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懂懂日记:找关系

2480 人参与  2019年01月16日 09:30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我姐评职称。

遇到小插曲。

就是她曾经有过支教经历,原先是有潜规则的,就是支教回来会给予一定的奖励式晋升,这也是为什么支教抢破头的原因。

一年就上那么几个月的班,而且来回还能坐飞机。

坐飞机是啥奢侈的事?

你知道吗?

中国有10亿人是没有坐过飞机的,包括县城里很多公务员也没有坐过。

我们总喜欢歌颂那些支教的积极分子。

实际上?

都是关系户。

找关系.jpg

一般人,没机会弄到名额。

但是呢,在评选具体职称时,发现政策改了,就是原先已经默许评定的作废了,需要重新评选,等于白支教了。

那,他们这批支教的就觉得委屈。

想去找那个当初承诺他们的领导质问,这也是教师群体的做事风格,就是平时视金钱如粪土,真的涉及到利益了,逮着谁撕谁,管你是领导还是下属。

但是呢,这个领导呢?高升了。

他们决定组团去找。

当然,不是说闹事,只是想问问具体该怎么办?不能把我们光辉的经历一笔给抹去吧?难道还要跟其他人一起竞争?不走绿色通道了?要海选?

这个事,我姐跟我爹说了。

吃饭时,我爹无意又跟我说了,我接着给姐打电话,我表达的很清楚,这个事谁都可以去,你不能去,大不了不评选就是了,何必去挑这个头?又不是光你自己,得罪了他们,早晚给你穿小鞋。

但是呢,我又觉得特别心疼姐姐,你看,抛家舍业的就是为了走个捷径,能提前个三五年晋升,结果现在又出来了这么个幺蛾子,就是前面的承诺后面不承认了。

姐的意思是,弟弟你给问问吧?

打听打听。

我很是为难。

我还真有相关的资源,马大姐,但是我从来没求她办过事,我觉得跟领导在一起要把握好一个度,就是可以聊聊天,吹吹牛,就是不能谈事。

一谈事,他们就会开启防御模式。

在内心把我们拉黑了。

所以,我从来不开口。

别人找我给问问,我都是一口就回绝了,我表达的很清楚,我跟他们只是书友,只能谈文学,不能谈工作。

那有没有机会一起吃个饭?

概率也很低。

真正到了一定级别的人物,饭都不会吃的。

一般停留时间也不会超过半小时,话题高度精简,说完就走,不会浪费时间,而且午饭、晚饭都会有精准的安排,谁出席都提前联系好的。

有做公益的朋友跟我讲,公益是可以通天的。

我也给他科普了一下,其实文化是可以通天的,例如我们做书,特别是做这种收藏级的图书,是可以接触到各个层次的人物,因为层次越高的人越尊重文化,越懂我的这种文化,我经常描述一个场景,就是一个作家刚开始可能很自信,一到我们办公室就不那么自信了,因为他熟悉的前辈们、老师们,都在我这里留有印记。

你牛是吧?

你比贾平凹、莫言、陈忠实还牛吗?

你看最近腾讯做了一期翟天临的视频,其中他书房里的那本签名版《白鹿原》就是我送他的……

公益通天,只是有机会接触到高人,例如你可能因为参加乡村教师计划而跟马云合个影,但是不会有太多的交集。

但是呢,做文化不同,你本身是运营者,是有资格跟这些人平等对话的。

我特别纠结,就是要不要联系马大姐。

联系了该怎么说?

主要是我觉得一求人就低人N等,而且显得自己格外的LOW,不纯粹了,过去我给她的感觉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但是呢?

这边是我亲姐。

前几天,我在京东上抢了几本原版的英文书,我觉得很有收藏意义,就让仓库工作人员认真打包了一下,然后我手写了一个贺卡,快递给了马大姐。

马大姐收到以后,很开心。

给我打了个电话。

问我最近如何之类的……

我也是支吾了半天。

她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说,也不算事。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她说,解决办法很简单,重新评选就可以了,毕竟又重新下文通知了,就不可能再改变的,何况又不是个例。

我说,明白了。

她说,多安慰,越去找,越是惹自己生气,这是一个运气问题。

我基本认同。

但是,也有些不甘。

她说,若是只有你姐一个人,那么这个事可能很好办,口子开了就开了,但是涉及到多人,不可能只办一个人,要么全部YES,要么全部NO,但是既然已经发文了,就肯定是全部NO。

我说,我怕她伤心。

她说,你把你姐电话给我,我跟她说说。

最终,算是平息了。

我姐,心小。

我觉得无所谓的事,但是她觉得日子过不下去了,嘴上都急出了燎泡……

经常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帮帮你姐姐家?

我不知道该怎么帮?

送他们套房子?送辆车子?

他们不会要的,我曾经想把GOLF送给我姐,我姐答应了又给我打电话,很郑重的解释了一下:很想要,但是不合适,今年刚买了房子,没有宽裕的钱了。

我也没强求。

他们原本生活得很幸福,若是我非要去拉他们飞,只能使他们变得痛苦,他们的日子就是多数人的日子,应该说他们在一座小城还属于精英群体,有房有车有着体面的工作,而且还因为拆迁赔了三套房子。

已经很不错了。

海南骑行招募时,我无意发现群里有个熟悉的面孔,是小区蔬菜店的老板娘,她是替老公报的名。

我急忙联系她:退了。

她不退。

我问,你到底想要怎么着?

她说,我想让老公跟着你们出去长长见识,他自己不愿意去,疼钱。

我说,不要去。

我就跟哄小孩一般把他们两口子说服了,去找大志退了钱,但是我也没敢跟大志说,大志会误以为我在背后拆台。

大家对他们的退出也是表示遗憾,意思是没有勇气,不敢突破。

但是,有没有想过,去骑这么一圈,怎么不要2万块钱?

卖菜卖多久可以赚2万元?

而且,2万元只是基础套餐,大家偶尔小聚一下,或者一激动再报个德佳的课程,彻底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研究灵性去了。

菜也不好好卖了。

例如大志在群上说,他每天都在冥想。

我说,别胡思乱想了,安心做事,赚钱,就好。

折腾那么多虚的干嘛?

我觉得,对于卖菜的夫妻俩,就不该认识我们,我们不是一群正常人,若是跟着我们玩,用不了多久,菜也不卖了,专心贷款四处上课去了。

我跟马大姐认识,还真跟小说似的。

有次去德国,我参加的是散拼团,我带了四个女生,四个女生正好是两个房间,我就成了单数,只能跟其他人拼,中国游客多是夕阳红。

我跟一位大爷一个房间。

大爷是一家三口,还有老伴、孙女。

孙女与老伴一个房间。

大爷应该70多岁,反正年龄很大了,身体很不错,部队出身,最典型的就是时间观念,说几点就几点。

整个行程都是我们俩一个房间。

大爷的姑娘,也就是后来的马大姐她每天都跟大爷通电话,还要跟我讲上几句,意思是多帮着照顾一下,毕竟年龄大了,很多地方行动不便。

我答应。

也真的给照顾的很好。

包括行李、翻译,都是我负责的,我英语再烂也比他们专业,我为什么如此的虔诚呢?

是我通过一些细节判断出,大爷是有高度的。

特别是我们同行的老头老太还是来自一所高校,全是那里的退休职工,即便如此,大爷也显得鹤立鸡群,他很有原则,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还有就是在消费问题上,也很有原则,一看就是有着丰富的出行经历。

没事的时候,我们就闲聊。

大爷带着孙女去过很多国家,日本、美国……

当时我还写了一篇文章,就是他的口述,讲述了他去日本之后的震撼,原来小日本是这么牛B的,有这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一方面要莫忘国耻,一方面要认识差距。

从北京回山东。

我们又是同行,我车正好在济南机场,我又把他们一家三口送回了家,他家在英雄山那边,非留我吃饭。

大爷有一儿一女,大的是女儿,也就是马大姐,小的是儿子,也就是小马哥。

就这样,认识了马大姐。

马大姐在北京工作,家在济南,两地来回跑,不过有高铁也方便,我们就交换了联系方式,一聊很投机。

怎么说我也是个文艺小青年,对不?

我做签名书是比较早了,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那时我做的签名书是什么类型的?马宁的、小黎飞刀的,不知名,因为我觉得能出书的人,其签名书就有价值,至于说名家的,我自己连想都没敢想过。

什么刘震云,贾平凹,别说做了,连想都不敢想。

突然有一天,马大姐问我:你需要作家帮你签名不?

我说,肯定需要。

她问,你能帮我列个表吗?

我说,可以。

我就把茅盾文学奖的列给了她……

她第一次出手就震撼到了我,她直接给了我一家省级书店高管的联系方式,这个高管又联系了一位其本省的知名作家,也正是当年茅盾文学奖最火的一本书,直接签了4000册,签了多久呢?

半年!

花了多少钱呢?

没花钱。

不仅仅没花钱,这些书我还是非常低的折扣拿到手的,折算起来,一本书的成本15元左右。

便宜不?

太疯狂了。

这个事对我是颠覆式的,使我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作家离我是如此的近,而且是如此的容易合作。

从此起,我签的全是获奖作品。

一般作家,我直接自己就派人去联系了。

重要作家,马大姐帮我联系。

都不要钱……

我学蝉禅,提了20万现金去马大姐家,放在一箱签名书里,走后,我又怕她把这些书当废品处理了,就给她发了个信息。

当晚,她就找到了我,把钱退给了我。

虽然退给了我,但是她对我也有了新的认识,就是觉得我们感情更好了,怎么表达呢?就是一瞬间感觉就是亲人一般了。

真是那种感觉。

他们家对我最好的其实是老太太,那种好都有些无法形容,就是仿佛谈恋爱,在德国时,老太太干什么都要跟我讲讲,脸上都有那种说不出的红晕感,拿手机给我看她种的月季,养的猫,说个不停……

当然,这一切只是很单纯的长辈对孩子的感觉。

可能觉得我比较调皮吧。

我把马大姐定义成了资源型的朋友,而且我们相处的很好,若是我平时在济南,周末她回来没事干,也会喊我去南部山区溜达溜达。

既然是资源型朋友,就要好好养着。

我对她的定义,就是只付出,不索取。

至于作家的问题,已经不需要她了,因为我轻车熟路了,可以直接跟他们谈价钱了,谁都有价,只是有高有低。

我总觉得,她是我很好的靠山。

我定期送她一些书,老家的一些特产,例如花生之类的,也不能太刻意,太刻意了会让人启动防御模式,就是会想,懂懂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而且一定要礼尚往来。

她送我东西,我也收下。

她偶尔会送我件衬衣之类的,都是那种单位发的,质量非常好,一年发四件,穿不了,就送我件。

我去漠河时,还送了我一双大皮靴,也是单位发的。

真跟她在一起了,又觉得她只是个很普通的女人,甚至有点类似家庭妇女,但是她身上有很强的能量场,特别是在见一些牛人时,例如去牛哥那边,一般人见了牛哥那是格外的虔诚。

而她身上,没有这种感觉。

很自然。

甚至没有表现出该有的敬佩。

仿佛只是到了路边店坐了坐,没觉得有啥独特之处,因为在她的世界里,什么人没见过?企业家?

太多了。

这种,都是从小熏陶出来的。

不卑不亢。

牛哥给了我一个建议,牛哥觉得我和马大姐的关系维持不了太久,因为一切都会凉的,一旦她对我失去了新鲜感,就不会继续交往了。

所以,要在人走之前,把茶喝透。

就是争取让马大姐多介绍一些我们当地的朋友给我认识,例如她在临沂的一些资源,因为我跟马大姐跟对方一起吃饭,对方会自动把我识别成了马大姐相同的级别,这种思维惯性一旦建立,就是长期的、稳定的。

只需要我后续积极维护即可。

但是,我总觉得这样对她不公平,我有利用她的感觉,我会心疼她,觉得咋遇到了懂懂这么个渣男。

虽然我对她而言没啥用处,但是我初心是希望能给她加分的。

她还真介绍了一些我们当地的朋友给我认识。

我见到了另外一种虔诚,就是我思想世界里接受不了的场面,就是你平时觉得非常牛B的人,突然变得很虔诚了。

这就如同我师妹昨天跟我讲,我不喜欢刘胜,因为你在他面前太卑微了。

跟我当时的心理是一样的。

后来,这些朋友我也没有去维系,因为我不是一个很主动的人,总觉得不好意思,德佳在海南讲了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他说一个公司看似有1000人,其实就是一个人的场。

一座城市,也是如此。

马大姐的朋友,其实就是她的朋友,我虽然可以嫁接过来,但是难度很大,因为那是她的场,不是我的。

我若是私下接触她的朋友,她也会觉得别扭。

当时,她想买辆SUV,非让我给推荐,她有个闺蜜极力推荐讴歌,她问我这个车如何?

我说,我认为很完美。

买了。

原来的车就一直扔在那里。

过了有大半年,她问我原来的车子还能卖不?

我过去看了看,轮胎都没气了,4年跑了7000公里,一辆宝来,她的意思是若是还能开,就过户给我,让我开回家。

我不要。

帮她收拾了一下,后来卖了4万多块钱。

我都给了她。

她不要,意思是给她2万就行。

争来争去,我执意给她,她收下了。

她买SUV的目的是想去祖籍拍照片,她祖籍是泰安的,她想做两个系列,一个是父老乡亲,就是给村里70岁以上的老人拍照,她很喜欢摄影,拍好照片以后,再拿给父亲,父亲喜欢写点东西,再给每个人写段话,类似一生总结。

准备把这个画册做出来送给村里。

另外一个主题就是父亲的战友……

我看过她做的父老乡亲主题,非常好,特别是文字描述的恰到好处,很调皮,很Q,但是又不失正式感。

很深的文字功底。

我没有抓住马大姐给我牵的线,铺的路,大家觉得有些惋惜,意思是原本可以借此上一个人脉台阶,结果没抓住。

可能是我内心没有突破,觉得没有资格感。

后来,有人给我出了一个主意,就是睡了她,意思是征服了她,那么她永远都会记住你,何况我对于她而言就是小鲜肉。

我被说服了,觉得有道理。

而且我是有机会的,马大姐非常信任我,下乡都只喊我一个人,而且我们经常有身体接触,例如爬山之类的,我会拉她一把。

她对我没有任何戒心。

对我也很正式,特别是有次在莱芜,当地的炒鸡特别好吃,她请我吃炒鸡,她自己全程没吃一口,只是看着我在吃,她从小不吃鸡肉。

我说,我可内疚了,你不吃。

她说,你是我的偶像,我看着你吃就很开心。

我在济南,借过她一辆自行车,就是很普通的女士自行车,我偶尔上班骑着,去还她的那天,她在家包水饺。

她家小区里有个类似公园式的后花园。

她让我去家里吃水饺,老公在值班,孩子在家……

我肯定不能去。

四处没人,天色也晚,我就抱了抱她,手从后背滑到腰下,她按住了,也没发火,也没鼓励,说了一句:别闹了,乖,来家里吃饭吧。

我没去。

她好久没联系我。

我想,完了,完了。

我不该听他们的,当然也怪我自己。

过了有两周,她给我打电话,说临沂有个很有名的医生,在美国工作,刚回来,问有没有兴趣一起吃饭?

她特意喊了两个临沂籍的陪同。

我懂了,她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她对我的歉意。

当然,主题是欢迎海归。

其实,我们都很明白,他只是道具而已。

从这件事以后,我们距离就把握的非常好,就是回归到了最纯粹的朋友,谁也没提过过去的事,彼此从来没有过一句轻浮的话。

一直到今天。

过去,我挺羡慕那些交际天才,认识很多很多的高人。

现在,一点都不羡慕。

为什么?

因为,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认识谁都白搭。

核心在于,你是谁?你手里有什么砝码?

抛开砝码谈交易,是瞎扯蛋,感情不值钱,只要你跟高人谈交易,一张嘴就被拉黑了,因为没法愉快的玩耍。

从马大姐开始,我就对朋友有了全新的定义。

朋友,只是用来温暖和学习的。

温暖彼此,相互学习。

其它的,还是让生意回归生意吧。

前天,奔驰车友会的会长找我合作,意思是想合作作家资源,我跟他讲的很明确,作家资源并不掌握在我手里,而是就摆在那里,你想去结交谁,谁都在等待你,而不是只掌握在我手里。

我对作家不是掌控关系。

是合作。

所以,你没必要通过我去跟他们合作。

你直接联系即可。

很简单。

他谈了自己的一些商业模式,最初是无意做了奔驰车友会,定期搞聚会,搞活动……

我就问了一句,车友会收费不?

他说,不收。

我说,那最终参加活动的只剩奔驰A、B、C、E了,一些低端的车型,因为没有门槛的圈子一定是拒绝了高端车主,例如奔驰S与奔驰G的是不愿意参加这类活动的,压根不是一类人。

他对我提到车友会还要收费,表示不理解……

为什么要收费?

我说,收费是为了帮他们过滤非同类。

他说,车友会现在各个车型都有群了,他们自动分伙了。

我问,你为什么要搞读书会?

他说,我在临沂搞的车友会活动还算不错,那么很多宝马车主、奥迪车主就会问,我们能不能参加?于是,我在这个基础之上,推出了一个读书会,年费365元,但是这个会费我不乱花,又开了个书店。

我问,书店是卖书还借书?

他说,借书。

我问,有人借吗?

他说,很少。

我说,这就是一个逆市场的业务,应该砍掉。

他说,我考察了国内N多实体书店,得出了一条结论,靠卖书是不可能赚钱的。

我说,本来就如此。

他说,最底层是我的车友会,再往上一层是读书会,读书会往上是一个2980元的商学院。

我问,商学院是干什么的?

他说,就是帮助一些小微企业,例如邀请一些实干家来讲座。

我问,出场费是谁出?

他说,我们出。

我问,为什么不收1万元呢?

他说,面向的人群还是一群正在创业的人,1万元可能高了一些。

我说,若是你定位在2980元,那么你往后所有的精力都在招生上,因为不具有回头率,这些人若是创业成功了,他们会脱离这个圈子,若是失败了呢?也会脱离这个圈子,这是一个最没有定性的阶段,所以不可能对你这个商学院有粘性,商学院最重要的一点其实是门槛。

他问,除了这些,您还觉得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我说,若是我,我会把读书会砍掉,因为读书会是没有意义的,目前的商学院也会砍掉,因为创业的核心是天赋,你是在试图帮一群没有天赋的人拥有天赋,这是不可能的,一定要跟有成果的人在一起,所以门槛应该设的高一点,把业务简化,简化到极致,例如只做游学,一年12条线路,每条线路都伴随着三个卖点,第一是地点,例如去日本。第二是企业,例如参观丰田生产线。第三是人物,要请名人陪行,若是你做类似的线路,我都愿意参加你的商学院,但是你现在谈的商学院,不会勾起我半点欲望。

他说,我还是希望做一些能帮助初创者的事。

我说,我还是那个观点,创业的核心是天赋,这一点你改变不了,而你跟有成果的人在一起呢?只要你线路设计的给力,大家年年都会沉淀在你这里,不会离开。

我个人的感觉,他还是为有形的框架所框住,总觉得自己掌握了奔驰车友会群,那么就掌握了这群人,掌握了读书会就掌握了这些人,掌握了商学院就掌握了这些人。

这些,表面上看没有问题。

实际上,有问题。

我给他的建议很简单,与其花这么多精力去塑造一个有形的老大,不如花相同的精力去塑造一个无形的老大,我们何必这么费劲地去说服他们归顺我们?

没意思。

直接当他们的偶像就是了。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35.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朋友圈很精彩)

Q群:977659008(加群交流有意思)

QQ:2848615374(广告对接业务)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