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冬至

分享家 经典好文 459 0

繁繁忙忙,险些把冬至忘掉。

英语课上考听写要记日期,老师惊呼今天竟然二十一了。

不到半月,迎了冬至,又送一年。

好奇怪,东北这边好像什么日子都要吃饺子,冬至也是。

本来没什么可写的,只是看见了中午阳光刚好的楼脚,偶遇了一个本不该在那的人。

这怎么说呢?就好像你本不期待那场冬日花开,可它偏偏为你绽放,叫你愧疚,叫你无奈。

外婆送来的饺子,酸菜馅的,一大盆,用保鲜膜封着,还很细心的拿来了一碗拌好的蒜酱。

午时从学校赶回家吃饭,桌子上就这么一副情形。

其实母亲不知道,我在楼脚遇到了外婆。

我也不知道这有什么不能说,就是心里闷,是那种极度心疼后不敢开口的感觉。

外婆穿的很严实,我敞怀不觉冷,可对于外婆却不是这样。

风很烈,外婆带着帽子口罩,戴着手套的手里抓着一个叠好的布袋,对着潮涌般的学生不安的整理着衣帽。

我跟同学说笑完分道扬镳,面上笑容还没褪去,抬眸便触上这一双有点浑浊但依旧可以发光的眼睛。

外婆在等我。

我不知道她站了多久,她说看见母亲下班迟了正着急给我准备午餐,母亲不许她帮忙,她不好坐着,干脆下来等我,正巧要回家呢。

明明不是这样。

我知道,外婆没有帮忙不是因为母亲不许,只是因为,她怕我不喜欢她做的菜。

亦如我不敢让外婆看出我的难过。

我扯着嘴角也只能嘱咐,冰多路滑,回家的时候要慢一些。

楼门很窄,我身后已经围了一群同学要进来,我让不开,也只好开门要回家。

那一刹,我看见外婆慌张地伸出手,她想拽住我,可人海太茫茫,咫尺也天涯。

耳边杂音挺多的,但我确信我听见外婆说了一句话。

她说,回头,让我再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我长得又不好看。

我是长得不好看,但我是她最牵挂的外孙女。

我是她的外孙女。

身后有人在往前挤,没有人知道,这里的两个人在上演一场别离。

我转身努力地想挤出去,可这平时任我炫耀的苗条身体在这一刻给予我最深的无力。

楼门砰然光上,外面的光照不进来。

我在人群里溯游,如鱼与逆浪,只能后退。

我没有勇气再打开门了。

楼道的窗子有些灰暗,朦朦胧胧的,我看见佝偻的背影蹒跚在坑洼的冰面。

路边雪是黑色的,那个身影也是暗淡的,我好怕这个世界也亮不起来了。

饺子很好吃,就是馅有些酸,能一直酸到心底,再顺着鼻腔逆上来,涌入眼眶,却还要倔强地混着陈醋一起下咽。

在没有比此年更令人哽咽的冬至了。

我想起半月前祖母家的聚餐,一群人热热闹闹,唯把我奉为稀客,我笑着说哪有,姑姑却在一旁提醒我有半年没见了。

原来是我脱离太久,这世间除了父母,依然有对我寄予深沉挂念的人。

年关将至,许我先透支一个愿望,烟花之下,我可以好好陪陪他们,一程一生,风雨不散。

文/辞泠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