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阳台上晾晒的校服一样,抛却束缚轻松地随风飘扬

分享家 经典好文 535 0

崩溃总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如同山石骤然崩塌,让心中泥泞不堪。

我紧紧攥着湿漉漉的校服,急喘着粗气,喉咙干涩的生疼,一字也发不出。或许是因为长时间的委屈一瞬间爆发,又或许是因为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刺到了心底。

午后阳光正好,我站在阳台,眯着眼享受着袭袭凉风迎面拂来。忽然,一阵汗味钻进鼻尖,我猛地睁开眼,不耐烦的心绪蚕食着心灵,回头看,周的床上全是衣物,点点汤汁污染了校服的纯白,汗水又让其散发浓烈的臭味,我怒斥周:“你多久没洗校服了?”

“嘿嘿,上周有点忙,就忘记了。”周抬头,讨好地笑笑,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到我身边,摇着我的胳膊,小嘴一撅:“我还有点事,既然都是舍友……要不,你帮我洗下?”

怒气伴随着血压一同升高。我望了望一整盆发臭的衣物,心绪却开始变得复杂,本想以“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为理由拒绝,却又实在说不出口,遂只好摆摆手,咬着唇,狠心答应:“行吧,就一次。”

口罩遮掩不住校服的汗味,我狠心将颤抖的双手直接插入水中,刺骨的冰凉感瞬间充斥着整个身体。凉风小刀般划过我的脸颊,将洗衣液倒在校服污迹上,拼命搓,换水,如此反复来往,心情也逐渐如同这天气般坏死,一时竟不知该先诅咒这寒冬还是自找的苦差事。

十来分钟后,周回来请求我帮忙一起把校服晒了,我琢磨着“做好人做到底”,无奈答应;舍友刘瞧见,以“顺便帮帮我”为由希望我顺便把她的校服一起晒了,名正言顺,我只好应允;宿舍里总考第一的大姐大也跑来,以“给你看笔记”为交换条件,我不得不答应……到头来还得洗晒自己的校服,想着这浩大的工程量,我胸口一阵刺痛,脑袋嗡嗡的,却无力回天。

“那个,我刚才发现还有件校服,现在给你,来得及一次洗完吧?”周跑到阳台,吃着瓜子,递给我。

周随意的神情却仿佛成为了压弯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扎到了痛点。胸中无数不甘心的声音叫嚣着,心脏剧烈跳动,长时间的委屈轰然炸裂。我踉踉跄跄地站起来,狠狠地吼道:“你知不知道冬天的水很冰,你的校服很脏很臭,你怎么不自己洗?!”

周对准了我的目光,呆呆愣愣了几秒,小声道:“我…以为我们都是舍友。”

“其实,你本来可以拒绝的啊。”

一瞬间,万物都静止了,“拒绝”二字如同回音般在心中的幽谷反复回荡。是啊,我可以拒绝的,“帮助”如今像是一把枷锁无形地密布于心中,让我喘不过气来。其实,帮助是情分,不帮助是本分,为何要将自己囚禁于枷锁之中,不坦荡拒绝,自由地奔向一片新的天地呢?

踌躇许久后,我决定尝试拒绝。于是松了口气,回答周:“校服我帮你洗完了,你自己晒一下吧!”而后嘴角扬起个好看的弧度,礼貌地对室友说:“我今天还有事,你们自己洗校服吧。”两位惊讶地望着我,推辞之词鱼刺般卡在喉咙,不约而同地点点头,只字未说。

原来,拒绝他人是如此简单,只要迈出第一步;蜘蛛网般的枷锁又如此不堪一击,只要肯拿起扫帚来。我望向窗外,太阳使劲从阴云中撒下几缕光芒,殷实又充满希望。我想,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跟阳台上正被晾晒的校服一样,抛却束缚,轻松地随风飘扬。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