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

分享家 经典好文 534 0

我今年上一年级,有一个妈妈,没有一个爸爸,听大人们说我还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姐姐,不过一个在上初中 ,一个已经是大学生 。

我不知道是不是爸爸不要我和妈妈。

但是我知道,我很孤独。像深海里的蓝鲸。像迷路的小鹿。只能如无头苍蝇到处乱窜。以前,我也喜欢找朋友玩,可是有次我在家门口画画,我画风轻扬,叶摇晃;我画金黄的太阳像鸡蛋,蓝天掠过飞鸟。邻居家的阿姨告诫孩子:“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林正语的爷爷脑子有问题,以后不要跟他玩 。”我手中的铅笔芯突然折断。不小心,太用力了。

我茫然的站起来。

这也是我的错吗……我知道他们离婚应该是我的错,对吧。

那年暑假的那天半夜,蝉在树上通宵高歌,月朗星稀。我悄悄翻过邻居家的蓠笆,狠狠地,踩地里的菜苗,也故意,把整齐如列兵排队的花盆一下全推下去,看它们粉身碎骨 ,那声轰然如被攻破的城池突然变成废墟,墙头的花枝都折断在无声的夜里。树的枝头随风悠悠飘落几片叶。于是我傻傻的笑起来。“啊——!”一个七岁男孩在夜里大喊。

孤儿-第1张图片

事情很快败露。

妈妈满脸堆笑,一个劲在那道歉;邻居面露不屑,边听边摆手。我开始嚷嚷 ,我开始狡辩 :“不是我,不是我的错 ……” 妈妈的脸变得狰狞异常,一半露在白昼,一半……隐于黑夜。

我吓得哇哇大哭。

后来妈妈开始频繁的背我上学放学 ,偶尔她打工忙没有空,我才自己走回去。所幸那路段我都熟,家也近 ,从来没有迷过路,也没有给妈妈添过堵乱。就在去年妈妈背我回家吃饭,那天冬阳明丽,惠风和畅 ,我们看到姐姐撑着伞一个人走在路边 ,妈妈就骑着电瓶车拐了个弯,喊姐姐名字,可是姐姐转头匆忙而惶恐的眼神直直撞入我眼里, 然后我们这么看着她拔腿就跑。妈妈的“声嘶力竭”都没有换来她的再次回头。远处的背影渐渐渺小 。

我不知道她跑什么。可是我从心里开始讨厌这个上初中的姐姐。就这么莫名其妙 ,不喜欢 ,不欢迎 ,也不接受她闯入我的视线我的生活。本来几年前妈妈第一次向我提起她们的存在,我就觉得她们即将抢走我的玩具,所以我一直深恶痛觉,直到我理解她们也是妈妈的孩子,要说抢 ,也应该是我抢。

其实是无数次的期待落空,最终演变成失望,如尘埃般,如雾霭般,这一秒,都被风吹散,就像她的名字:吴渺。远去的背影终将被风吹散瓦解成尘沫。那么会吹向哪里呢 ?吹落山谷。白雪皑皑来覆盖。

我的小心翼翼和期待 ,最终变成不知所措的惘然。

曾经见过大姐姐。

那是她还是一个高中生,蓝白色的校服套在大姐姐身上略有宽松。也不知道是不是买大了码,她看起来真的很瘦。我的直观感觉就是吴亦希扎着高马尾,长得很无辜。

后来回家,妈妈打开微信,动画片的嘈杂都难掩吴亦希的声音:“我不想去 ,”空气静默了一秒,下一条语音自动播放,生硬中透着寒冬潮湿的氤氲:“没空 。”两秒的时长里,语气很臭很难听。反正我觉得很冷酷,冷酷到不符合她软绵绵的样子。

我突然从心中升起一股不满,这股不满化成了推开手边椅子用力过猛的动作,关掉电视后我站起来,也许坐的时间太久,头顶的灯光照的我头疼:“妈妈,我去睡了 。”她没有什么表情的嗯了一声,转而又叫我关掉客厅的灯。

进房间前我无意回头看了妈妈一眼,她疲惫的面容,在手机惨白的强光下,在我的眼里苍白抽搐。这是我心里的妈妈,白发几缕,携此情深深便成如此。

今年12月初,窗外寒风呼啸,是一个冷冽但温暖的夜晚。跳跃舞动的电话铃骤响,我陷在沙发里偏头,看见她的眼里着急,看见她拖鞋末穿的跑出来,湿润的手指触摸冰冷的屏幕,一滴手掌纹路汇成的水珠滑落,无声无息的,坠落在妈妈偏小的脚背上绽成弱小的水花。

“喂,”对方的声音穿过太远的距离传进来,是女孩的有些稚嫩。哦,是吴渺啊,是小姐姐啊……我揉揉酸痛的眼睛,闭上细听。

文/死鱼海草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