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让花期永恒

分享家 经典好文 406 0

岁月的长风又一次吹过她凌乱的碎发,恍惚间,零碎的花瓣将美的种子洒了遍野,簇簇野花连天开。我说她像一支被偷去时间的花,美让花期永恒。

那时的邻里关系很好,仲夏月圆,老一辈在楼下空地扑着流萤纳凉,磕掉的瓜子皮落着片刻的言谈。小一辈就在旁边玩耍,跑跳追赶,摘花别簪,饶有趣味。兴尽玩倦,就跑到大人间,从暖呼呼的大手中偷去几粒瓜子或者抽掉一些毛线,再回来炫耀似的晃晃。

家家户户在那时都没了隔阂,无论是哪一家哪一户的,关系都和至亲一般,除了她—一个看起来疯疯癫癫的老婆婆。家里的大人从来都是细细叮嘱过从来不要和这个老婆婆有来往,照他们的话说,这个老婆婆“精神有些问题”。老婆婆头发很凌乱,像失明的花凋零后的碎瓣,是荣光的腐烂和灰烬的涅槃。她衣着也很破烂,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衬衫褪了色,打满了补丁。我们在楼下玩的时候,老婆婆总是执着几支花,蹒跚着向我们走来,缺了门牙的嘴颤颤巍巍的说着一些我们不懂的话语。每每这时,我们一般会跑开,带着嫌弃和鄙夷,觉得老婆婆是一支被偷去时间的花,永远也不会再开。

后来一辆幽咽的火车带走了我,老婆婆的故事也不大明了了。再回来时,问起老婆婆:“走了。”“什么时候走的?”“前几天。”

据村里人说,老婆婆最终还是被淹没在了舆论与嫌弃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花里。老婆婆走得很安详,她是在自己家的阳台被发现的,彼时酣春的野花簇拥着她,荼白,湖蓝,明黄,晚春花沸沸,而她在丛中笑。花丛旁边,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有一行出乎意料的清秀的字:与美同葬。而家家户户门前都多了一支花,花香清清淡淡的,就好像老婆婆并没有什么起色的一生。

回到家中,阶前果然躺着一支花。花有些枯萎了,一些瓣也散落在了阶上,却刚好兜兜转转染亮了台阶,染亮了春天。

我有些荒诞地想着,老婆婆就像一支被偷去时间的花,盛开在永远。在晚春,终结的是她的时间而非永恒的花期。虽然她倒在了舆论中,可她仍然慷慨地对这个排斥她的世界以宽容,不计较村民们对她的闲言碎语,反而将心爱的花儿无私地赠送给了村民,让一朵朵花散落在了居民楼的各处,让一个个永恒的春天盛放在了每个人心灵的角落,让美的种子播撒出去,让真正的美滋润着人们的心灵。而且她即使离去,也带着心中的美同葬,美一直贯彻着她的一生。老婆婆对这个世界柔软的宽容和内心真正意义上的美,在那个暮春填补着每一个人内心的沟壑。

原来,一支花的盛放,无关时间。

一支被偷去时间的花仍然可以绽放,花期永远不会被时间桎梏,它取决于美,内心深处的人性的美。每个人都是一支花,只要向往着美,内心充盈着美,永远对这个世界报之以美,那么就算时间被偷走,也会傲然开放,永不枯萎,花期永恒。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