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将怀恨抛去时,葛然回首,你已在远方

分享家 549 0

那一天,你的眸子里应该装着说不尽的卑微,脸上褶皱的纹路挤在了眉眼间,银丝白发一束束的披在骷髅似的背上。见我远去的身影,没有挥手再见,只有难受徘徊。

然而我却不知道,那是最后一面。得知时,你已在远方。

故事要从周末昏暗的早晨说起。

那天你拖着把老骨头“闯入”我们家。已经记不清那个早晨,只有模糊的雨珠如石头般砸在地上发出难受的塔塔响,以及母亲同一位年迈老人闹家常的声响。平常我很喜欢下雨的曼妙,享受雨珠落在地上的交响曲,喜欢走在雨中撑把小伞的浪漫。

然而,这一次我却百般厌烦。

当我将怀恨抛去时,葛然回首,你已在远方-第1张图片

起床后,看了看门外簌簌不间断的雨珠,以及一把破旧的雨伞挂在门旁。母亲正在和已经频繁过来的老人叨的正开心,母亲突然瞥见看着雨发昏的我,摆了摆手叫我前去。

“女儿,你送奶奶到车站一下,麻烦了。”

说罢,奶奶转向我的脸庞,眸子里好似射出一到光,粗糙的手指在腹前发出颤抖。奶奶好像没什么变化,又好像有很大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那啰嗦的性子。

我闷闷不乐的拿起了那一把破破烂烂的伞,真不知道奶奶是怎么冒雨过来的。费了好大一股劲才打开雨伞,那雨伞更是惨不忍睹。一个又一个大窟窿用颜色不同的布料缝缝补补的,这时总让我想起女娲补天,然而奶奶却不是什么神。聪明的我从房里取出崭新的雨伞,走在雨中怪显神气。

路上,我们莫不相言。

出于好意的我,含着讥笑的语气道:“奶奶,你用这把破伞干嘛。烂成这个样子了,用我这把新伞吧。”她并没有马上作答,走到车站后,她动作缓慢的从我手中夺取那把伞,用着老骨头里最后的一丝力,打开了那破烂不堪的雨伞,走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台阶。

“什么意思,送你到车站连句谢谢都不说,亏我还送你呢。”心里不断捣鼓着闷闷作响的算盘,“竟然你都不理我,那我也直径回去。”想着想着,回到了屋内。

屋里没有下雨的闷响,只有寂静,只有难受的压抑。今天的她是那么的不同,那么的安静。

之后的今天,才知道那天你想来跟我道别,才知道你想借用送到车站的那段时间同我道别,才知道那把雨伞是我送给你作为礼物的,才知道你已在远方。

望着远方,是乳白色的云浪,是大雁们的归途,是排排山脉的崎岖。我好像看见了你,看见了你瘦弱的面孔在朝我微笑。

奶奶,你在远方看见我了吗?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