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家人

分享家 259 0

一杯醇厚浓郁的豆浆中盛满了暖乎乎的温情,刚刚盛到碗里一泻而下的浅棕色是母亲瞳孔颜色映衬出的慈爱,喝完后碗底剩下的渣子,母亲对我付诸的时间所露出的情感。

萧瑟已褪,寒霜初至。十一二月的天气冷得人在屋子里都得打个寒颤,轻启嘴唇吐出的话语都会化作一圈圈冷气,这种天气里孩子的手都得冻得通红。但倘若来一杯浓浓的豆浆便可以将所有的寒冷通通抛诸脑后,只剩下暖乎乎的身子和满足的样子了。

冰天雪地里我总是缠着母亲为我打豆浆喝,母亲也是不厌其烦地满足我的愿望。母亲用皲裂粗糙的手将浅绿色漆的抽屉拉出来,把黄豆,枸杞,燕麦等等原材料全部放到豆浆机中,再加上适量的水,盖好盖子再插上电源,那豆浆机便一直不停地在内部旋转了。我自是喜欢这个过程了,所以每每豆浆机运作时我都会拿着一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眼睛紧紧地盯着它,生怕等豆浆打好了,我却喝不上第一口。母亲就在旁边看着我,为我拨弄着头发,把碎发都拨到耳后,然后冲着我笑一笑。

过了一会儿豆浆机停了,放出了音乐。“妈!妈!豆浆好了,可以喝啦!”我总是那么地迫不及待,甚至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拉着母亲的手就往厨房里拽。母亲拔下电源,拿出了一个小碗,将豆浆机打开的刹那,热气就出来了。我笑着凑过去,却湿了脸庞。“快喝吧,看馋得你。”母亲大概率是惯着我的,毕竟看到我这副模样竟也会笑着。我迫不及待的样子呼之欲出,赶紧端起碗大口大口地痛饮。等碗再一次下来,那碗中便空了,嘴角也都挂着豆浆沫。母亲温柔又无可奈何地看了看我,给我擦了擦嘴。

母亲也低头喝着,我的那份已经喝完了,但是母亲那里却还剩下了大半碗,母亲一边喝我一边瞧着、看着,咕咚咕咚的口水一次又一次地下咽,她看到了我这馋样,便将碗推到了我的面前,我犹豫不决。“妈,你喝。”我还是做不出这种事,毕竟母亲也很忙碌了。“没事儿,妈不爱喝。”听到妈妈说出了这番话,我终于放下了心开始喝了起来。

后来长大了我才明白,母亲儿时也是极其喜欢那热腾腾的豆浆的,只不是得迁就着我。

时间的车轮一次又一次碾压在了黄豆上,而那亘古不变的不仅仅是豆浆的滋味,还有我和母亲是一家人这个事实,正是因为一家人,所以母亲终究会迁就我、无私地爱着我。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