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
凯恩博客,感恩陪伴3年(www.caiens.com)

算命

网络兼职赚钱分享家2019-02-19 23:01:401124A+A-

刘二,盲人。

传言,算命特准。

据说,凡是路过本地的达官贵人,都要专程拜访,算上一卦。

都说准。

曾经有位知名女作家,还上过《百家讲坛》,她就去算过,还是我带着去的,那时一卦是200元。

准吗?

准到女作家拍大腿,我坐车里等她,她红着眼圈出来,还拿着纸巾在擦眼泪,问我身上还有没有现金?我说,没有了。(其实我包里有)

她想要,多给点。

就这么神奇。

之所以如此神,是因为很多故事被神化了。

例如当年比较穷,算命不给钱,只是捎点鸡蛋,有妇女去算命,路过河边,想了想先把鸡蛋埋在沙滩里,若是算的准,就回来拿,若是不准,就不给了。

结果,刘二掐指一算,问:你把鸡蛋埋哪去了?

妇女,吓傻了。

太灵了吧?

对于这些故事,我觉得演绎的成分居多,我总是好奇,这么牛B能不能算双色球?

我曾经在文章里调侃过这个事。

很多读者认为,有高人能。

但是,不能算,理由就是天机不可泄露。

往前推10年,在我们乡镇那一带,我就是个传说,刘二觉得即便是算命也要跟上时代,就带着儿子一起跑到青岛去找我,很虔诚,他家大公子学习不中用,考了个中专还是私立的,在宁波上的,基本等同于文盲。

找我干什么呢?

他想让我帮着在笔记本电脑上安装几个算命软件,算姓名的,算生日时辰的,看风水的,我帮着一一搜索下载,该付费的付费,该解锁的解锁,然后我再研究一下如何使用,再教给他儿子。

他想让儿子传承他的手艺,一方面学习他的经验主义,一方面与高科技挂钩,就是使用电脑作为辅助的。

他理解的电脑跟我理解的电脑略有不同,他理解的有点人工智能的味道。

其实,他是高估了电脑。

算命软件的本质,不是数据计算,而是数据导索,什么参数对应什么结果,都是固定的。

因为这个事,刘二对我很虔诚,很尊重,喊老师。

在农村那个环境,我总感觉他是神一般的存在,很有威望,凡是有新婚的,必然要请他去陪大客,可以理解为古代的乡绅。(盲人在酒席上跟正常人一样夹菜,一样喝酒,一点都不耽误。)

但是,真到了青岛,他就有些局促,而且越看越土,穿着土,说话土,有钱有啥用?依然一股乡土气息。 

后来,我们举家离开了农村。

老家的事自然就知道的少了,一度听说他生病了,还去上海做过手术,儿子接班了,儿子接班后生意不大好,没办法他只能继续出山,儿子在旁边做助理。

也几乎没有机会见面,因为我很少回农村了。

只是曾经在本地论坛上看过一个帖子,说刘二被抓了,应该是宣传迷信之类的?跟贴里很多控诉的,就讲述算的怎么不准,还有就是讲述刘二赚了多少钱,用麻袋装。

用麻袋装我没见过,但是用坛子装我见过,那时他算命还不要钱,过去算命主要算什么?就是给孩子起名,算五行缺什么,最主要的业务其实是找东西,例如丢了羊,丢了猪,丢了人,第一时间跑去,让算算在什么方位。

至于钱?

随心,随意,就是他旁边有个坛子,算完后,你自己往里扔,也正是这个坛子,给他留下了黑历史,就是曾经有两个外地人去找他算命,结果把坛子里的钱给偷走了,那么村民就嘲笑了,你这么牛B,咋没算到?

前年我回家上坟,跟村里人打听起了刘二:被抓了?

得知,人家还好好的,抓什么抓,而且口碑更好了,给村里修了桥修了路,还帮村民修了自来水,惹的我们好生羡慕,我们村自来水还是自费修建的呢,每到过年,他还给村里的孤寡老人和低保户送米送面。

口碑好了,算命也更贵了,而且模式也变了,有点类似医院了,需要挂号。

天津有读者,老家是连云港的,竟然也听过刘二的大名,从连云港回天津的路上,专程来算上一卦,他是早上8点到的,排了10号,普通票400元,加急1000,所谓的加急就是你只要愿意出1000,立刻下一个就可以排到你,但是这玩意就跟竞价似的,若是有人也很急,那么你们俩谁出的多,谁第一。

就这么功利。

不算?

不算你就走,但是钱不退。

400元是挂号费。

他一边排队一边跟我微信聊天,感叹,TMD,赚钱太容易了。

他数了数,40多人。

40多人一天肯定算不完,算不完怎么办?最终就要竞价,完全市场化,谁有钱谁就先算,要么就排到次日。

他问,董老师,他到底算的准不准?

我说,跟我差不多。

他说,我算完,过去请您吃饭吧。

我说,我过去找你吧。

我过去接上他,顺便喊上了刘二家大公子,一起吃了个饭,饭局上没聊算命的事,倒是聊了一中午黄金,大公子喜欢黄金,金戒指,金手链,金项链。

饭间,从脖子上把金项链摘下来了,放包里了。

我问,有讲究?

他说,我这个比较重,只能戴半天,戴一天颈椎受不了。

我说,不至于吧。

他说,骗人是狗儿。

我说,你戴这个给人算命,形象不大合适吧?

他说,在家不戴,出来才戴,我戴这玩意是受宁波人影响,我在宁波上的学,宁波人特别喜欢这些。

送走了大公子,我在想,大公子没有算命这个天赋,倘若有天刘二不在了,这门手艺就算完蛋了,这就如同我分析郭德纲与郭麒麟,郭德纲是天赋型选手,但是郭麒麟到目前为止没有表现出应有的相声天赋,那么德云社可能只能属于郭德纲一个人。

很难传承。

算命是个大学问,跟说相声差不多。

既要有基本功,还要懂心理学,最关键的一点,要会说。

所谓的会说,不是说好听的。

而是能从对话里套出一些关键性的信息。

其实,我给人算命就很准。

算命的核心在于试探性的“诈”,还有就是要有足够多的案例,遇到的越多,雷同的越多,往版本里套就是了。

大公子走后,天津读者问我:你有没有找他们算过?

我说,我给他们算还差不多。

他问,你相信算命吗?

我说,我相信人是有命运的,但是不相信有人能算出这些命运。

他说,我觉得说的几点还是很准的。

我问,哪几点?

他说,家里一些事。

我说,我推测你是问的婚姻。

他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很简单,过年回家,你都没带着老婆孩子。

他说,在闹离婚,闹了整整一年。

我说,不迷茫,不算命,这是基本基调,你家应该是嫂子出轨了,因为男人出轨了也不需要算命,男人出轨了就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拼命地跪地求饶,老婆一定是原谅的。

他说,说来话长。

他原先在港口检疫,体制内,俩娃,大娃7岁,女孩,二娃5岁,男孩,因为这个男孩他失去了很多,最简单的一点,超生,违反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被罚了款,还开除了公职。

但是,他也能接受,毕竟有了儿子就有了后。

出来创业了。

跟朋友一起合伙搞代理报关。

儿子需要做疝气手术,一查血型才知道儿子不是自己的,老婆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不是的,很尴尬,他们夫妻俩感情一直特别好,包括知道了这个事也没吵没闹,先把孩子手术做了。

他的意思是既然已经做了儿子的爸爸了,并且付出了这么多,那么就是亲生的,自己不过问了,媳妇你也不用太自责,我们好好过日子。

结果呢?媳妇不干了,抱着孩子去男方家闹,把对方的饭碗也给砸了,为什么闹?要身份?要钱?(男方是媳妇的同事)

都不是。

就是莫名其妙的闹,可能也觉得委屈吧。

媳妇去人家闹,人家来他家闹,原本他已经平静的内心又不平静了,妈的,我戴着绿帽子都没说啥,你们竟然都喊起来了委屈?

这日子不过了,离!

于是,就想问上天,到底是该离还是不该离?

既然该受的惩罚都受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折腾呢?说实话媳妇这个人也不错,可能只是一时错误,另外孩子虽然是别人的,但是也跟着自己姓,也喊自己爸爸,而且有感情了,真不舍得扔下。

若是继续过呢?

总觉得被人骑头上拉了屎。

我问,你是接受不了绿帽子?

他说,真跟你写的似的,若是单纯的睡了觉,可能还真接受不了,但是有了孩子,反而能接受了。

我问,到底什么接受不了?

他说,可能是委屈吧,毕竟为了这个孩子,付出了太多的代价,现在政策又放开了,而我的饭碗也恢复不了了。

我说,继续过吧。

他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偶尔波动一下。

我说,还是建议咨询心理医生,把心打开,人生没多少年,谁的孩子不是孩子?当自己家的养着就行了,你就是养个小狗还有感情呢?

他说,刚才你问我刘二算的准不准,我说很准,就是因为他说准了一件事,一下触动了我,他说我父亲不是我爷爷亲生的。

我问,是真的?

他点了点头。

我说,所以是个轮回。

他说,可能吧,都是命。

刘二很会说,说这个孩子是命里就有的,干儿子,要接受。

所以,他基本接纳了。

他问,董老师,我是不是太窝囊?

我说,我说真心话,是我,我也能接受,我觉得人站的越高,越会弱化性,什么绿帽子红帽子,到了佛祖这个高度,他能把所有人当成自己的孩子。

他问,我这样的情况多吗?

我说,不能说很多,至少说,不稀罕,光找我倾诉的就不少,有的是男人知道,有的是不知道,其实男人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孩子是不是自己的,能没数吗?所以,我之前写过一个观点,说的时候,每个人都嘴硬,真遇到事了,都能接受,不接受还能咋着?

他问,你觉得算命到底是什么原理?

我说,我的观点是猜。

他说,不是,猜不这么准。

我说,我们本地有个做风水用品的,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卖佛珠的,但是是功能佛珠,例如100元的佛珠卖1000元,靠的是什么?就是算命,这小伙是我见过90后里存款最多的一个,比我都多,巅峰期光客服接近200人,推广方法很简单,就是在各大公众号上投放广告,为什么卖的这么厉害?就是因为算命准,为什么算命准?因为有一套理论体系,就是查看朋友圈,通过朋友圈去寻找蛛丝马迹,只要说准一样,整个人的防御就全部打开了。

他问,现在朋友圈不多是三天可见吗?

我说,那时还没有这些限制,你知道天成为什么也做佛珠吗?就是受到这家伙的启发,包括蝉禅他们做微商,都是受这家伙启发,微商第一波起来的人,都是这么做的流量,就是文案投放。

他问,是不是写好了,直接让对方发?

我说,是的,偶尔我们看一些公众号上发布一些风格不同的软文广告,都是这个类型的。

他问,他现在还做吗?

我说,早不做了,那些客服微信都注销了,这个模式的祖宗是洛阳卖貔貅的,这小伙也是在洛阳学的手艺回来组建的团队,洛阳被一窝端后,他害怕了,改了,老实了有半年,现在洗白了,做正规产品,搞了个天猫店。

我跟他学习了这一套理论后,也很牛B。

就是有人加我好友。

我先看看朋友圈,通过朋友圈我基本就能推测这个人的婚姻状态、收入水平、教育程度,例如有天我在济南加了一个女生,她喜欢用英文写朋友圈,那么我推测她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我看她晒了大量与儿子的照片,但是没有男人。

我推测,离异。

我看她跟父母的合影,从而推测,农村出身,从合影背后的超市名称我立刻可以百度到这个位置,说明是她的老家。

我接着发了一句,我认识XX。(XX的老家也是这里的,算是鸡窝里飞出的凤凰,在山东台做电视节目主持人,美女。)

她说,啊??真的吗?

我接着发了一张截图证明我说的真实性。

她就崇拜的不要不要的。

我要给人算命的话,比刘二还准。

算命有用吗?

有,心理安慰。

从长远来讲,应该会被取缔,至少会被边缘化,算命的主流群体还是低教育群体,农村每个集市上都有几位算命先生。

当然,也有算的比较高级的,例如王林。

从风向上也能感受到这一切,最简单的,殡葬改革,最初是土葬,后来是火化,火化其实并没有节约土地,为什么?

因为依然用棺材,依然有坟头。

现在呢?

集体公墓,一人一个小坑,而且要求一切从简,把过去封建的一些套路都给优化了,也不允许披麻戴孝了,每个人戴朵小白花,并且全程有人拍照、上传。

为防止家属把骨灰偷换出来。

全程铅封、录音、录像。

把愚昧的东西在一点点的优化掉,让农村慢慢思想都市化。

别人问我刘二算命水平如何时?

我总是这么介绍,本地第二厉害的。

很多人第一联想就是,哇,原来懂懂是第一?

误解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刘二说白了,依然是草根英雄,虽然理论上一天能收入1万多,但是也仅限于这个季节,平时一天也就是三五千,他面向的客户群体层次比较低,他的营销模式完全是复制的如皋小瞎子,若有兴趣可以百度一下这个传奇人物。

什么样的算命先生才是一流的?

风水类的。

能把房地产老板忽悠得团团转的,看一次风水可不是几百,那都是几千几万,更有甚者,直接送套房子,这个?

我身边就有,地产商直接把他当国师对待,岂是三万五万?直接是送房子,而且是送自己的对门,例如我住2201,那么就送他2202。

有年,我带队旅行,就认识了一位算命先生。

不过当时他已经改行做风水了,为什么做风水呢?因为算命有个弊端,就是层次越高的人越不信,即便信,也只是当游戏,很难为了算个命花个万儿八千的,因为他的底层是理性的。

而风水则不同。

风水不是判断题,所以不存在准不准的问题,只存在是否专业的问题。

如何突显出你的专业?

第一、你客户牛。第二、你收费高。

最初他看一次风水是1680,他专门去学的营销课,老师给他在后面加了一个0,看一次风水是16800。

不仅仅帮他改了价格,还改了名字,名字一听就像大师,很拗口,很深邃。

还给改了策略,就是一定要与众不同。

什么不同?

所有的风水先生都是靠一张嘴,就是空说。

咱不,咱要出报告。

例如去你家给你看看风水,要拍照,然后会给你一个系统的诊断报告,例如哪里不合理,应该如何优化。

最关键的一点,要给出具有说服力的理由。

例如我家户型跟马云家的差不多,也是客厅对着洗手间,但是马云在中间是摆设了一个鱼缸,那么他给出的建议是放个鱼缸,我就信。

因为我们潜意识里的感觉是马云就是对的,因为他幕后有高人。

那么,他就需要接触一些名片式的人物。

咋接触?

参加各类商学院。

免费帮同学们看风水,结果就积累了一大批原始的客户数据,无论遇到谁,拿出IPAD一展示,这是马云家,这是郭广昌家,而且还有俩人在那里的合影。

就问你服不服?

服!

后来有同学给他指了一条更牛B的路,再牛B的风水先生也是野先生,应该去挂靠大学,去当个客座教授,你知道风水领域最牛B的人是哪群人吗?名校里搞地理历史学的,例如博导级的,他们出去帮人看风水,那真是天价。

客座教授不是教授,但是可以对外忽悠的时候,自称教授。

刚才我特意搜了一下他的名字,发现,有了教授这个头衔了。

深圳的德佳,一直在推广心灵课程,心灵课程也基本等同于算命市场,因为人人都迷茫,都需要心理按摩。

于是,他们出现了,而且是准备以互联网的方式玩一票大的。

你问问自己,你难道不想找个人倾诉一番吗?

连我都想找人倾诉。

但是,我发现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倾诉者,往往是什么情况?我找人倾诉,倾诉着倾诉着,我们吵起来了,我以一句你不懂我为理由,删除了对方。

原本是我认为能懂我的人,我突然发现,他不懂我。

我失望了,删除了。

我的角色太怪了,一般人很难有感同身受,除非跟同行倾诉,但是同行之间说话是很谨慎的,彼此都是小心翼翼的,因为每一句倾诉都是把柄。

例如写公众号的女人也喜欢找我倾诉。

因为只有我这样的角色才能懂她,懂她的幸福,懂她的苦恼,可能比她老公还懂,因为她老公不知道什么是万人崇拜。

她们的苦恼,别人解不了。

我的苦恼呢?

我不能跟她们讲,因为跟她们讲,她们会觉得原来懂懂也有不开心的时候,以后就不会找我倾诉了。

德佳推广自己课程的方式就是建群,让人拉人,通过返成的方式,我看N多人都在卖德佳的课程,而且是把我文章截图了,说,你看,连懂懂都在推广,你们还不抓紧?

我看到这里,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我说的东,你们理解为了西。

是不是有天要怪罪我?

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有推广谁,我曾经跟德佳谈过这一点,你在这方面研究的再深,也是江湖人士,应该跟高校挂钩,只要你真的愿意运作,很多东西是比较容易的,特别是客座教授,更容易。

我们有个同行,写经济学的大V,他在申请美国身份,想以优秀人才的方式被引进,但是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点,单纯收入没有任何问题,可以这么说,但凡是比我有名气的,年利润都不会低于千万,他需要的是一个身份,我就跟他讲了那个风水先生如何获得客座教授的故事,这玩意找不对人白搭,找对人了,易如反掌,就是一层窗户纸,他的执行力有多强呢?从我这里走的第二天就去约见了相关负责人,彼此需要,例如院系需要推广EMBA课程,而他有这个推广能力,那么作为交换就是了,我帮你招生,你让我在里面做客座教授,完美的交易。

当然,今天我是不需要谁来开导我了。

因为老师送了我一句话:幸福是一种能力。

瞬间开悟!

你幸福是你的本事,与别人无关。

幸福的人,怎么都幸福,与环境无关。

我觉得可能是我过于自卑,我不大擅长去捣鼓这些头衔,类似的机会我太多了,光我认识的这些作家资源吧,遍布各大高校,而且我跟他们的私人关系很不一般,我是一个很容易被长者喜欢的年轻人,因为我规矩。

我去西安找作家签书,恰好该作家有个新书研讨会,级别最高的是一位博导,某名牌大学的,很有名气,作家就建了一个小群,一共21个人,其中有4位是工作人员,除了我,都很牛。

我一句话都没说过。

群上很热闹。

他们定期会分享一些文章,他们还是蛮有知识分子气的,就是看待文字的角度还是忧国忧民的,他们分享文章的方式全是使用图片,若是文字的十有八九就被和谐了。

我没发言,那么就不会让他们有陌生感。

还有,就是我从来不截图,不保留。

我觉得类似的信息,看过就忘,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也不要跟人谈起这些事。

经常有人邀请我进各类群,我一般都是拒绝的,因为群是最容易被断章取义的,我可能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被截屏后,就是大事。

容易发酵。

我也提醒过一些朋友,怎么跟优秀的人接触。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

就是你是绝对安全的,这个安全就是守口如瓶,这个口不单纯是口,还有你的手机,不随意拍照,不随意截屏,不做传播者。

范冰冰房产信息是怎么传播的?

工作人员发到了亲戚群上了,亲戚又发出去了。

一发不可收拾了。

若是跟高人在一起,不要随意掏手机,既不合影,也不录音,要让对方对你没有半点提防。

这样,才能掏心地交流。

你看,明星每天活动那么丰富,为什么私生活很少被放出来?

即便有,也都是狗仔拍的。

因为明星的朋友圈都遵循这个最基本的游戏规则,就是彼此是放心的,安全的,否则没法玩耍,那些私拍马云喝茶、唱歌照片的人,都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群上聊天,一切就止于群上。

不做截屏者,不做传播者,这就如同一群人站在街头闲聊,你拿个录音笔在旁边,那么每个人都不再自然了。

能不合影,就别合影。

每个找我合影的,一般都先承诺一句:放心,我自己留着做纪念的,不发到网上。

结果?

都到网上了!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本文由凯恩博客整理呈现,转载请保留地址!

凯恩博客 ©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7737号-1 粤公网安备44011702000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