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 正文

懂懂日记:谈谈我师父

2578 人参与  2019年01月11日 10:24  分类 : 网友投稿  点这评论

儿子9号生日。

6号上午,我从海南回来。

下午到家。

给媳妇发信息,问在哪?

她跟儿子在看电影。

我说,那我出去骑会车。

同意。

约了几个骑友,沿沂河大道骑了一圈,中途媳妇给我打电话,意思是要给儿子提前过生日,因为她7号去云南待一周,会错过儿子生日。

我答应,但是我不建议吃饭跑太远,路上堵车不说,关键是带着我爹我娘,他们怕坐车,一坐就晕,但是坐拖拉机不晕,怪不?

当时媳妇让我二选一。

我选了家门口一个饭店,也是比较高大上的。

下午5点半,我快到家了。

媳妇又打电话:你在干什么?还记不记得要给儿子过生日?

我说,马上到家。

到家后,发现我爹我娘也在,包括儿子在内,都换了新衣服,在试穿……

我说,那我也不洗澡了,咱直接走吧。

这时,媳妇提到,要去风情街那边吃,说是那边比较有特色,媳妇说什么,我就要执行什么,我提前下楼开车,等他们下楼后,出发。

路上很堵。

一堵,我爹我娘就容易晕。

一晕,就容易生闷气。

意思是你们让钱烧的吗?小孩子过生日至于这样吗?在家门口吃点不行?非得这么高调?你们是什么家庭?不就是农村家庭嘛。

我什么话也没说。

我媳妇听不大懂。

只是我爹偶尔嘟囔几句……

我知道我爹生气的根源是什么,我媳妇一直在不停地打电话,联系去济南的顺风车,联系了N个,我媳妇的思维模式是很有意思的,她总是要求顺风车几点必须出发,她不考虑顺风车要同时拉几个人,她只考虑一点,我几点必须到机场。

我提醒了一句,不要轻易相信他们承诺的时间。

山东人的特性,什么都是好,好,好。

但是,就是做不到。

说7点出发。

8点都未必走。

媳妇沟通的也很费劲,听我这么一说,朝我发了顿火,我爹我娘是疼我,疼我又不能多说,从而自己生闷气。

再根源一点呢?

就觉得我媳妇太能折腾,做花又不赚钱,你跑云南去干什么?是不是加入了什么传销组织?你作为一个女人,把孩子看好就行了,想读书去读书,想旅行去旅行,你折腾这些干什么?缺你吃了还是缺你喝了?跟一群小商小贩混在一起,你是作家的媳妇,不是个小商贩。

这是我爹的内心独白。

我是懂他的。

所以,我什么都没说,任他生气。

我若是多嘴一句,整个车就能炸了……

媳妇抱怨的点就是嫌我们这里偏僻,离机场这么远,离高铁这么远,什么鬼地方?

我倒觉得还好。

家住在机场旁边,难道就可以天天飞了?

一年就飞那么几次。

无非多浪费几个小时而已,例如我们这次有队友是宜昌的,从海口飞回家要八个小时,周转N次。

但是又何妨呢?

远点,无妨。

很多想法,我跟我爹高度吻合,但是我比我爹聪明,我不说,既然我改变不了什么,我何必去挨嘟囔呢?

由她去吧。

折腾够了,就回归了。

当然,那里有她独特的光环,一圈人都喊嫂子,她在那里就是真正的大姐大,她觉得那是她自己闯荡下的一片天。

生日聚餐,吃的很匆忙。

买单,回家了。

车子走到一半的路程,我爹我娘要求下车,意思是晕,还是步行回家吧。

我自己很内疚。

感觉整个家因为我的性格问题而导致被动了,例如四川人交流喜欢用反问句,你怎么不怎么怎么?我就不愿意去交流了。

这不是个例,是通性。

他们没有恶意,只是交流方式。

我身边有个倒插门的女婿,也是四川的,我跟女主人聊起了这个事,她是这么说的:我跟四川老公讨论什么问题,他都反问我你怎么的不如何如何,有时候反问的是同一件事,有时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简直了。

有些事,我不支持。

但是,我需要麻木自己,于是就不断地引用那句话:爱是允许。

允许你折腾。

杨文剑跟我提过,你不觉得嫂子去混鲜花团购、淘宝客这些圈子太LOW了吗?还很容易被人利用了。

我什么都清楚。

什么都不能说。

一说,就得罪一片人。

我难道不希望我媳妇正在复旦读书吗?哪怕我每年给交上30万学费……

我也希望。

但是,她在那里没有成就感。

在这些小圈子里,她有独特的成就感,被人认可,被人尊重,被人包围。

我也不敢写。

一写,媳妇就N久不跟我说话。

觉得我黑她。

我媳妇是读不懂我写的文章的。

就是我写的东。

她理解为西。

为什么理解为西?

是她那个圈子的人急忙告状:快,快,快,嫂子,嫂子,懂懂又黑你了,快去拧他耳朵……

我们最大的差别,其实是对时间的概念。

倘若我走济南机场,上午的飞机。

我会提前一天到达济南。

而不会凌晨往济南赶,因为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例如大雾封路怎么办?

8号中午,会计联系我,问我晚上有空不?她想组织一下两家公司的同事给我接个风,问可以不?

我说,可以。

一是接风,二是给儿子过生日。

过生日这个事,是下午才告诉我的,我以为他们不知道。

刘阳还特意送来了蛋糕。

儿子在学琴。

我让我爹把儿子送到办公室,我带他去吃饭,吃饭前我特意问了一句,作业还有多少?

他说,语文做完了,数学还有几道题。

我说,抓紧做。

一会,做完了。

数学作业是抄试卷,这也是我们这边老师的教学通性,让抄试题,儿子这次考了满分,只是略遗憾,意思是有四个满分。

我说,不要紧,你只考了100分的原因是试卷只有100分。

他没听懂。

我也没再解释,只是调侃他。

我不希望同事为我买单,我们几乎是包了一层楼,又吃的火锅,人均怎么不要百元,我提议,要不我们剪刀石头布吧,谁输了谁买单。

淘汰赛。

最终,我输了。

天意。

上天给的,恰是我想要的。

回家,我也没再过问儿子的作业,对于儿子的学习、作业,我们夫妻俩算是比较有共鸣的,基本不管。

我不管的原因是我懒,不是我不想管。

我觉得,应该管。

媳妇不管的原因是真的野性放养,爱咋着咋着,不做作业是吧?无所谓,反正你自己承担后果……

儿子经常不做作业。

这,我都是知道的。

但是,我说了他不听,因为他有保护盾,我说厉害了,他就把妈妈搬出来了,他妈朝我吼一顿,我就老实了,什么也不敢说了。

有次周末,要做两张试卷。

他没做。

周一早上,临时突击。

做了1/3,然后跑到我房间,眼看就要哭了:爸爸,我做不完了。

我说,那你拿来吧,我帮你做。

媳妇就在门口开始吼了:你帮他,你帮他考大学吗?你……

下午,我问儿子:罚站了多久?

儿子笑着感叹:逃过了一劫。

我说,靠侥幸是不可能幸运一辈子的。

我和媳妇最大的冲突,在于孩子迟到问题,这一点我们俩可能是骨头里就有差别,我读书时,总是到校的前几名,特别是我读小学时,大门是6点开,我可能5点半就到了。

天天如此。

所以,我容忍不了迟到。

而媳妇呢?

另外一个极端。

例如儿子8点上课,她可能7点50才出发,若是等电梯或者堵车,必晚,所以我儿子的绰号就是迟到大王。

儿子对这些,貌似也麻痹了,没觉得有啥。

又不是我自己要晚的,我妈妈送晚了。

这里面还有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儿子晚睡,别的小朋友可能9点睡觉,他要11点,我若是管管呢?那又爆发家庭矛盾,儿子就一句话:你们咋不睡?

我媳妇11点还在卧室里跳操,她凌晨1点才睡觉。

她一跳,我就提醒她:别人这个时间都睡觉了,你跳操对于楼下而言是地震,我们要考虑他们的感受。

媳妇就来了一句:那你去跟楼下的过去。

她不觉得是影响别人,因为她觉得11点有睡觉的吗?

在我们小地方,11点已经是深夜了。

基于这些,我决定做点什么。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媳妇谈判,让她允许由我来监督孩子作息,那么我就把时间点调整到了晚上8点半,这个时间必须去刷牙,儿子现在每天只刷一次牙,因为妈妈就刷一次,他也只刷一次,那么我说服他刷两次就比较难。

但是,我要求刷的必须很认真。

我陪他一起。

时间不到不允许停。

还要科普正确的刷牙手法,我跟他讲的很明确,爸爸监督你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牙齿健康,至于别的,还不是特别在意。

刷完以后,我再监督他9点以前睡觉。

为什么要这么做?

早睡自然导致早起,早起自然就会吃早饭,过去为什么不吃早饭?他7点40才起床,7点50就要出发了,他咋可能吃早饭呢?

这也是个头如此矮的缘故。

班里最矮的。

周末,媳妇又放纵他,意思是想到几点就到几点。

往往是到12点以后。

其实,这也是打破了我给固定好的生物钟……

因为这个事,我们也争吵。

无果。

我觉得孩子是最听老师的,我就曲线救国,我管不了媳妇,但是儿子能管了媳妇,老师能管了儿子,那么我就需要找到老师,我委托两件事。

第一、跟他谈谈,不允许迟到。

第二、多检查作业,多惩罚。

倒逼着他主动改变。

我又比较内向,不好意思去找老师,我只能联系我的师妹们,问谁认识我儿子的班主任,联系上以后,我谈了自己的想法。

老师表示,可以。

一切,好转。

每天一到7点半,儿子就主动催妈妈:快点,快点,要迟到了。

9号上午,班主任联系我,问我儿子有没有做语文作业?

我说,数学作业是做了,语文作业我问过他,他说做完了。

她说,我就知道他撒谎了,说自己做了,不知道写到哪个本子上了,翻了半天没找到……

我说,该罚站就罚。

她说,今天是他生日,就暂时不批评他了,等过了生日,我好好跟他谈谈。

我说,谢谢老师了。

我自己也觉得很内疚,我是有怀疑的,只是没有求证,我们家我是最弱的,媳妇和儿子都凌驾于我,所以我顶多是问一句,作业做了吗?他说做了,我就信了,我若是求证呢?他也会跟妈妈一样嗷嗷的,学会了。

我只求安静。

所以,也不愿意去管这些。

对于是否能成为人才,我觉得三个字比什么都准确:都是命!

有时,我在想,为什么我总是吸引一群女生呢?也不是吸引,更多的是勾搭来的,可能就是在家庭里得不到认可感,只能朝外求。

而她们呢?

崇拜,顺从。

五体投地。

我回来那天,女徒弟就喊我吃饭,要给我接风,但是我一直忙于各类应酬,没答应她,我觉得跟她吃饭不是特别重要,什么时候都可以。

一直排到了9号晚上。

她是双面人。

一方面是乖乖女,在单位里按部就班地上班。

一方面是小网红,戴着面罩在网上写一些文章,人气不低,她发个小视频都有千人点赞……

也有副业。

做了一个轻食品牌,主要是沙拉系列,我们俩认识就是因为买健身餐,当时我是想让我们家司机做这么一件事。

看这家做的不错,我们就不断地订外卖。

熟悉了以后,要求去实地看看。

去了以后才知道负责人不是真正的老板,老板是幕后的这个小姑娘,暂称她为YY,因为她单位跟我们单位还是关联单位,很轻松就联系上了,我对于她而言,那本身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我约她。

她自称有被翻牌子的感觉……

一接触,我觉得我们家司机做不了,因为这玩意水很深,我以为很简单呢,不就是沙拉嘛,有啥难的。

实际不然。

她光出去学习,就花了几万块钱。

学配方,学技术。

YY颜值在90分,略胖,这个胖是标准的北方胖,说白了,就是不节制,跟北方女人在一起吃饭就知道了,多是大饭量。

我问,你从毕业到现在胖了多少?

她说,26斤。

我说,你若是能到100斤,就完美了。

她说,争取。

她是有飞的野心,包括她日常参加的一些圈子多是济南那边的,她对本地的定义就是暂时的跳板,未来肯定会辞职。

我建议跟着我一起骑公路车。

但是,必须从山地车练起。

这是步骤。

公路车骑熟练了会很轻松,但是上手很难,应该先从控车学起,控车需要先学山地车,山地车以后应该再学习平把公路,最后再弯把公路。

为什么一定要骑公路车而不是山地车呢?

自行车运动,多指的公路车。

拍出照片给人高大上的感觉,让外人一看,你是很有高度的,你要把自行车运动变成一个标签,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标签?

看看混公路车的几大美女就知道了,每个人都是铁粉无数,因为这个圈子多是男人,一旦有个女生出现,马上无数人粉你。

要抓住这个机会。

骑行市场越来越大,说白了,这是一个有经济门槛的游戏。

不是谁都能玩得起的。

未来铁三参与者也会越来越多,玩铁三车的,一辆车子动辄十几万,相比四处参加比赛而言,这都是小钱。

你要把自己定位准确,就是一个网红。

你自己必须坚信这一点。

其实,你是不需要做生意的,只需要做别人的偶像就行了,但是一定切记,自行车不能成为你的主业,不能占据你太多精力,你只是保持每天骑骑就可以了,例如每天20公里,50分钟左右,已经很好了。

只要保持住,就OK了。

拍照是非常重要的,不要露脸,重要的事说一百遍,你最有魅力的地方其实是神秘感,你可以晒手,可以晒腿,可以晒车,就是不能晒脸,但是可以有侧影。

还有拍照的时候,不要把自行车作为一个整体呈现,自行车只能成为元素之一,而且是点缀式的。

那么怎么培养自己的摄影技巧呢?

往浅了说,是技巧。

往深了讲,是美感。

要每天搜一幅与自行车相关的自拍或摄影……

看多了,自然就懂了。

你看我们骑友们最近发的一组组骑行照片,那都是我发到群上的,我每天都会至少搜集一张。

我未必懂摄影。

但是,我懂鉴赏。

车子+服装,就一个原则,大品牌,服装只买最新款,在服装搭配这些问题上,我们不需要有自己的审美,因为大品牌的审美比我们强,最新款一定是代表着最前沿的美,例如骑行服系列只选闪电就可以了。

宝森在海南跟我谈过一个观点,也是南北文化差异。

北方人把竞争对手当敌人。

不愿意谈到。

而南方人更喜欢当成学习对象,例如他怎么选款?不是根据自己的直觉,因为直觉往往不准,而是根据竞争对手的款式,行业第一的款就是值得学习的,就这么简单。

那么怎么培养自己在服装领域的感觉呢?

选准一个大品牌。

例如选NIKE,出新款就买。

就这么简单。

我让YY骑公路车,定位很明确,只是标签之一,不是核心标签,是一个LEVEL标签,意思是我是一个有品味的人,是一个有神秘感的人,是一个运动达人。

这跟打羽毛球是不一样的。

骑车怎么说也是器械游戏。

除此之外,要求每天找一张自己认为很美的照片,但是有个要求,美而真实,就是一看很接地气的,仿佛是你自己拍的,不是那种特别唯美的,仿佛是艺术家拍摄的,那种没有烟火味。

然后?

每天拍一张。

拍什么都可以。

要把这个当成基本修行去做,十年如一日。

为什么?

这是培养你的基本美感。

那怎么快速的掌握人性、提高自己?是读书吗?

不要。

每天一部电影。

电影是立体信息,有声音,有画面,有常识,有历史,有地理,有习俗……

你可以掌握大量的信息。

这些,都是基本功,例如运动员跑步、练器械一样,只是提升综合素质,至于你最终朝什么体育项目发展,那要看你内心想什么?

你想要什么?

我还要求她每天写100字,发给我。

我未必看。

但是你必须发。

她前面发的,都被我否了,因为她只是在谈自己的感想,有点类似自言自语,我说写文章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写给孩子看的,例如我从澳洲回来,我要把自己的见闻讲给自己的孩子们听……

你要有这个心。

才能写好文章。

后面写的就好了很多。

写也好,拍也罢,包括骑行在内,都只是工具,终极贩卖的一定是思想,不是说你写写见闻就有人看,你要有自己的逻辑体系,才可以独霸一方。

逻辑体系的建立,需要人生阅历,需要基础知识,还需要足够的资本高度,所以要把赚钱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她问,赚钱的捷径是什么?

我说,拜师。

她问,拜师的核心是什么?

我说,放弃自我。

她问,如何理解?

我说,我们这群80后里,最厉害的就是蝉禅,一年做几个亿,是真实的,关键人家做的是阳光生意,能经受起推敲的,最终会成为知名品牌的,你知道他的厉害之处是什么吗?他时刻当小弟,只要认你当大哥了,你说什么,他做什么,你给什么建议,他执行什么,就这么简单,给人的感觉是这人咋没有主心骨?而他的思维模式则更简单,大哥在这个领域做的这么牛,那么他的建议一定是对的,若是对的,为什么我自己做不了?所以,他会不加分辨地去执行,包括2012年去拉萨,就是我们俩一起吃饭,我说你组织场拉萨行吧?接着就组织了,就这么简单。

她问,是个例吗?

我说,不是。

你看,过去德佳跟着大志,德佳是绝对顺从,你怎么说,我怎么做,结果德佳很快超越了大志,可是大志不服气,意思是你过去是我小弟,那么德佳反过来再给大志意见呢?大志就会有分别心。

一分别,坏了。

不执行了。

砖家为什么发展的这么快?你看砖家也没怎么读过书,初中都没毕业,但是现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公司,如日中天,根源是什么?他放弃了自己的脑子,德佳怎么建议,他怎么执行,砖家想的很简单,妈的,德佳住4500万的别墅,说明他肯定比我看的远,那么他怎么说,我怎么干。

多简单?!

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遵循建议的过程中。

你也有了自己的思想。

这个思想,也正是正确的商业思想。

这也是一个训练的过程。

例如我们喝酒闲聊时,我调侃大志,若是大志放弃自己的想法,完全根据德佳的建议去执行,来组织这场骑行,会更好还是会更差?

所有的人的回答都是:更好!

多么尴尬的回答。

德佳急忙阻拦了我,很正经地跟我讲:帮人呢,是有个界限的,一旦过了,就会被理解为了掌控。

那拜师是不是要睡觉?

这个,不一定。

若是你就是很喜欢自己的师傅,你情我愿,情不自禁,你单身,他单身,这无所谓,哪怕不成夫妻也没啥,只要彼此有感觉就好。

若是想拿来做交易。

这个有点难度,因为真正牛B的人,不缺觉。

但是,YY还是比较固执的人,倘若她绝对信任我,把自己的业务流程化,例如如何推广的,什么配方,什么食材,全部标准化,以全国招商的名义去培训,我可以瞬间帮她赚到几百万。

她的人生会再上一个高度。

可是,她不信。

原因是什么?

她看不到。

晚上一起吃饭,她跟我讲,刘阳不停地给她发信息,感叹她没去海南太遗憾了,觉得太受冲击了,南方人太厉害了,90后竟然年赚千万……

我说,刘阳以前就知道,但是知道和见到还是两回事。

她说,我主要是要上班,走不开。

我说,不去也是对的,去了会浮躁,因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逻辑模式都不同,照办会很尴尬的。

她问,那为什么你融合的这么好?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我可以当这群人的老大吗?因为我不做生意,例如我开个宝马750,别人感叹,哎呀,不过如此,一辆宝马750而已,倘若我没有车呢?别人会觉得,凭懂懂,怎么不坐劳斯莱斯?包括我们去一些比较奢侈的场合,他们抢着买单,大家相互不让,最终就会提议:别争了,咱几个人AA请董老师,可以不?都同意。

她问,应该拜什么人为师?

我说,世俗一点,就两点。第一、同行。第二、比你有钱的。这次有两个小伙,一个叫阿杰,我们一起住过三晚,他是行业老二,一直都不敢突破,因为老大是他师傅,阿杰骑车骑累了,让德佳一鼓励,停车转帐,拜师于德佳了,德佳几句话就说服了他,阿杰昨天在群上的感言是我决定去当第一了,德佳的理论是什么?你为什么没赚到钱?是因为你怕有钱。另外一个小伙是宝森,他日入3万的时候,师傅日入20万,也是做女装的,你若是仔细跟这些人聊聊,他们身上都有师傅。

但是,北方人是不大适合拜师的。

因为,北方人的内心潜台词是:你算个吊?

来源: 凯恩博客,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https://www.caiens.com/1330.html

本文标签:懂懂日记  

微信:caiens666(项目推送)

Q群:977659008(交流赚钱)

QQ:2848615374(广告投放)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广告

手机赚钱软件

网上挣钱方法

网上兼职赚钱

电脑挂机赚钱

凯恩博客 ©2016-2019 CAIENS.COM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