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生俱来的天赋,是如此的荒谬

分享家 经典好文 361 0

我向来是不相信什么与生俱来的天赋的,一切的才干与能力都来自于后天的锻炼与培养。教授的孩子,之所以能够做到识文断字,并不是由于这些孩子继承了什么优良的血统,而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在富有文化氛围的家庭之中受到了长时间的影响与熏陶。

如果要是我们尝试转换环境,将他们置于一个平凡的乡村家庭之中进行教育与抚养。那么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表现出与普通的乡村孩子们极其类似的特质。毕竟,根本没有人生来与众不同,不经过必要的学习与培养,任谁也不可能将他们的优良资质发挥。

更进一步说,所谓的天赋,其实是一个伪论题,它被用来解释一些由懒惰而导致的软弱,以及一些由勤勉而产生的强大。仿佛那些聚光灯下的成功者天生就含着金钥匙出生、天生就要高人一等,因为他们有他人所不具备的所谓“天赋”。而那些失败者之所以失败,并不是因为他们整日好逸恶劳、游手好闲,而是因为他们缺乏一个什么玄之又玄的“天赋”。这样的观点既否认了个人内在的主观能动性,又将本应充满着汗水与泪水的成长简单地概括成了一种名为“天赋”的宿命论。因此,不论从何种角度出发,类似的观点,都是缺乏分析的必要与参考的价值的。

深究其历史根源,“天赋”这一概念应当源自于等级森严的旧式封建社会。在那个时代之中,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与社会身份往往是依照其家族血缘关系确定的。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自然,这样的分配方式是极其不合理的。因此,封建统治阶级才会发明出“天赋”一词来扰乱人民的视听。毕竟,只要“天赋”这一概念成立。那么以此类推,具有优良血统的上层阶级,自然便是拥有良好天赋的那一群人,所以也就可以理所当然地世袭自己的特权与身份。反过来,那些沉淀在社会底层的普罗大众们,由于其血统天生平凡,当然也便不可能拥有挑战上层统治阶级的天赋了。

对于这种无耻且无赖的诡辩,我们大可不必采信,只需要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雄辩,便足以驳倒一切混淆视听的谎言与欺骗。我想,这样的道理,几千年前陈胜吴广便已经深深领悟。我们是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的现代公民,总不能在思想上比几千年前的老祖宗们还要落后。

其实,这样以血统定高低的文化糟粕,早就应当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被时代的车轮碾得粉碎。我认为,无可置疑的是:一个人的成长,首先应当取决于他个人的奋斗与拼搏,其次则取决于他所处的环境对其造成的影响。但无论如何,成长,都与由血统继承的天赋无关,这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遗传因子,也许可以决定一个人的身材与长相,但知识与能力又怎么可能通过血脉的传承获得?否则,我们还要教育干什么?还要书本干什么?这难道不是太过多此一举了吗?只需要让教授不断生教授、厨子不断生厨子、医生不断生医生,省去了二十余年的教育时间,岂不美哉?

当然,如果你不赞成这样荒谬至极的推论。那么,最好放下对于天赋的崇拜,承认自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并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奋斗终生,最终做出一份足以使自己满意的成就。我想,只要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也便不算虚度此生了。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