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南方人,眼中闪烁着雪,是南方不落雪的落雪

分享家 514 0

早上起来,南方第一坛清冽的醇香已悄悄漫上我的窗棂。睡眼惺忪得向外张望,眺望远方,绵绵的雾气隐隐游荡,深深吸入第一口雾蒙蒙,感觉初冬的因子在空气里轻轻的悸动。

踮起脚。把远方看得更远。北京故宫的第一场雪通过莹莹的手机屏幕展开,牵动着我想用红梅雕琢翡翠色的玉杯,盛满初雪,插一把银匙饮一场醉意绵绵的欲望。

可是,南方不落雪。

路上仍然只有行色匆匆的路人,只是一个周末飘然而至的大衣将他们紧紧揽入怀中。早餐店依然摩肩接踵,鬈发阿婆递给我早餐的微笑依然热情友好,只是店里的每个人都散发着银色的寒气,显得盘中食的热气腾腾尤为珍贵。

校门口依然站满期中考前临时抱佛脚背社会的学生,但口罩背后温暖的脸颊和蜷缩在袖子里的手迟迟不肯现出。

听着东北初雪纷纷喜临。我抬头悲望天空,灰青色的背景下云被寒气捣成一瓣一瓣洒落天宫。没有雪,从来没有雪,也不会有雪。

南方的冬天就是靠一件羽绒服在寒冷中自生自灭,不会有大雪纷然而至的小确幸,不会有暖气和冰天雪地两重天的欢呼雀跃。

我在不落雪的南方生活了十几年。雪的记忆只存在于壮阔和震撼的图片。

“大宝贝冬至快乐!”

一张热情的脸抬头望向我,红彤彤的双颊似乎散发着绯红的温暖。

“今天是冬至吗?”

“是呀,这就冬天了呢。”

撩开她雾蒙蒙的刘海,一双清澈而温暖安然的眼睛垂直射向我。梨涡浅笑映衬的瞳孔中有纷扬的剪影。

是雪,周围寒冷的物件无一是雪,但她眼里无一不是雪。

南方不落雪,南方又落雪,南方的雪在岁月酒坛里酝酿,酝酿,从不倒出却用醇香氤氲了千年。

南方的雪不从天上来,我们迎着寒冷,热切想象鹅毛大雪带来的白色世界和这之后暖阳初晴放的云开雾散。

从降温开始书写,加衣当作扉页,用冬天的眺望写首诗,下雪在每一页。

南方的雪不从天而降,而从每个南方人热情渴望的眼中飘出,以童话的方式惊喜江南黛青色的天,眼中有光才是雪带来的兜兜转转的惊喜。

酿一壶南方的雪,呢喃我们的似水流年,童年的眼眸中晶莹着南方的不落雪的落雪。

南方的孩子从小盼望雪,但从没见过雪。无数次热切趴在电视机面前看哈尔滨的雪堡,日复一日的盼望南方落雪。南方人如此期望雪,所以冬天的南方人眼中闪烁的都是雪,这才是南方不落雪的落雪。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