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饮曾经无数的苦难,感叹这人间的坎坷

分享家 经典好文 538 0

夜里猛然惊醒,凉风钻进衣领,那燥热与沁骨的寒想触,刺激得人直皱眉头。待我回过神,我发现,那个让我猝然醒来的梦,已经不见了踪影,我连它的尾羽都不曾记得是何模样。

唯一记得的就是那句发人深省的话语,人生若是经过炼金师人的火及漂布之人的碱,必能尝到丰溢的酒杯。

是何人配得上此句,又是何人让我从梦中醒来。

我看着夜色暗自揣测,浓浓的黑暗里,藏着我未知的梦。

在支离破碎里,我似乎想起了些许。

那是个少女,她在伏案书写,似乎不满,她暴躁地撕掉了纸张,随手丢弃在一旁,成魔些许又提笔书写。

窗外的天,与我眼前的似乎一般沉闷。

少女身边的废纸张越积越多,她丢下了笔,抱着脑袋,将身子蜷缩,她难过,可我也不知为何,她那般的难过,悲伤在叫嚣,痛苦席卷她的身周,黑暗夺走了她身边的光。

我不敢走近,我怕沉没在她的痛苦中,但我能看见她颤动的指尖,还有被抓得紧紧的手臂。

她抬起头,像是被人剥夺了呼吸,嘴里的声音被死死地压住,她在沉默里悄然爆发,她放下伪装,让负面情绪控制她的所有,不再反抗。

在我拭去眼角的眼泪时,她不知何时跌在了地上,大口的呼吸,贪恋着空气,我看她颤抖的站起了身,踉踉跄跄走到床边,在床下摸出一个小小的盒子。

我的眼睛被泪水遮住,在虚虚实实之间,我看她拿出了盒子中的东西,那是一个小小的泛着金属光泽的物件。

我突然像是被扼住了咽喉,哽咽,无法呼吸。我为何,会如此悲伤。为何,会如此痛苦。

思绪猝然回归,还是梦中那一样的黑夜,还是梦中那一样的屋子,我手中,还是梦里那个一样的盒子。

原来,梦里那个悲伤到颤抖的少女,就是夜里惊醒的我。

手掌间的那只金属物件已经不在那么的光亮,满地的废纸被捡起妥帖的放在一本书中,上面每一颗字,都是写给一个逝去的老人的思念。我在人间,你在天间。

老人走的时候,并不痛苦,因为神已经让他痛苦了大半辈子,妻早亡,子险些散,战争,饥荒,一切的一切都让他痛苦不堪。

但是老人还是那般温柔,他拍着少女的手,在病床上对她笑意盈盈。

尽管说话艰难,却还是一遍遍的念着少女的名字,简单至极的爱,总是能颤动人的心弦。

丧亲人,落考榜。

曾经的那天夜里,曾以为已经无可救药,更不可再谈未来,压抑数月的痛苦连纸张都无法承载,只能在黑夜中像个怪物般无声的嘶吼。

经过岁月的疗伤,阳光的清洗。我越来越相信那句发人深省的话,人生若是经过炼金师人的火及漂布之人的碱,必能尝到丰溢的酒杯。

曾经那个在黑夜无声崩溃少女是我,现在手握旧物回忆曾经的,也是我。

物是人非,物是人非,我不再是那个无助的可怜人,我是炼金师手里的纯金,我是漂布者架上的白布,我一定会找到属于我的酒杯,痛饮曾经无数的苦难,感叹这人间的坎坷,歌颂我曾经流淌的眼泪。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