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懂懂日记 的文章

这是关于 懂懂日记 标签的相关文章列表

搬迁后,村已经没了

搬迁后,村已经没了

搬迁后,村已经没了。几个村合并成了社区,统一居住,统一管理。社区有大书记,大主任。比过去的村长权力大,管的人多了,相当于过去的管理区书记,多是由县上有本事的人来挂职的,例如本地作家们普遍下去挂职第一书记,体察民情,顺...

算命

热文算命

刘二,盲人。传言,算命特准。据说,凡是路过本地的达官贵人,都要专程拜访,算上一卦。都说准。曾经有位知名女作家,还上过《百家讲坛》,她就去算过,还是我带着去的,那时一卦是200元。准吗?准到女作家拍大腿,我坐车里等她,...

色彩

热文色彩

从日照来了个美女朋友,茶也。算是顺道。她来参加姐妹婚礼,顺便过来坐坐。日照也产茶,单从山东而言,就两大地方名茶,一是日照绿茶,二是崂山绿茶,至于哪个更好,只能说各有忠实消费者。日照人怎么喝茶?用玻璃杯,七八十度的热水...

太敏感

热文太敏感

简姐喊吃饭。约在12点。我11点40到达,发信息:已到,莫急。饭店还没上人,大厅比较空,我问服务员哪个位置比较安静?她推荐了角落靠窗位置。饭店新开不久,沙发是布艺的,浅色,比较容易脏,有滴落的油渍,只能说是老板选错了...

摊上了

热文摊上了

摊上了 米兰,二胎待产。给我发信息:董老师,给孩子起个名吧,男孩。我说,首先是祝福,其次呢,起名是家族大事,应该让族内德高望重的给起,这样才有传承。她说,你就给起个吧,哪怕当参考。我发过去语音,她接了。我大...

往上爬

热文往上爬

正月初五,校友小聚。这类聚会是很有意义的,有点类似大学里的迎新生。已经毕业的,马上毕业的,他们算是新人,要凑钱请一些有资源的老家伙,希望能在未来工作中获得一定的帮助。类似一个派系。老家伙们也愿意参加,因为小师妹们长的...

扒皮

热文扒皮

回父母家吃饭。发现阳台上一棵冬青。我问,哪来的?我爹说,买的。买冬青?这个是说不过去的,我推测应该是“偷”的。我问,是不是沂河边上的?我爹说,捡的。我们俩理论了半天,基本证实了我的推测,我给我爹我娘上了一课,我表达的...

懂懂日记:保佑

热文懂懂日记:保佑

我们这里流行祭车。描述得通俗一点,就是假装车上有个车神,能保佑司机平安的。而且这个车神很小气。你若对他好点。他就保佑你。你若对他不好。他就不保佑。祭车是个什么场面?大年初一,把车子开在马路上,在车前摆上桌子,桌子上有...

保佑

热文保佑

我们这里流行祭车。描述得通俗一点,就是假装车上有个车神,能保佑司机平安的。而且这个车神很小气。你若对他好点。他就保佑你。你若对他不好。他就不保佑。祭车是个什么场面?大年初一,把车子开在马路上,在车前摆上桌子,桌子上有...

嗷嗷的

嗷嗷的

除夕夜。去父母家吃水饺。饭做的很简单,一人一盘水饺,切了一盘香肠,还切了一盘肉冻,肉冻是前几天教授送我的,送了一小盆。没炒菜。就我们三人吃饭,若是弄太多菜,吃不了就浪费了。不如简单一些。我爹很少喝酒,他也不鼓励我们喝...

文化冲突

热文文化冲突

除夕,早上。饿了。点外卖,发现普遍停业了,能继续营业的多是蛋糕店。搜了半天。发现一家继续营业的,牛肉面。我点了一份面,一份热菜,一份凉菜。没一会,老板给我打电话:你点的热菜没有了,能否给您换一个?我说,可以,什么都行...

春节,接客记

热文春节,接客记

春节,接客记 这是一篇真正的流水账,出场人物格外的多。路虎车友聚会。老大们组织的。很分裂。要么,老头;要么,姑娘。我推测,是有人故意这么安排的,觉得会把氛围搞的比较好。近20人。给我打电话时,我问了一句:我...

乱七八糟

热文乱七八糟

乱七八糟 周三,有骑行活动。慢骑。有主题,说是护送一位网红过境……这也是骑行群体的特殊礼仪,例如你是搞骑行中国的,每到一地,只要联系骑行俱乐部,俱乐部老大肯定组织主题骑行,跟战斗机护航一般。而且会根据你的速...

我很方便

热文我很方便

地儿,是位医生。在一个很偏门的科室,我们是在健身房认识的。别人送了她张健身卡。她去了以后,除了跑步机,什么都不会。但是,又想练练器械。而那些私教呢?就跟木头一样站在旁边,仿佛就等着你出丑,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到了健身房就...

行为艺术

热文行为艺术

行为艺术 腊月二十三,小年。主任在微信上问我:咋没来领鱼?我说,我不要。她说,每人都有份,虽然不值钱,一份心意。就是一盒冻带鱼,几十块钱。我说,你帮我找人送了吧,我真不要,我又不会做饭。她问,午饭怎么吃?我...

找人傾訴

热文找人傾訴

找人傾訴騎友,年會。我愁著喝酒,不想去。主要是沒有合適的理由,除非去外地,可是我又懶得出門……突然想起。我買的輪胎到了,在途虎買的,本地沒有途虎服務點,需要去沂南,我帶上兒子就出發了。上次去4S店,就讓我更換,一共6...

不要,也罢!

热文不要,也罢!

不要,也罢!正在沂河大道上骑车。电话响。我看手表提示,米诺。接了。他问,刚才河边骑车的是你不?我说,是我,你在哪?他说,稍等,我调头。待他过来,我把自行车倚在护栏上,上了他的车,主要是我穿的太少,并且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懂懂日记:开个酒吧

热文懂懂日记:开个酒吧

小律师去陕西出差,问我有没有需要带的?我说,帮我带两条烟吧,延安1935。她说,好的。不过,她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买,我又把详细攻略给了她,让她在店里拍照,包括留有小票。我要拿来送BOSS。这个烟,很有卖点,带密码锁。我...

鼻青脸肿

热文鼻青脸肿

鼻青脸肿饭局,认识一师弟。在XX单位。我问,你认识孟XX不?他说,我实习老师。我问,他退休了吧?他说,退了,现在偏瘫了。啊?孟XX是个老顽童,人很正,但是脾气怪,而且不区分对象,哪怕跟老大也是没大没小的,单位没人管得...

倒计时

热文倒计时

倒计时2015年,我们去阿拉善。小加,青岛读者,他送了我一块手表,松拓2。我连拆都没拆,随手就装到包里了,因为我本身戴着松拓2,小加看到也觉得略尴尬,意思是咋送重了。从阿拉善回来。我打开表盒,看到了发票,8000多。...