个人有厚重感,这是一个健身之王的动作。

只是被人低估了。

另外,我没有说服力。

因为,我身材不好。

我身材不好的原因是我管不住嘴,能吃,能喝,从来不控制,但是你看耐力,看爆发力,我是一流的,骑行我能在第一梯队,羽毛球我能跳杀。

后来,健身房我去的比较少。

因为,我媳妇在那里。

有天下雨,骑友喊我去骑动感单车,顺便斗地主,说是三缺一,我不去又不合适,就跑去了,在动感单车区域遇到了地儿。

她跟着节奏在骑。

看到了我,她打招呼。

我跟她说,教练带的都是错的,这种高阻力骑行会伤害膝盖的,应该跟着我们学,我们都是低阻力高踏频。

骑了一会,我们去休息区斗地主。

地儿也过去了。

我问,练的如何了?

她撩了一下衣服,给我看腹肌。

我说,不错。

她说,六个月的成果。

我说,腹肌是最不需要练的,只要瘦了都有,即便是练出来的也白搭,很快就消了,因为日常用不到,那么系统默认为这是无用的肌肉,就分解了,这就跟出了车祸做手术的大腿是一样的,做完手术后,一个腿粗,一个腿细,就是肌肉分解了。

她问,你最近咋没来?

我说,我本来就很少来,我觉得健身的核心在于喜欢,相比健身而言,我更喜欢羽毛球和骑车,至少更有乐趣一些。

她给我看了看她的健身安排。

我说,量太大了。

她说,教练给写的。(她上过八节私教课)

我说,健身是持久战,能够日复一日的前提是什么?是低强度,例如每天跑1公里很容易坚持,倘若每天跑10公里呢?那大概率就会放弃。

我再次科普了我的理论。

我的意思是不需要练别的,就练下拉就足够了,不需要天天练,隔一天练一次,但是健身房可以天天来,你不是来跑步嘛,例如每天10公里,若是坚持不了就改为5公里。

她还是对我不认可。

我懒得给她解释了。

越简单的东西,越有杀伤力。

很长时间没再联系,偶尔我去健身房会碰到她,有时会打招呼,有时也不打,她在练哑铃,又是举又是拉。

肯定又是热心群众教的。

有天,有个本地读者咨询我住院的事,问我XX科有熟悉的不?

我就想起了地儿。

但是我觉得跟地儿不算特别熟,因为我觉得她有点装,仿佛不喜欢男人,倘若跟她开个色色的玩笑,可能会翻脸。

我也没开过。

我就在微信上联系地儿。

我微信有个什么独特的作用?

就是养鱼。

我打造的全是潜移默化的输出自己的形象,会逐步高大的,所以我认识一位女孩从来不需要下手,只需要加上微信就足够了。

只要时间足够长。

我给她发个信息,她都有被翻牌子的感觉。

刘胜也是这个套路。

所以,我知道我喊地儿吃饭,不会被拒绝的。

一喊,就来。

我提议喝点?

她也同意。

喝点酒,打开了话匣子。

她收入不低,主要是医药回扣,即便是她这么偏门的,一个月收入5万左右,但是工作压力太大。

其实,我接触的医生还真不少。

医生对养生其实没啥概念,大烟大酒,觉得无所谓,其中有医生还跟我谈过这么一个观点,就是有朋友找他帮着做手术,特意叮嘱:就跟对待家人一样。

他内心就嘀咕,真当家人就好了,糊弄糊弄就行了。

那么,手术要不要送红包呢?

其实,不用。

为什么?

医生只要上了手术台,他就是职业的,他比任何人都渴望把手术做好,与封不封红包没有关系。

红包其实是家属自己买自己安心。

于医生,没啥用。

喝了酒,我发现地儿也会讲黄段子,而且讲的比我直接……

我就调侃她:那你没睡睡院长?

她说,没睡过,但是我睡的都是未来的院长。

年轻的,潜力股?

可能只是调侃,吹牛。

她问,健身房你喜欢谁?

我说,喜欢那个短发眼镜。

她说,她不行了,太松弛。

我说,这你都知道。

她说,不仅仅知道。

我问,是什么导致的?

她说,只有一个原因,基因,说白了,这东西就是天性。

我问,是不是有那种治疗仪器?

她说,有。

我问,你呢?

她说,用过都说好。

厉害……

酒后的话,都是很有意思的。

我送她回家,车上我问:那个小老虎有没有睡过你?(肩膀上纹了一只老虎,健身房的)

她说,没有。

我说,我看你们经常在一起。

她贴我耳朵上说:其实我喜欢的人是你。

我说,我也喜欢你。

送下了。

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主要是我很少想起她,另外咱对医生是有敬畏心的,不能乱开玩笑,嫌的对人不尊重。

玩笑,也只是酒后开开。

酒醒了,就不能再提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她发了一段对话给我。

是小老虎跟她的。

小老虎是抑郁症患者,把她当心理医生了,看对话是小老虎觉得生命没有半点意思了,想走,想跟她喝次酒,喝完以后再走,唯一不舍的就是孩子,别的都无所谓了。

我说,他这是想骗炮。

她说,不是,他真的是抑郁症患者,间歇性的,不发作没问题。

我说,那就抓紧住院。

她说,他也积极接受治疗,但是觉得人生太苦了,想解脱。

我说,你跟他喝酒,他又说需要睡一觉才能心满意足。

她说,不会的。

后来,又发过一次,小老虎说的,看到高楼就在想,要是从上面跳下来该多好……

我说,地儿老师,我先把您删除了,因为这样久了,我也会得抑郁症的,这玩意会传染。

她说,好的。

我就把她删除了。

我觉得她真的会诱发我。

阿俊姐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人不会得不知道的病,例如抑郁症,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得吗?因为你知道有这么一个病存在。

若是你不知道呢?

那可能也就不抑郁了。

这个观点从逻辑上是有问题的,但是你仔细想想又很有道理,特别是一些假性抑郁症,多是被诱发的。

我一个骑友,比我大8岁,骑车摔倒了。

摔倒后,也没啥不适,继续骑行。

过了几天,发现右胸疼。

去医院一检查。

左胸肺癌,已经到了B3阶段。

接着手术了。

他是一个生活习惯非常好的人,不抽烟,不喝酒,不说每天骑车也差不多,生活很有规律,而且刚生了一个小女儿,有儿有女。

使我想起了牛哥说的那句话:人不能太完美,有儿有女又有钱,这是不行的,太完美了就会出问题。

我去医院看他。

我就在想,任何一个人的生命,随时都可能会戛然而止。

在门口,我跟嫂子聊了几句。

我问,家里人都知道了吗?

她说,就儿子知道了,我跟儿子说,对你爸好点。

我问,需要钱吗?

她说,不用,有保险。

我问,有没有分析过成因?

她说,医生分析了十多种,他都不沾边。

我说,是不是骑车吸尾气吸的?

她说,不至于。

这是登山队长跟我讲的,他游说我去爬山,他说:骑什么车啊,整天吸尾气,用不了几年就得肺癌了。

从检查出到手术,前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我再看躺在床上的这个人。

哪是我认识的那个健壮的哥哥?

没人样了。

我从病房走的时候已经接近12点了,到了饭点,电梯特别忙,等了N久。

我想,还是走楼梯下去吧。

医院的楼梯一般人不敢走,特别的阴森,特别是一些病人家属在这里晒衣服,那衣服挂在那里就跟幽魂似的。

我走了一会,也害怕了。

又转出来了。

我突然想起地儿的办公室就在这一层,我过去看看。

她在。

正在开小组会。

办公室都是透明的。

她看到了我,示意让我坐会等着。

一会,出来了。

她问,来会情人了?

我说,嗯。

她说,流产找我。

我说,行。

她说,不用挂号,不用排队,不用花钱。

我说,行。

这也是行业潜规则,例如某名人要带着小三流产,不能正规挂号,因为女人也有工作,也有家庭,会有记录的。

怎么办?

就这么悄悄的私下手术了。

没有任何痕迹。

当然,这需要一定的级别和关系。

我问,拉黑了你,生气没?

她说,没有,后来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我说,那我一会再加上。

她说,不加更好一些,只看看文章,不见人更有感觉,一旦见了人,就有恍惚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你。

我说,都是。

我加了,她通过了。

她说,喊着你小情人咱一起吃个饭吧。

我说,她吃了。

她说,那我请你。

我说,我回家吃。

她说,旁边有家火锅店,还不错。

我说,我不喜欢吃火锅,还要下,还要捞,太费劲。

她说,没事,我下,你吃。

我很欣赏地儿,很独立,很热情,很正,所以她那晚说睡过未来的院长们,我觉得更像是调侃。

类似性格是由什么导致的?

父母太弱。

或是经济条件,或是身体条件。

我认识两个类似的女人,一个是从小被父母送到别人家长大的,一个是从小没有爸爸。

很坚强。

地儿老家是很偏远的山区,有多么偏远呢?

过去,那里的人一辈子只有一次进城机会。

就是火化的时候。

即便是今天,依然很穷,我之前写过,就是那里还有个艾滋病村,家家户户去云南买媳妇,结婚后青年们又出去打工去了,留媳妇在家里,结果村里老头们又得了。

这都是真事,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而已。

做疾病防疫的人才知道这些事。

我问,你怎么考上高中的?

她说,我们那里上学,初中就是天,一般初三毕业就出去打工了,我原本也是这样的人生轨迹,但是呢,我当时个子特别小,看起来像个十二三的小孩,打工也没人要,我娘的意思是那你就再读上一年书吧,长长身体再去打工,结果我就考上了高中。

我问,之前进过城吗?

她说,没有,我们村有个女的,嫁到了X山(县城周边的一个镇),那个男人是在城里开出租车的,所有人都羡慕的不得了,哇,竟然嫁到城里了,嫁妆是先送到娘家再拉走,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冰箱。

我说,那时都很羡慕打工的同学。

她说,绝对羡慕,穿的也好,吃的也好,还能下饭店,我第一次去饭店已经是读大学了。

我说,我也是。

她说,整个高中三年,我几乎没吃过菜,就是煎饼卷咸菜,每次大休回家装一大瓶子,我一个月才花60块钱。

我说,我们班有个同学,也是这样的吃法,高三那年癌症去世了,非常瘦,非常刻苦,半夜拿手电筒看书,当时他在我上铺。

她说,我高中毕业才85斤。

我说,我高中毕业不到100斤,我现在使劲回忆,想了想,我们那时貌似班上压根没有胖子,全是瘦子,吃都吃不饱,谈什么营养?

她说,那天看你写的你姐给你买可乐的事,我第一次喝可乐是因为我同宿舍的同学生日,她请大家去肯德基。

我问,毕业后没喝个够?

她说,我刚参加工作时,天天喝,真是天天喝,那时同事工资都不够花的,而我花不了,因为给我钱我都不知道怎么花,不会花,只能拼命的买可乐,就是喜欢喝,还有就是吃康师傅方便面。

我说,我有个车友,路虎俱乐部的,有次他跟我讲,他读高中时,几个同学大扫除竟然发现了半瓶农夫山泉,然后每个人喝了一口,说到这里,他自己哭的呜呜的……

她说,我到参加工作也没理解,竟然还有人花钱买水喝。

她描述的那种穷,我都懂。

没钱吃饭怎么办?

别人一顿吃两个馒头,她只吃一个。

上学都是借的钱。

她问,你多大谈的恋爱?

我说,初恋是19岁。

她问,睡了?

我说,没,那时谈恋爱最多是拉拉手。

她讲起了自己第一次去饭店吃饭,那时流行笔友,这个笔友是报社的,年龄40岁左右,就是他请了她第一次去饭店,也正是因为这个,她跟他有了人生第一次。

我问,女人是不是永远忘记不了第一个男人?

她说,忘不了。

我问,后来见过吗?

她说,前年还见过,但是不如不见,不见的话,他还停留在40岁,而如今呢?糟老头了。

我问,你去找的他?

她说,他腿疼,来找XX门诊看中医,见了个面。

我问,没再来温存一下?

她说,没有一点好感,一起吃饭我都吃不下了。

我问,那个小老虎还活着不?

她说,又好了。

我说,他就是逗你开心。

她说,应该不是,找我拿过药。

我说,一炮解抑郁。

她说,这个还真没有,到了咱这个年龄,你觉得这些事还有意思吗?

我说,没意思。

她说,就是。

我问,有没有考虑让父母进城?

她说,我父母年龄大了。

我说,多大,都可以体验。

她说,我有三个哥哥,他们都在乡下。

我说,那没必要。

她问,你们那里有没有大龄未婚男青年?

我说,现在每个村都有一批光棍。

她说,我大哥就没找到媳妇。

我说,你帮着找个。

她说,很难,他单身久了,已经不会跟女人相处了,找过几个离婚的,过不了几天就散了。

我问,你平时给他们钱不?

她说,之前,我每家每年给一两万块钱,但是我发现白搭,存不住,就是穷命,很快就吃了喝了,要么就打牌输了,后来我就帮他们买了养老保险和大病险。

我说,单位的那种就行。

她说,就是挂靠在单位。

我说,我也帮我们家亲戚买着,一个月1千4。

她说,生活上我是帮不了了,但是不至于说得了大病没得治。

我问,是不是当医生久了,看淡生死?

她说,我过去特别怕死,现在很坦然面对这些。

我说,接受了。

她说,是的。

我问,得了癌,治不?

她说,要分情况,看是什么癌,能否可控,我有个朋友是做医药的,非常牛的一个人,肺癌,去美国做了三次手术,还是走了,瞎折腾。

我说,其实出车祸的概率比得癌的概率还高,但是大家不重视。

她说,而且车祸是可预防的。

我说,是的。

她说,我觉得你这方面做的很好。

我说,还好吧,但是往往也会杞人忧天,例如我媳妇搭顺风车去济南,那么我就会关心是什么车型?车子本身是否安全?司机是否安全?还有就是在车上有没有系安全带?我这么问一圈,媳妇接着就闹了。

她说,她觉得你太娘了。

我说,是的。你知道为什么我每年一定要带着车子去四川吗?不是我喜欢开车,再喜欢开车也不至于在春运期间跑4千公里吧,是我觉得那边的交通工具不安全,整个县城没有出租车,全是黑面包,无论从重庆机场还是成都机场回去,都是类似的黑面包,而且还超载,我就觉得特别不安全,那么我就会提前把车子开过去等着媳妇和儿子,我去负责接站。

任何一个薄弱的环节,都可能致命。

我自己出马呢?

第一、我有一流的安全意识。

第二、车有一流的安全系数。

很多人并不知道,一年车祸死亡的人数等于一次汶川地震。

这才是离我们最近的杀手。

又过了几天,地儿给我发了一组照片,车祸的。

她说,我坐的车。

我问,你没事吧?

她说,我没事。

车子撞翻了一辆电动三轮,人当场昏迷了。

我问,打的滴滴?

她说,同事的朋友去济南办事,捎着我们,开的太猛了,不敢坐了。

很多人出事,其实是必然的。

只是时间问题。

腊月二十四,路上特别堵,主要是在外工作的人都回来了,县城有了大都市的感觉,各个路口都堵的严严实实的。

我左转。

对面车道有个三轮车右转,理论上我们是一个方向,我快他慢,但是我觉得咱是汽车他是三轮车就让了他一下,让他在前,我在后。

就在让的过程中。

他选择了直行。

相当于假右转真直行,是为了骗过交警闯红灯。

我车子高,理论上他正好处于我的视觉盲区,我出于惯性点了一下刹车,当我发现他是直行时,我接着急刹了。

大爷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走了。

我在想,刚才我饶了你一命,你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也就是我反应快,几乎就是瞬间的事。

当时我就在想,你经常闯红灯,怎么活到这么老的?

电影《大鱼》里的那句台词?

很多人都翻译错了,甚至原始版本都翻译错了,大家是怎么翻译的?

河里最大的鱼永远不会被人捉到。

其实,翻译错了。

应该是这样的:河里永远没有被捉到的那条鱼,成了最大的鱼!

侥幸的,幸运的。

我家旁边有个KTV。

曾经很火。

消费很高。

有天我从那边路过,有个车子挡在中间,我看里面有人,那就等等吧,结果他不动,我按了一下喇叭。

他伸出头问了我一句:这么宽你过不去,怎么学的车?

我没反驳,仔细看了看。

理论上应该能过。

我就硬过了,结果碰到了台阶一块瓷砖,碎了。

当时KTV的经理、保安都在门口,也没人拦我,也没问的,我还下来看了看,然后就走了。

事后,我觉得不大合适。

让同事过去处理一下。

赔了100块钱。

前几天,外地来了个读者,他也从那边路过,也压到了那块瓷砖,被拦下了,要1000块钱,理由是什么?

不久前,这块砖被人压碎过(我之后),赔了1000块钱。

不让走了。

喊我过去。

我不愿意去牵扯这些纠纷,就给提了个建议,走保险,让保险公司跟对方协商,要么就来个更简单的:帮着修好。

不同意,就要1千。

我知道,这都是下面的人喊的价。

倘若老板知道了呢?

肯定不会的。

因为老板很明白一个道理,任何一个细小的矛盾都会导致自己的生意失败,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只知道车牌是外地的。

现在还没解决。

悬在那里。

不过,双方都让了步,意思是倘若300元,可以接受。

我们仓库上面开了一家饭店。

早上,同事给我打电话:今天楼上饭店开业,结果漏了很多油,哗哗的,都滴自行车上了。

我接着就生气了。

你流地上我还可以原谅,竟然流我自行车上了。

我的意思是马上去找物业。

我知道物业是个摆设,P事解决不了,就知道要钱,当时我就在想,倘若物业就是不管,楼上也不协商,那么这个事就很麻烦。

漏油会导致整个屋子里都是异味。

我去看了看,真跟水帘洞似的,从墙缝里流下来的。

有水有油。

很快,楼上就来人查看了。

然后去寻找解决办法。

也很和气,意思是过几天再协商怎么赔偿……

校正老师说这篇文章后半部分有些乱,的确有点乱,不过都是最近几天发生的一些琐事,琐事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52.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朋友圈很精彩)

Q群:977659008(加群交流有意思)

QQ:2848615374(广告对接业务)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