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晚餐,饭菜热气腾腾吃的心里暖洋洋

分享家 506 0

父亲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刚坐上回城的大巴车,心里想着取蛋糕的事,一边打开手机查看时间,16:38分,离取蛋糕还有一段时间。

父母的生日,我一直记了忘,反复推算,可对准确的日子总是模模糊糊的,想着早不是十来岁的小孩子,怕问了又惹得他们伤心。

大巴车开的很快,普通的小镇间的大巴车排班很少,这已经是最后一班了。车上的人很多,坐了好多次大巴车,来来回回的车票有一叠,今天几乎坐满了。也许大家也有家人要过生日了,突然这么想着,把自己吓了一跳。却又认真地抬头仔细打量了周围一番,都是劳累的人。

有在大巴车上,打开电脑查看文件的人,有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的人。太疲劳了,生活紧凑不堪。还是生活懒懒散散,对人要求过高了呢?我也是其中之一,一个成年人,灯光落在身的人,不是耀眼的光芒,只是疲乏的不停闪烁的昼夜。

窗外的阳光强烈,本在我这边的窗帘也被前人拉了去,剩下只有无可躲藏的自己。无奈间开始怀念落幕很早的冬天,雪是不可多得的,可夜色是温柔的,谁都有一份。只不过,我们之间的差别,是窗内灯火烛光温馨的晚宴,还是室外雪中卖火柴的小女孩罢了。

来不及过多思索,车到站了。你看,到如今我逃脱的时间也只有这么点。

父亲是不喜欢吃蛋糕的,可我还是在蛋糕房给他订了一份蛋糕,带花朵的式样,美观但又朴素,母亲也喜欢。

拿着蛋糕搭乘公交车,一路坐下去大家也都脸熟,互相问好,时间实在是不留情面,许久不见,又增添许多生活在人的面孔中,直直地印上去了。

“怎么又买了蛋糕?”父亲一脸惊讶。母亲早早来对我说:“你爸不喜欢吃蛋糕要不别买了吧。”后来又说:“要不买个小点的?” 过生日哪里是为了吃蛋糕。

回到家,父母做了满桌的菜,丰盛的,我爱吃的。为什么总是这样。

我把蛋糕打开,放在桌子上,点上生日蜡烛,帮父亲关上了灯,这还是跟父亲学的,在上次母亲生日的时候。可我知道,父亲不会为自己关灯的。他总是这样。为什么总是这样。

父亲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对着蜡烛许愿,我看到了。看见他的指甲里的伤痕,指甲里洗不净的黑,毛躁的,可恨的指甲!

小时候,父亲在冬天的暖阳下,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剪指甲,白净的干净的指甲。 父亲总是先剪掉过长的指甲,然后再用指甲剪小心地仔仔细细地打磨,像是打磨某种玉石。白色的屑会被风吹走一部分,落在阳光下。

我偷学过父亲,却常常草草了事。那时的父亲,这时的父亲,言语太浅薄了。为什么总是这样。

偷偷猜测父亲的愿望,可其实答案并没有那么多的选择。熄灭烛光,灯光亮起,屋内瞬间明亮了起来。母亲煲了汤,饭菜也热气腾腾的,吃的人心里暖洋洋的。

父母还是时不时为我加菜,询问我最近的工作情况。我低着的头抬起,努力使自己眼中的劳累减退。

“最近还行,工作轻轻松松。”

总会好的对吧,总有那么一天。

汤的味道很好,我连盛了两碗。“多喝点,多喝点,这汤就是知道你要回来特地做的。”母亲看了,连忙要帮我再盛一碗。父亲在一旁,看着我们,也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也没有很糟糕对吧,在这天气稍凉的日子里,可口的饭菜,团聚的家人,彼此牵挂期盼。而屋外风吹树叶作响,万家灯火可亲。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