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被打动,银丝缠绕我的心,也缠绕母亲的岁月

分享家 经典好文 608 0

拂过母亲头上银白色的发丝,既缠住了我的指尖,又缠住了我的心。

夜晚下起了滴答小雨,湿润的风从窗外渡来,点点路灯点缀的寂静的城市。我双手支着下巴,静静发呆。忽然间,房间的门被轻轻地推开,我转头看是母亲。

她站在门框边,手里拿着拔头发的小钳子,淡淡地笑着:“妹妹,来帮我拔白头发吧。”我有些不情愿,小声嘟囔:“拔什么啊,又没用的。”母亲仍旧是温和地笑着,灯光撒在她身上,一头乌黑的头发闪现点点银光。

尽管心里不情愿,但我还是拿起小钳子乖乖拔起了白头发。

母亲侧着身子躺在我腿上,我左手轻柔剥开黑色的头发,右手拿着钳子,一点一点拨开外面的头发,几根银白色的头发在一片乌黑中是那么格格不入,我左手小心翼翼地捏起带着白头发的几根头发,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用右手小钳子的轻轻地从那根白头发两边一放,食指和大拇指同时靠拢,小钳子就快速、准确地夹紧了一根白头发,捏紧小钳子的把手略微用力向上轻缓地拔出了那根白头发。

我捏着小钳子将白头发轻轻地放在一块深色的布上面,那根白头发在深色的布料上是那么明显,它是岁月在母亲身上留下的痕迹。待我忙活半天才把刘海上的几根白发弄完,左手指尖来到母亲的鬓角,我惊讶地发现,都不用拨到里,就看见了许多闪烁着光的银丝藏匿在其中。

一时之间,我的心情复杂起来。

接着,我的动作更轻了,轻柔地拨开浮在表面的一层欲盖弥彰的黑发,那显眼且招摇的白发直直地撞入我的眼里。母亲的声音缓缓响起:“我这块长了好多白头发。”我愣了一下,鼻头有一点发酸,“没有啊,也就一点点吧。”边说着一边用慌乱地手将表层的黑发覆盖回来,仿佛这样就可以让白头发消失掉。

母亲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就不再吱声。我深深地吸一口气,重新拨开黑发,埋头苦干起来。

窗外的小雨渐渐没了声,房间里很安静。女儿正专心致志地给母亲拔着白头发,一旁的布料上许多银丝纵横交错着。良久,我抬起头想活动活动脖子,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忽然之间,一阵均匀的呼吸声传入我耳中。我有些错愕,母亲就卧在我的大腿上睡着了,低头一看,是母亲恬静的睡颜。

母亲额角分布着细细浅浅的皱纹,顺着向下是她闭合的双眼,我注意到母亲的眼角处,也让岁月悄悄留下了痕迹。一时之间,我有些愕然。母亲与我相识已有十四余年了,我从未认真注意过母亲的白发、额头、眼角,岁月催人老啊。

我有些伤感又有些惶恐,指尖轻柔地抚摸着母亲的头发,我还记得有一张泛黄的照片里,母亲拥有着一头像海藻一般柔顺的长发,脸上也没有皱纹,那是一张很温柔、很恬静的脸庞。

我总是认为岁月是小偷,偷走了母亲的美丽,可是实际上我也是帮凶,催促着母亲老去的步伐。十四年来,母亲无时无刻不在为我操心着,她用一根根白发换来了我的健康快乐的成长。

银丝缠绕着我的心,也缠绕着母亲的岁月。

白发在灯光下闪着光,妈妈慢点老去吧,我还要同你岁岁常相见呢!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