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公不见佝偻之身,求你能给播撒希望

分享家 经典好文 449 0

秋风瑟瑟好像是在害怕大地的深沉,突兀的连绵群山消逝在月影之中,夜色于喧嚣浮躁之后显身,栋栋乡下的草屋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沉默是稻草人却是坚持着那从来没有的微薄的希望,隐于山林。

不知为何,今年的旱灾情势格外的严峻。乡下去的人们将县城比作了高高挂在天边的太阳,那是希望,可是太阳的光是耀眼的,是无可触摸的,更是那旱灾的主要原因。

我看着年老的阿婆缓慢穿上破旧的外衣,不禁有些疑惑,可终是住了嘴。阿婆不让我出门,说是外面有吃人的怪物,可是她却是大胆地出了门。现在想了却道她当初是哄小孩子罢了。当时却是因为好奇心的作祟,偷偷出了门,跟在她后面。

土地公不见佝偻之身,求你能给播撒希望-第1张图片

嗬!可真是那“吃人的怪物”。算起来那还是我的阴影,现在也是历历在目。甚是奇怪于那置身于荒芜干涸土地上的瘦骨嶙峋的村民。这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总以为是哪根干枯的树枝,却是看的小心,生怕看走了眼。

“这旱灾说到底还是没有把土地公供好。”

拐弯抹角,我见阿婆进了那村前神秘的寺庙,寺庙建筑的大红漆早已成为这土地的一份子,或许这是来自圣人对不尊重的惩罚,还记得曾经这里有几个扫地僧,柱持倒是没有——法力通天,那几个弟子三天两头收大家的钱,说是他们不尊圣人。

阿婆倒是个迷信的人,当时家境贫寒时也是她缴费的最多。我自然是不敢进去的,也不敢趴在墙上偷听——毕竟都是开了光的。土地的裂纹愈发的多,我不禁思考土地公是怎样在这贫瘠而又荒芜的土壤中生活的。它或许是仙人,不用吃食的罢。

我辽望这一片干涸的土地,不知觉入了神。这荒凉的一切似乎如梦,谁也未想过这本是繁华村落之处,如今却是那“死”的洞穴。我未见那一春潺潺的细流,未见那深棕的槐树映着黎明,也未见那残花一束照亮残章。

忽而一定,却是一只冰冷而干枯如土的手抓住了我的裤口。一瞥,却与那手的主人相对视了——那双深沉如土地而又饱含着危胁生命之求悲哀的眼。我不由的一怔,随后想把它甩开。可是那人的力气太大,似乎这样也情有可原,可是我没有水,在这个死气的世界里,我家也是无微薄之力来助他人,空有一腔共鸣罢了。

于是乎,它就死了。

它成为了这场闹剧的陪葬品,成为了其他人续命的希望,成就了这土地的沉默。

“土地公阿!不见你佝偻之身,求你能给播撒希望,只求你能给予生命之泉水!”

我也似乎成为了阿婆,我恨,恨这一方土地的死气,恨这死气。

这寸土干裂粗糙无人生还,至今,那幕历历在目,我猜想那或许是西洋人所说的地狱般罢,我有生居然去过地狱!

这,说起来也是件荣幸的事阿……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