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时零九分的怀表

分享家 经典好文 378 0

午后阳光充足,隔着窗玻璃在我的书桌上画了一点又一点碎碎的,斑驳的光影,明亮却不刺眼。巷中虽还有绿豆糖水的清香,水果铺子也仍有胖胖的西瓜,可树上的绿黄参半,和空气中一丝初秋的味道让我知道,盛夏将要离去。为了抓住夏天的尾巴,不让它的脚步过于匆匆,我从冰箱里抱出半个西瓜,准备做一杯甜脆的西瓜冰饮。

咔嚓,咔嚓,西瓜被清脆地切成一块一块,堆积起来在杯中玩起了叠罗汉。手很诚实地捻起一块送入囗中,嗯,味道很甜。

我犹豫着要不要加多点西瓜块时,弟弟在后屋叫了我一声,可惜相距太远,听不清他说了什么。我推开门,看见弟弟正坐在地上,身旁是一个被打开的盒子,盒子表面有不少灰尘覆盖,而里面装着的都是一些幼时的杂物:洗干净却一直闲置的酸奶杯,已经发黄的明信片,生日时朋友送的手链……这些在我扎着丸子头朗朗背诵"人之初,性本善"时,在我刚刚告别用铅笔一字一句默写古诗时,在我闹着家人带我去动物园时,曾都是被我视若珍宝的"宝藏"。

三时零九分的怀表-第1张图片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儿时的所有早己埋于我回忆的深处。我望向弟弟正想说些什么时,才发现他手上拿着的,是一只小巧的怀表。它的外壳被人擦得有些反光,链子却因为时间的侵蚀而有些脏了。我接过来,"啪嗒"一声打开一一里面是个安静的世界,针尖不再走动于数字与小格间,也不再哼唱"滴答滴答"的歌谣。

它像一个百岁老人,没有佝偻,没有鬓间的白发;它用它自己的方式,诉说着自己的苍老。

应该是三时零九分吧。它的针尖分别停在"3"和接近“2”的地方,形成一个小小的角。而秒针正好停在“6”的在上方。针尖像一把钥匙,开启了记忆,宛如洪水刹那间便将我淹没。

是在微凉的秋日。那年,妈妈到上海旅行,临行前我们拉着她,“有好吃的,好玩的,给我们买一点,好吗?”“好好,你们在家也要听爸爸的话呀,如果爸爸跟我说……”弟弟生怕妈妈忘记,急急打断:"我们当然会听话的,妈妈也要遵守诺言!拉钩!”大手和小手和缠在一起,传递着温度与不舍,拉完钩也不肯立刻放开。那几天我总不在心思,妈妈现在在干什么?她遵守诺言了吗?她玩得开心吗?数学课上年轻的老师正讲着钟表,好有趣,可我一想到妈妈,忍不住又分了神。结果,考试竟落了一个不及格,被老师做为反面教材训斥了一节课。

最后,妈妈带回了两只怀表,弟弟一只,我一只。尽管上面没有过多的,装饰我却爱不释手,捧在手上看了许久,又将它贴在耳旁,听它温柔地低唱。虽说这歌谣十分单调,只有"滴答滴答"的旋律,可我仍然听了一整天。直到临睡前,我才挑挑拣拣出一个小盒子,铺上柔软的布,盖上盖子,让它枕于夜色的美好之中。而我,也依依不舍地爬上床,在被窝的温暖中做了一夜好梦。

渐渐的,我要上课,考试,作业,补习。交了朋友,并且,肩上也有了责任。我不能像小时候了,不能想去哪就去哪,不能随随便便学一下考试就能得高分……

它被我拿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少,最后被我埋葬在时间海里,被我遗忘。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一阵微弱的声音唤回了我,我下意识看向怀表,依旧是三时零九分,分秒未走。刚才响的,是墙上的挂钟。我笑了笑,望向窗外。黄昏即将到来,巷中隐隐有了烟火之气,而厨房的装着西瓜汁的杯子的白霜早己褪去,化成水顺着杯壁滑下,在台面上弄湿了一大片。饮料已经不冰了,只剩下甜味。就像永远停在三时零九分的怀表,只剩了回忆。

作者/顾暮景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